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茅於軾:打倒富人的社會是沒有前途的 (5)--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對話茅於軾:打倒富人的社會是沒有前途的 (5)

陳舒揚 楊芮

2012年01月16日08:34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NBD:這裡面又會有尋租的成本產生。

  茅於軾:對,所以這事也比較難弄,從理想上是個好辦法,實施起來也有眾多的問題。但是這個辦法比限購好多啦,限購是扭曲市場,空房收稅是糾正市場的扭曲,是兩種不同的管制方法。

  NBD:現在城鎮化提得比較多,今后城鎮化的趨勢,是不是人口會從大城市流向中小城市?

  茅於軾:城鎮化是一個必然的過程,農民變工人,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怎麼一個變法,我也沒有太大的主張,我偏向於中小城市,因為大城市現在問題太多,空氣污染、交通擁擠、租房貴,但是大城市確實有它的優勢,提供了很多的就業機會,市場比較公平,中小城市特權現象比較厲害,越是大城市、東部地區,越是跟世界接軌,內地的話,特權、關系特別重要,就業機會也少。

  但是我總的認為,政府應該把更多的錢放在中小城市,現在你看上海、北京的建設在全世界都是最好的,紐約、巴黎都比不上北京,政府花錢都花在這。比如說大學,就可以搬到別的地方去,能動的地方,盡量朝中小城市移動。

  NBD:大城市的資源優勢還是有很大的吸引力,如果說,城鎮化的內容之一是加大中小城市基礎設施的建設,比如說,一些縣、市,它們會去建設一個新城區,但是建好之后,並沒有吸引人過來,我們感覺在公共服務上,這些小城市跟大城市還是存在太大的差距,對人群並沒有吸引力。

  茅於軾:這個問題,從微觀上來說,就是新城建了,但是生意不好,來的人不多,買賣也不旺﹔從宏觀上來說,就是我們的GDP拿去建新城的錢太多,拿去消費的錢太少,也就是GDP的用場(注:茅老意思是說GDP的構成),非常扭曲,投資佔了一半,消費隻有三分之一,中國經濟結構調整就在這個地方,增加消費減少投資,這是個很難的事兒。

  投資為的是什麼?為的是將來的消費,我現在多投資,蓋了很多商店、廠房,是為了將來更多地消費。但是中國的投資不是為了將來的消費,是為了把GDP用掉(注:指實現GDP的增長),現在把GDP用掉,將來GDP就上不來,我們要10%的增長,消費上不來,就隻有依靠蓋新城區了。

  NBD:而且投資這一塊政府控制比較多。

  茅於軾:一點不錯,新城是政府蓋的,高鐵是政府修的,我們的問題就在這,投資是政府主導的,要是民間主導的話,就沒有這個毛病。我們70%多的投資都是政府在投。修高鐵修高速修飛機場,中國飛機場70%賠錢,隻有北京上海這些大城市的機場賺錢,高鐵也一樣,為什麼日本的高鐵成功,因為他們收入高,坐得起,多花100塊錢節省半個小時人家願意。

  NBD:有可能提高決策的科學性嗎?

  茅於軾:沒門。二十多年前,萬裡就老講這個事,決策要科學化,這個問題的后頭,不是人們不懂得服從科學發展觀,有利益在裡頭。
【1】 【2】 【3】 【4】 【5】 【6】 【7】 

   
 
(責任編輯:曹華)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