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三十年上層1%收入激增277.5% 為什麼富者越富--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理財頻道>>基金頻道

過去三十年上層1%收入激增277.5% 為什麼富者越富

來源:《瞭望東方周刊》

2012年09月17日13:41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他們並不是通過給社會創造更多的價值,而是通過掠奪其他玩家的價值來實現的 我想說的是,也許我們應該把上層收入的快速增長看做反映社會和政治上促進放鬆金融監管的因素。

  就算是金融精英為他們的投資者賺了錢,在主要的情況下,

  他們並不是通過給社會創造更多的價值,而是通過掠奪其他玩家的價值來實現的

  2006年,就在金融體系幾乎要解體的時候,妮娜· 蒙克在《名利場》上撰文,講述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市時興的豪宅建設狂潮。她強調,在20 世紀初期,格林威治已經成為大亨們最喜歡的地方,他們想要在這裡建造出“能與歐洲豪華宮殿和城堡媲美的豪宅”。然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的美國,很少有人買得起一棟有25 個房間的住宅。漸漸地,大片的地產被分割后出售了。

  接著就該對沖基金的經理人出場了。

  當然,大部分的金融產業都集中在華爾街(英國倫敦也扮演了類似的角色),然而對沖基金(基本上是以借款進行投機和想要從經理人那裡獲得內幕從而大賺一筆的投資者)卻集中在距曼哈頓大約45分鐘火車車程的格林威治。即使受通貨膨脹的影響,這些基金經理人的收入仍然不亞於昔日的強盜大亨。2006 年,收入前25位的對沖基金經理人總收入高達140 億美元,是紐約8萬名中小學教師工資總和的3倍。

  當這些人決定在格林威治買房時,房價根本不是問題。他們很高興地買下了老鍍金時代的建筑,隻為了把它們推倒重建起更大的宮殿。有多大呢?按蒙克的說法,每個基金經理人買下的新房子平均面積大約是1.5萬平方英尺 。奧克合伙人公司專注於醫療行業的對沖基金經理人拉裡· 費因博格花2000萬美元買下一座房子,然后拆了它,計劃建一座佔地30771平方英尺的山庄。蒙克一針見血地指出,它隻比泰姬陵小了一點兒。

  但是這關我們什麼事呢?只是出於我們的興趣?好吧,我不否認閱讀了解昏庸的富翁生活方式確實挺有意思的,但是這其中包含更重要的意義。

  即使是在2008年危機之前,金融自由化也難以稱得上是一個成功的故事。儲蓄和貸款的混亂已經提供了一個昂貴的証明,証明缺乏監管的銀行家會變得多麼瘋狂。危機差一點兒就要爆發,而且放鬆監管時期的經濟增長如果有的話,也比在嚴格監管的時期低。

  然而那時還有(現在也有)一些評論家抱有奇怪的幻想(雖然不是全部,但大部分都是政治上右翼的人),他們認為放鬆監管是經濟的勝利。前面的章節提到過芝加哥大學著名的金融經濟學家尤金· 法瑪聲稱經濟在金融放鬆監管后有了“非凡增長”,但事實上什麼也沒有。

  為什麼法瑪會認為我們經歷了“非凡增長”呢?大概是事實上,某些人的收入的確經歷了“非凡增長”。

  位於收入頂端的人(這裡是指在“佔領華爾街”運動中出名的那“百分之一”)確實生活得很滋潤。對他們來說,放鬆監管后經濟的確經歷了“非凡增長”,雖然他們通脹調整后的收入隨著股票市場的漲跌起伏不定,但他們現在的收入至少是1980年的4 倍。所以在金融自由化的背景下,這些“高端人士”確實生活得格外滋潤,而那些“超級高端人士”(收入前0.1%)和“超級無敵高端人士”(收入前0.01%)則更加滋潤。最富有的前萬分之一美國人的收入增長率是660%。這就是康涅狄格州一座座“泰姬陵”拔地而起背后的玄機。

