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風控形同虛設 溯源交銀施羅德基金淪落--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公司風控形同虛設 溯源交銀施羅德基金淪落

2012年06月04日13:24    來源:新華社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跑馬圈地式的快速發展模式毒副作用巨大,公司風控形同虛設


  經過一個多月在全國各地的奔波,5月22日,交銀施羅德旗下第19隻基金——交銀全球自然資源成立。

  6.28億份的首募規模,是一個能勉強保住大家“面子”,並能給公司大股東交通銀行的領導們一個交代的數字。

  但,這又是一個隻能在短時間撐住“面子”的數字。知情者心知肚明,嚴重注水后的首募數據對公司的發展危害甚巨。一旦新基金封閉期過后開放申購贖回,“幫忙資金”會很快撤退,公司支付的大量成本將就此打了水漂。

  “如果把公司當做自己的一樣去管理,我絕不可能像現在這樣馬不停蹄地發行新基金。”一位業內資深人士對《瞭望東方周刊》說。然而,交銀施羅德卻來不及喘息,從5月14日起,又開始發行交銀榮安保本基金,盡管對於剛成立的交銀全球自然資源基金,公司全部員工合計也隻認購了2980份。

  它曾是一家進入國內前十大的基金公司。鼎盛時期,合計達858億元的管理資產規模給公司股東貢獻了豐厚利潤,也給員工創造了高額收入。但是,跑馬圈地式的快速發展模式毒副作用巨大,公司風控形同虛設,內部“鼠害”猖獗, 2010年10月,前投資總監李旭利、基金經理鄭拓的“老鼠倉”同時案發,交銀施羅德開始隕落。

  目前,交銀施羅德的合計管理資產規模已縮水至441億元,在業內的排名由原來的第9位急劇跌落至第18位。近年來,該公司力通過密集的新基金發行來扭轉下滑趨勢,但李旭利與鄭拓兩大“老鼠倉”的陰影卻總是如影隨形,成為公司與基民間重建信任的巨大障礙。

  鄭拓面臨刑罰

  5月23日,証監會通報鄭拓涉嫌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股票案情況。

  鄭拓,1968年出生,復旦大學法律系畢業后赴美國芝加哥大學商學院進修MBA。他歷任黑龍江省進出口公司業務代表、君安証券投資經理、廣達投資公司投資經理、貝爾德投資銀行分析師、海富通基金股票分析師、基金經理助理、基金經理,於2007年3月加入交銀施羅德基金。

  業內人士介紹說,鄭拓當初從海富通跳槽到交銀施羅德,主要是因為他擔任基金經理后,不能適應海富通基金內部的團隊文化和風控制度,而交銀施羅德基金公司不但薪酬待遇更高,且管理寬鬆,對基金經理缺乏約束,無形中給不法分子竊取基金公眾資產留下了縫隙。

  經証監會調查,在2007年3月至2009年8月實際管理交銀穩健基金期間,鄭拓利用任職優勢獲取的交銀穩健基金投資交易未公開信息,使用夏某某、原某某証券賬戶,先於或同步於其管理的交銀穩健基金買入或賣出股票50余隻,累計成交金額達5億余元,非法獲利1400余萬元。

  証監會有關部門負責人指出,鄭拓管理的公募基金資產規模一度超過100億元,單個交易日的交易金額動輒數億元。他利用非公開的基金投資交易信息,先於或同步於其管理的基金買入同一公司股票獲利,會對相關股票的市場價格產生不利於有關基金的影響,使該基金投資該種股票的成本增加,從而損害基金財產和基金份額持有人的利益。

  值得一提的是,鄭拓在2009年9月離開交銀施羅德基金后,與原來的同事陳曉秋一起創立自己的私募基金上海好望角投資公司,其投資業績相當糟糕。在短短一年多時間裡,他們發行的“深藍1號”、“深藍3號”分別虧損38.93%、33.86%,最終都被迫清盤。

  李旭利等待審判

  在鄭拓被立案調查的同時,交銀施羅德原投資總監李旭利也因“老鼠倉”被証監會立案調查。

  李旭利,1973年出生,本科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投資經濟學專業,后在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取得碩士學位。1998年至2005年,他任職於南方基金,先后任公司研究員、交易員、基金經理、投資總監等職務,2005年加入交銀施羅德基金,擔任投資總監。在2007年至2008年,曾任証監會第九屆發審委委員。2009年5月,李旭利轉投私募,擔任重陽投資的首席投資官。

