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茅於軾:打倒富人的社會是沒有前途的--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對話茅於軾:打倒富人的社會是沒有前途的

每日經濟新聞 陳舒揚 楊芮

2012年01月16日08:31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與茅於軾先生約在13日上午10點見面,地點是他在玉淵潭公園東邊的家裡。

  開門的是茅老的夫人,趙燕玲女士,我們按習慣稱呼師母,趙女士淡妝迎接我們,通身散發著民國時期蘇杭一帶大家閨秀的氣質﹔我們進到客廳時,茅於軾先生也已經從書走出來,與我們握手。

  房子不大,家具和各種擺放也不少,陽台也被開辟成了一間小書房,但家中一點都不顯雜亂,反而十分溫馨、舒適。

  14日是茅於軾先生83周歲的生日,茅老外面隻穿了一件淡藍色襯衫,雖然說家裡有暖氣,但對於一位83歲的老人,也足見身體素質之好。

  我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進行採訪時,趙師母已經在廚房准備中午飯了,期間還要負責去接不時響起的電話。

  一開始,我們還有點拘束,坐的位置離茅老較遠,趙師母提醒說,讓我們靠近些,茅老可以聽得更清楚。談話就這樣開始。

  回顧&展望:經濟學之路

  NBD: 我們了解到您之前是學機械的,而后來一開始是自學經濟學的,您是為什麼轉向經濟學的?一開始您是如何看待經濟學?

  茅於軾:經濟學我不是自己學,是自己想。我把經濟學看作是一個最優化的問題,是一個數學問題,數學問題裡有一個分支是數學規劃,研究最優化。舉個例子,十字路口的紅綠燈的交替時間不是隨便定的,是數學規劃解出來的,這是一個簡單問題,知道來往車流的信息即可以設計出一個方程式來解。

  而經濟問題就非常復雜了,但我想出了一個辦法來解決經濟學最優化的一個數學方法,即最優分配,所以我解決經濟學的問題是通過最優化,把經濟學看成是最優化的問題,事實上也是如此,經濟學就是用有限的制約獲得最優的產出,是投入和產出的問題。

  NBD:那在您研究了經濟學這麼長的時間后,對經濟學的看法上,是覺得還是和您最初的想法一樣呢?還是發生了變化?

  茅於軾:有很大變化,經濟學還不僅僅是一個數學問題,更是一個社會問題,但我這個數學的解要用的方法是經濟學的制度設計,於是后來我就轉到制度經濟學的這個方面,但七八年前我又開始想到,這個問題越研究越傾向於一個人權問題。

  這個想法是很有根據的,一般情況下發達國家都是尊重人權的,而窮國則相反,所以這個問題通過最優化的數學規劃在慢慢的變化。我在思考,人權得不到尊重的原因是有特權,而特權存在的原因是有利益,越深入就越到問題的根了,我現在還沒找到這個根,但以后還會有新的發現,學問是在不斷進步的。

  NBD: 那您研究經濟學是通過什麼樣的途徑?比如看什麼著作或者通過什麼去觀察真實經濟學的世界?

  茅於軾:一開始我是通過數學。有一本書對我幫助很大,是一個美國人-RICHARD E.BELLMAN寫的《Applied Dynamic Programming》(中文譯為:《應用動力程序設計》),迄今為止這本書還沒有中文翻譯,當年我還在鐵路研究院,是從書館借的這本書,借了幾個月,前后把這本書看了很多遍直到看透,我還看了很多數學規劃的書。
【1】 【2】 【3】 【4】 【5】 【6】 【7】 

 
(責任編輯:曹華)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