  即使是在經濟增長緩慢、中產階級收入小幅增長的情況下,這些非常富有的人群的收入依然顯著地增長,這主要反映了兩個問題。其一,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情況——這一點我將粗略講一講,因為這不是本書的主題。其二,這和我們正在經歷的經濟蕭條有什麼聯系,這是一個棘手但很重要的課題。

  首先,金字塔頂部的人激增的收入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富者越富

  時至今日,關於不平等加劇的現象眾說紛紜,聽起來好像都說是技術發展的代價。故事是這樣的,現代科技帶來的對高教育水平的工人需求的增長,減少了對常規勞動和體力勞動的需要。因此,接受過良好教育的少數人就超越了教育水平低的多數人。

  例如,在2006 年,美聯儲主席本· 伯南克在一場關於不斷加劇的不平等現象演講中說,主要原因是20%受過良好教育的上層人士和80%教育水平低的下層人士拉開了距離。

  說實話,本· 伯南克也沒有全錯:在過去的30 年中,總的來說,你接受的教育水平越高,你和像你一樣的人會表現得更出色。在美國,和最多隻讀到高中的人相比,大學畢業的人工資水平更高﹔和本科生相比,碩士生的工資水平也更高。

  但是,隻關注因教育水平造成的工資差額,我們就隻看到了這個故事的冰山一角。因為大部分收益並沒有流向大學畢業的工作者,而是流向了那幾個非常富有的人。高中教師大部分都擁有本科或碩士研究生學歷,但是說得委婉一點兒,他們也從來沒有得到過像對沖基金的經理人那樣的收入和收益。再次提醒,請記住,25名對沖基金經理人的總收入是紐約8萬名中小學教師總收入的3倍。

  “佔領華爾街”運動有一個不斷重復的口號:“我們是那99%。”這句口號和那些談教育和技能水平的講話相比,更直擊真相。而且不僅激進分子這麼說,2011 年夏天,國會預算辦公室發布了一份報告,詳細分析了1979~2007 年不平等現象的加劇。他們發現,范圍在80%~99%的美國人(也就是本· 伯南克口中的20%上層人,減去“佔領華爾街”提出的“那1%”)在這一時期的收入增長了65%。

  這真的很不錯了,尤其和較低收入的家庭相比:中等水平人士家庭的收入增長水平隻有他們一半,而處於底層的20%的人士收入隻增長了18%。但是上層1%的人收入卻增長了277.5%,正如我們已經看到的,那0.1%和0.01%的人收益更多。

  那麼為什麼上層1%甚至是0.1%的人做得比其他人都好呢?

  這個問題在經濟學家當中仍然沒有定論,而且不確定的原因是他們自身披露的。首先,許多經濟學家最近才發覺,富裕階層的收入不是合適的研究課題,它們屬於熱衷於名人八卦的小報,而不是嚴肅的經濟學期刊。但富裕階層的收入問題不僅僅是瑣碎的小事,還是美國經濟和社會中心問題。

  哪怕只是剛開始認真研究上層1%和0.1%人士的收入,經濟學家就從兩個方面感到了這個課題多麼不受歡迎。僅僅是提出這個問題,就代表著進入了政治斗爭的領域:上層的收入分配問題屬於戒備森嚴的領域,任何人隻要涉及,馬上就會遭到那些保護富人財富的職業打手的凶殘攻擊。

  例如,幾年前,托馬斯· 皮克蒂和伊曼紐爾· 賽斯因為從事長期跟蹤記錄並研究起伏不定的不平等,而被卡托研究所的艾倫· 雷諾斯盯上。雷諾斯幾十年來都堅稱不平等並沒有加劇,每次他的言論被揭穿,他就能馬上冒出一個新的論証來。

  此外,拋開政治,經濟學家常用的工具不適用於高端人士的收入問題。我的專業涉及得最多的就是供給與需求,當然,經濟學遠遠不止這些,但這是最首要的分析工具。可是,高收入人群並不生活在供求世界裡。

  上層的“0.1%人士”是些什麼人

  經濟學家喬恩· 白基加、亞當· 科爾和布拉德利· 海姆最近的著作可以幫助我們認識到上層0.1%人士都是些什麼人。簡短說來,他們基本上是企業高管或者金融界呼風喚雨之人。那0.1%人士的近乎一半的收入流進非金融企業的高管和經理手中,另一半則流入金融界人士手中。除去律師和房地產商,這些人大概佔了3/4。