  2010年9月21日,証監會對李旭利涉嫌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股票行為進行立案調查。2010年10月25日,重陽投資發布公告稱:“重陽投資首席投資官李旭利先生由於身體原因和自身的安排??正式離開重陽投資。”

  2011年11月29日,証監會通報李旭利“老鼠倉”案的情況:經查,2009年2月28日至2009年5月25日期間,李旭利利用職務便利,通過其實際控制的2個証券賬戶,先於或同期於其管理的基金買入或賣出相同股票2隻,非法獲利1000余萬元。

  據悉,在2009年2月28日之前,李旭利就有巨額內幕交易。從上世紀90年代在南方基金從業起,李旭利就陸續操作多個親友的証券賬戶。在相關部門查詢時,其控制的銀行賬戶的余額就超過1億元。但由於“老鼠倉”入刑是從2009年2月28日即刑法修正案(七)公布之后,因此,對他的“老鼠倉”行為的刑責追訴期就限定在不到3個月的時間裡。

  因李旭利的行為涉嫌刑事犯罪,証監會將該案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2011年8月22日,李旭利被上海警方帶走調查並被刑事拘留。

  2012年3月1日,上海法院網發布的信息顯示,李旭利案定於3月15日開庭審理,其后三度推遲,據最新公告,該案由浦東法院改為上海一中院公開審理,開庭時間為6月12日。

  假如內部監控到位

  與其他已曝出“老鼠倉”的基金公司一樣,交銀施羅德基金公司對外宣稱,李旭利、鄭拓的“老鼠倉”都是基金經理個人行為,與公司無關。

  這種說法受到法律界人士的質疑。

  以李旭利案為例,李旭利在操作“老鼠倉”時,主要由自己在工作時間親自下單,使用的是公司的電腦,IP地址也是公司的IP地址。一位基金公司高管表示,如果公司的內控能發揮作用,那麼就不可能不會發現這種明目張膽的“老鼠倉”行為。

  作為國內首批獲准試點的銀行系基金公司之一,上級主管部門對交銀施羅德曾寄予厚望,嚴控風險和穩健經營是基本要求。然而,交銀施羅德在成立后卻片面追求規模擴張和利潤增長,在選人用人以及內部流程管理方面出現重大風險,令公司以及大股東交通銀行的聲譽受到傷害。

  迄今為止,交銀施羅德基金似乎並未能有效吸取過往教訓,有業內人士說,“依然沉迷於對資產規模數據的追逐,新基金首募規模屢屢摻水。”以交銀雙利基金為例,該基金2011年9月成立時的首募規模為11.36億份,半年后已萎縮至3.09億份,縮水超過七成。另外,交銀深証300價值ETF及其聯接基金也都存在類似的問題。

  而最近成立的交銀全球自然資源基金,其有效認購總戶數僅有2164戶,按6.28億份的首募規模計,意味著該基金的戶均認購金額超過29萬元,在業內人士看來,這數據是否實在還要打個問號,該基金一旦開放,會不會重演急劇縮水的一幕呢?(祁和忠)



 銀行﹞﹝保險﹞﹝基金﹞﹝外匯﹞﹝理財聚焦
香港李氏傳奇香港李氏傳奇 富豪勵志神話曾富敗家女星 宋祖英豪宅草根勵志明星 ·兒童卡幫孩子們學會理財
·組圖:瑞典新紙幣似明信片
·武漢ATM雙倍吐錢市民不敢拿
·5月份CPI漲幅或再降預期漸濃
·萬元GUCCI包成本在華陷暴利
·農行楊琨案牽出神秘人王耀輝
·六一銀行理財產品大打兒童牌
電影中的絕世珠寶世界最大泳池 玉器收藏誤區整合時間致富 世界十大皇家珠寶奢華寵物婚禮
領悟職場話語領悟職場話語 少壯派富豪榜少壯派富豪榜 八步實現致富八步實現致富 北歐百姓生活北歐百姓生活 年輕貌美富婆年輕貌美富婆
(責任編輯:章斐然、朱瑤)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