美聯儲20日議息會議或推變相QE3 --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美聯儲20日議息會議或推變相QE3 

孫韶華 蔡穎

2011年09月20日11:22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美聯儲議息會議已進入讀秒階段,全球目光都集中在懸於市場上空的這隻Q E3(第三輪量化寬鬆)“靴子”。業內分析人士普遍認為,由於當前美國通脹高企,同時過度寬鬆政策面臨較大的國際壓力,美國直接推出QE3的可能性不大,因此美國或將採用變相QE3。其實性質是一樣的,主要是繼續實施超低利率,增加流動性。

  此前,Q E3預期已經使得美元加速貶值﹔現在,市場對於未來匯率戰的擔憂情緒正在加劇。然而,在相互依存的世界經濟與貿易體系中,貨幣競爭性的貶值隻會進一步加大全球經濟復蘇的難度。有專家指出,全球匯率戰一旦打響,將可能出現“以鄰為壑”的競爭性貨幣貶值局面,新興市場國家尤其需要警惕的是通脹壓力加劇和貿易保護主義趁機抬頭。

  預期

  美聯儲或推變相QE3

  在全球金融市場動蕩不安、美國經濟增速放緩的背景下,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 M C )將於9月20日至21日召開議息會議。據悉,美聯儲特別將本次 會 議 時 間 延 長 一天,深度討論目前經濟形勢需要動用何種刺激工具。屆時美聯儲將公布未來經濟振興措施,這對全球金融市場及美元而言都是一個重要的節點。

  近期,美國一些經濟數據陸續出爐,美國勞工部發布的統計數據顯示,2011年8月美國的失業率為9 .1%,失業人數為1396萬,而新增就業崗位為零。同時,近期包括美國銀行在內的幾大銀行均宣布大規模裁員,美國國內就業市場惡化趨勢加劇。此外,消費者信心嚴重不足。8月,密歇根消費者信心指數降至55.7,而近30多年來,該數據隻有3個月曾低於55.7這一數字,其中包括金融危機最為嚴重的2008年11月。業內分析人士指出,從數據來看,與去年底相比,美國經濟復蘇勢頭在今年上半年全面放緩,這使得市場對美聯儲將推出Q E 3措施的預期升溫。

  今年6月30日,價值6000億美元的第二輪定量寬鬆政策(QE2)到期退出。從Q E2的效果來看,美國10年期國收益率已經從3.2%下滑至2%以下,創下了60年以來的新低。而今年4月,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宣布,維持0-0.25%的現行聯邦基金利率不變。

  “美國推出Q E 3的預期不能完全排除。”中國農業銀行總行戰略規劃部付兵濤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除了美國失業率高企外,壓低中長期利率、為美國財政政策特別是國債增發贏取空間,都是促使美國推出Q E 3的重要原因。”但從最新情況看,QE3也存在較大的限制,一是美國最新的通脹數據顯示,8月份核心C PI同比上漲2%,創33個月以來的最大漲幅,已經達到美聯儲對通脹的監控目標。二是面臨較大的國際壓力,QE2已經遭到世界各國的一致譴責,QE3勢必導致更大規模的國際批評。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王晉斌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基於QE3將面臨壓力,因此美國或將採用替代性工具。“其實性質一樣的,主要是繼續實施超低利率,增加流動性。比如,美聯儲可以擴大資產負債規模,也可以調整持有的國債期限來實施寬鬆性的貨幣政策。”

  近期,已有多位市場分析人士判斷,美國更有可能的是採取“出售短期國債,買入長期國債”的方式(即所謂的“扭轉操作”),以壓低市場長期利率,借以刺激經濟增長。

  擔憂

  匯率戰恐將再現

  今年以來,金融市場的動蕩正在劇烈擾動著全球的經濟政策。在此背景下,匯率戰已經初現端倪,市場擔憂也明顯增加。

  同時,債務危機不斷升級,美元、歐元走軟等因素促使瑞士法郎、日元兩大避險貨幣以及大多數新興經濟體貨幣大幅升值。瑞郎累計升值25%,日元升值21%,澳元、人民幣、新加坡元、韓元等兌美元匯率也紛紛創出新高。為了減輕強勢貨幣對出口的不利影響,一些國家為此開始干預匯市,防止本幣大幅走強。

  8月份,日本央行在外匯市場大手筆拋售4 .51萬億日元,創2004年以來單月外匯干預規模新高。而集體受困貨幣升值的國家如新加坡、泰國、韓國、澳大利亞都醞釀在必要時干預匯市。巴西、土耳其率先結束加息周期,越來越多貨幣“被升值”的國家可能加入一場“反貨幣升值”的匯率戰。