  現在,經濟學教科書又告訴我們,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工人們的“邊際產量”使他們的收入增加。可是,企業高管或者對沖基金的經理人,甚至是企業的律師,他們的邊際產量是什麼呢?誰也不知道。而且如果你了解了這一階層人士的收入是如何決定的,你就會發現他們的收入和他們所做的經濟貢獻沒有太大聯系。

  這個時候可能有人會說:“那史蒂夫· 喬布斯和馬克· 扎克伯格呢?難道他們不是因為創造了有價值的產品才變得富有的嗎?”答案是肯定的,但是極少的1%人士甚至是0.01%人士是通過這樣的方式獲取財富的。

  我們可以看到,大多數的企業高管並沒有靠自己創造出什麼東西。他們可能擁有公司大量的股票或股票期權,他們不用做業務,這些資產就是他們薪酬的一部分。那麼他們的薪酬是由誰決定的呢?這個問題問得好。首席執行官的薪酬是由薪酬委員會分配的,而薪酬委員會是受首席執行官控制的。

  金融業高收入者的工作環境更富有競爭性,但是我們仍然有理由相信,和他們的實際成就相比,他們的收入依然過高。就拿對沖基金經理人來說吧,他們的收入是由管理客戶資金工作所得和收益的提成組成的。這無疑是鼓勵他們進行冒險的、高杠杆的投資:如果進展順利,他們會得到豐厚的回報﹔一旦出了什麼差錯,他們已擁有的資產依然完好無損。

  還有一點:就算是金融精英為他們的投資者賺了錢,在主要的情況下,他們並不是通過給社會創造更多的價值,而是通過掠奪其他玩家的價值來實現的。

  這是銀行業敗壞最明顯的表現。在20 世紀80 年代,銀行家通過冒險得到了大量的利益——納稅人卻要背黑鍋。在21 世紀初,銀行家故技重施,把不良貸款借給房地產商或把壞賬銷售給毫不知情的投資者,或者是在危機爆發時接受政府救助。

  很多私募投資也是如此,收購公司然后進行資產重組,再把它們賣出去。(電影《華爾街》中的戈登· 蓋柯就是一個私募投資的玩家,米特· 羅姆尼則是現實生活中存在的一個玩家。)客觀地說,一些私人股本公司在高科技和其他行業的初創企業的融資中做得很出色。然而,多數情況下,利益都來自於拉裡· 薩默斯一篇具有影響力的論文中所說的“違反信托”——基本上就是撕毀合同和協議。

  上層的收入和底層的收入是很不一樣的,它們和經濟基本面或對經濟的貢獻都沒什麼聯系。可是為什麼大約從1980 年開始,他們的收入就突飛猛漲了呢?

  部分原因當然要歸結於金融自由化。20世紀30年代和70年代,受到嚴格監管的美國市場沒有像1980年后那麼多中飽私囊的機會,而且在金融界,高管的高薪收入也有更廣泛的傳染性。

  我想說的是,也許我們應該把上層收入的快速增長看做反映社會和政治上促進放鬆金融監管的因素。我們已經看到,我們之所以會陷入這場危機,放鬆金融監管是關鍵因素之一。但是,不平等本身是否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呢?

  不平等與潛藏的危機

  在2008 年金融危機爆發前,我經常給觀眾們講收入不平等的問題,我會指出高層的收入增長速度已經趕上了1929 年的水平。觀眾們總是會問,這是不是意味著我們面臨著第二次“大蕭條”?我要說明這是不一定的,沒有任何理由認為極端的不平等一定會帶來經濟災難。

  你知道嗎?

  關聯關系和因果關系是不同的。蕭條經濟的回歸伴隨著“大蕭條”前不平等水平的回歸可能純屬偶然,或者它只是反映出這兩個現象有著相同的起因。其中我們到底了解多少?我們的推測是什麼?

