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華人生存狀況調查--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人在劍橋:

英國華人生存狀況調查

畢會成

2011年11月14日10:32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1



  我決定搬離我在劍橋近郊租住的子。從衛生間的使用規則,到租的計算法,房東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來申明他的英國立場,“這是你們中國人的做法,在這裡根本行不通……”

  作為一名研究西方史的學者,我不認為我缺乏對西方文化的敬意。但具體到這幢鄉鎮民居裡,我與他各自分擔一半的房租,因而平等地分享這個空間,憑什麼你所代表的文化就要壓倒我的?

  事實上,房東一家也是中國人。夫妻兩口兒加上兩個孩子,一個剛滿兩歲,另一個已在母腹中待命。但他們並不天然構成一個文化共同體,語言交流方式高度分裂,夫妻之間說漢英夾雜的漢語,跟孩子用英漢夾雜的英語。頻繁的語言轉換對他們的思維和精神究竟造成怎樣的傷害我無從考究,但確乎把我逼到了崩潰的邊緣。

  如你已經猜到的,他的房東身份也像他的文化身份一樣似是而非。他成為“偽房東”的過程在社會學上對一代海外“博士后”的經歷具有典型意義:先是1990年代在國內讀師范,然后在國內讀研、讀博,最后來海外讀“博士后”,即 “學術打工者”,負責為導師做實驗或搜集數據。然而,正是這樣的被剝削者,也可以“二房東”的身份把自己租住的房間轉租他人。

2



  后來,我遇到了一位楊姓的廣東籍老華僑有房子出租——位於米勒路的那棟二層住宅,去時,他已在門前等候多時,一個人背倚著樹抽煙,樹正是《再別康橋》裡臨水自照的金柳。

  我很抱歉讓他久等了,他卻淡淡地說:“我不會說英語,在這裡又沒有朋友。”

  語言是存在的家園。當鄰人的交談,電視上的節目,一切作為人類社會特質的媒介交流,都與他無緣的時候,這意味著什麼?他從人的世界裡被扔了出來,扔回了動物界或生物界。劍橋,這個全球學術朝聖的聖地,對於他不過就是隨便一處走向生命終點的驛站,那些令我魂牽夢繞的哥特式建筑,對於他或許只是徒然增加了空間的怪誕感。

  “那您是怎樣來到這裡的呢?”專業旨趣使我不放過任何一個進入歷史的機會。老人告訴我,在他50歲那年,鰥居的叔叔臨死前通知他來這裡繼承家產,即眼前的這棟連排的二層小樓。這棟小樓和我正在住的那棟一樣,是劍橋和整個英國城鎮的特征:一面臨街,另一面是或大或小的一個后花園。印象中唐寧街10號也是這種格局。

  他當然是躊躇復踟躕。把他從潮州老家的人倫秩序和意義世界中連根拔起,強迫他在新的文化生態裡重新生成意義的根系,等於把一株老樹提前報銷了。

  他就這樣被交付給了眼前的這棟房子。英國之於他,其實就是這棟房子和門前這棵憂郁的金柳樹。房子給予他居留英國的身份和資格﹔金柳陪他在樹下凝望西天的雲彩兀自神傷,那些雲彩是徐志摩當年不肯帶走的雲彩。

【1】 【2】 

 
(責任編輯:賀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