  瑞士上周決定,不能再放任市場將瑞士法郎不斷推升至前所未有的高位。瑞士中央銀行宣布,將限定不斷升值的瑞士法郎的匯率,以此來抵擋大量涌入該國的資金。瑞士國家銀行稱,一旦歐元兌瑞士法郎的匯率低於1歐元兌1.20瑞郎,即無限量買入歐元。

  “這一行動,為金融市場的長期戰爭埋下了伏筆。最近幾個月來,由於瑞士法郎成了投資者躲避歐元區債務危機的避風港,匯率開始急速升溫。”“經濟學家擔心,如果越來越多的國家用降低幣值的方式來保護經濟,貨幣戰幽靈恐將再現。”《華爾街日報》的報道稱。

  多位專家分析認為,面對全球經濟失速,為促進出口,一些國家可能轉向匯率政策,從而令本幣走軟。“總體來看,各國干預匯率,大的背景自然是全球經濟不景氣下的自我保護策略,特別是出口依賴比較大的國家,像日本、瑞士多是如此。”付兵濤表示,從Q E2的經驗看,Q E3如果推出,那麼影響更大更深遠的,主要是對美元作為國際貨幣的不信任。長期來看,美元將對全世界各國貨幣貶值。

  “在當前的背景下,其他國家阻止貨幣升值是對弱勢美元倒逼本國貨幣升值的一種反抗。”王晉斌稱,這種情況非常類似1929年大蕭條時期的競爭性貶值行為,只是嚴重程度要低一些而已。貶值無非是想保出口,促進國內就業。但新興經濟體如巴西,俄羅斯,也包括中國,在國內高通脹的壓力下,貶值的空間是非常小的,因為會增加進口通貨膨脹的壓力。這對於這些高通脹的國家來說是兩難選擇。

  警惕

  通脹壓力加劇 貿易保護主義抬頭

  世界銀行行長佐立克日前坦言,“全球經濟已進入‘危險區’,以美國和歐洲有關國家為首的發達經濟體必須積極應對挑戰。”

  事實上,比起匯率升值與貶值的較量,更令人擔憂的是背后的利益博弈以及可能引發的連鎖反應。業內專家表示,如果以匯率工具作為平衡經濟的手段,全球將可能出現“以鄰為壑”的競爭性貶值局面。“目前來看,新興市場國家尤其需要警惕的風險是通脹壓力加劇和貿易保護主義抬頭。”

  在付兵濤看來,多年的國際經濟歷史早已表明,全面的匯率戰勢必將導致國際貿易成本大幅提升,影響各國經濟發展和全世界福利,是典型的負面博弈。

  “其實從一些國家的央行行為來看,匯率戰爭的風險是存在的,只是程度和范圍還沒有那麼大。但如果美國推出Q E3,匯率戰會進一步升級。”王晉斌指出。

  具體到匯率戰的影響,王晉斌進一步表示,匯率戰對全球經濟復蘇和貿易沒有什麼好處,對美國而言這將使得美元繼續成為主導性國際貨幣,同時增加美國就業和增長。但在相互依存的世界經濟與貿易體系中,貨幣競爭性的貶值會使得美國依靠出口的想法破滅,同時帶來國際大宗商品價格脫離實體經濟需求所能支持的價格,並導致新興經濟體資產價格泡沫和通脹壓力,阻礙全球經濟復蘇。

  長期的美元低利率水平將給新興市場構成政策挑戰。廣發証券銀行業分析師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雖然目前的市場環境還遠沒有達到正常水平,但是一旦風險偏好恢復,巨量資金將流向利率水平和經濟增長率更高的新興市場這一趨勢就將迅速加強,新興市場國家將面臨保增長和反通脹的兩難抉擇,同時中國也將面臨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持續升值的壓力。”

  另一位券商策略分析師指出:“如果美聯儲推出變相的Q E 3,對中國而言則更多的體現在上游資產價格上,這將推動黃金、石油、鐵礦石、糧食等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我國是世界第二進口大國和大宗商品主要進口國,這將會加劇輸入型通脹壓力。”

  總體來看,匯率戰的背后往往是貿易保護主義和金融單邊主義,特別是在全球總需求長期不足、經濟潛在增長水平下降的背景下。目前,全球經濟疲軟已經使得貿易保護主義露出苗頭,而一些國家在無力干預匯率的情況下,很可能會再度轉而求助貿易保護,並引發全球性的貿易戰,這將使世界經濟遭到更大傷害。
(責任編輯:王杏芳)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