  當中有共同的原因是肯定的。大約在1980年,美國、英國和其他一些國家的政治都轉向右翼。政治的右轉造成了政策的變化,尤其是對最高稅率的大幅度削減。政治的右轉也造成了社會准則的變化——“暴富限制”的放鬆,這是高層收入突然激增的重要原因。政治的右轉還造成了金融監管制度的放鬆和新形式銀行的疏於監管,它們給危機提供了萌芽的溫床。

  不過,收入不平等和金融危機之間是否有直接的因果關系呢?難說。

  伊麗莎白· 沃倫和阿梅莉亞· 提亞吉2004 年出版的著作《雙薪的陷阱》跟蹤記錄了金融危機全面爆發后的個人破產浪潮,這本書該被視為一個警告。書中指出,導致這些破產的一個重要因素是公共教育不平等,反過來會影響到收入的不平等:中產階級的家庭傾其所有購買學區房,導致債務負擔加重,如果失業或生病的話,這些家庭將不堪一擊。

  這是至關重要的一點。基於我們對於產生影響的方式知之甚少,我的猜測是(僅僅是猜測),不論過去還是現在,不平等的加劇對經濟衰退最大的影響都是政治性的。

  為什麼政策制定者會不了解放鬆金融管制的風險,為什麼他們自2008 年至今仍沒意識到不恰當應對經濟滑坡的風險?

  當我們產生這些疑問的時候,不得不讓人想起厄普頓· 辛克萊的經典名言:“當一個人靠不明真相賺錢的時候,要他說明真相是不可能的。”有錢就有影響力,錢越多,影響力就越大。那些把我們弄到這般田地的政策雖然對大多數人是無益的,但是它們至少對上層的少數人是有益的。

  精英人群和糟糕的政策

  總的來說,我們要考慮金錢在不同層次上對政治的影響。腐敗現象太多了——政客們輕易地就被競選捐款或個人利益收買。但在很多或絕大部分情況下,這些腐敗卻沒那麼容易被發現:政客們在某個職位上獲得了回報,他們就會抱緊這個職位不放,直到他們自己也不認為自己是被收買的了。但是對於外界來說,政客相信的東西和別人給錢讓他相信的東西並沒有什麼區別。

  有錢就有權,有權就有影響力。頂級銀行家能夠進入白宮或參議院辦公室,這不是大街上隨便找個人就能辦到的。隻要他們進入了辦公室,他們就能發揮自己出色的游說本領,這不僅取決於他送禮多少,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份。

  很久以前,H·L· 門肯已經善意地總結出富人對政治家(即使是誠實的政治家)的影響。阿爾· 史密斯從新政的改革者變成新政的反對者,門肯這樣描述他的轉變:“今天的阿爾· 史密斯已經不再是一流的政治家了,他和富人們的聯系很明顯地動搖和改變了他。他已經變成了一個高爾夫運動員。”

  這已經是難以改變的定律。隨著富人越來越富,他們對政治的影響也越來越大。試想一扇旋轉門,政治家和政府官員本來是要穿過這扇門監管這個機構,結果卻變成為它工作。這扇門一直存在著,如果門裡面的人喜歡你,那你就能得到比原來高得多的薪酬。因此,政客們就會盡力遷就、討好門裡面的人,使自己的政治生涯更加長久。

  讓我們回歸主題——不平等和新的經濟衰退的關系。富人不斷增強的影響力造就了很多像我這樣的自由主義者不喜歡的政策:減少累進型賦稅,欺騙性的貧困救助,公共教育的退步,等等。然而和這本書的主題最相關的是,政治體系是如何做到不顧金融自由化隱藏的危機仍然堅持放鬆監管的。

  考慮到富人的影響力越來越大,這樣的堅持似乎就不難理解了。一方面,很多富人都是從不受管制的金融業裡賺錢的,所以反對監管的行動和他們有著直接的利益關系﹔另一方面,不管人們對1980 年后的經濟整體狀況有何種疑問,那時的經濟運作非常良好是既成事實。所以,還得謝謝你們了,上層的人們。

  摘自《現在終結蕭條》

  【美】保羅·克魯格曼 著

  羅康琳 譯

(責任編輯:章斐然、曹華)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