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成本上升快 白領嘆:工資“白領”了!--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熱點聚焦·龍年掂掂錢袋子

生活成本上升快 白領嘆:工資“白領”了!

許志峰  馮洛蘇

2012年04月09日08:0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北京CBD的上班族下班后在國貿橋下排隊等候回家的公共汽車。
  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攝

  外企“海歸”張元敏

  求職不易,收入隻夠生活必需

  物價不斷上漲,對價格越來越敏感

  今年26歲的張元敏兩年前從英國完成學業回國。雖然手握一張金融碩士文憑,畢業的大學也還算不錯,但回國之初,她依然還是能感覺到求職的不易。

  經過反復斟酌,張元敏將就業地點選擇在上海。“上海是金融中心,各類金融機構雲集,對於我這個專業最合適。”然而,在經歷了反復投遞簡歷、筆試、面試的過程后,她發現,大多數公司對她的“海歸”身份並沒有表示出特別的興趣,它們更看重求職人員的實際能力,而不是“洋學歷”。“畢竟隻出去了一年半,雖然眼界開闊了,但從專業知識到外語能力,與國內畢業的學生相比,確實很難說有明顯的優勢。”

  最終,張元敏進入了一家外資背景的投資公司。公司規模不大,但工作性質是她喜歡的。只是,試用期的起薪太低,低於她的心理底限。“一開始每個月工資隻有2000多元,根本不夠用。出國留學已經花了家裡不少錢,工作后還要向父母伸手,實在覺得慚愧。”

  雖然這兩年張元敏的工資也在增加,如今已經有6000多元,但與這幾年不斷上升的生活成本相比,工資上漲的步伐還是顯得慢了,再怎麼省吃儉用,依然還是“月光族”。“這兩年物價漲得快,以前去超市、菜場買東西,都不大看價格,現在對物價越來越敏感了。”

  租是支出最大的一塊。公司周邊的房子,租金貴得嚇人,根本就不敢考慮。后來從公交車能直達的區域裡,找到一個30來平方米的房子。橫向比較,絕對是價廉物美了,但每個月的租金加水電氣還要將近3000元。收入的一半就沒了。

  房租是硬性支出,就隻能從別的地方省了。她現在每天三頓飯,都是自己做,中午那頓在家做好用飯盒帶到公司。“這樣一個月吃飯的花費大概是600元。如果中午在外面吃,可能這一頓的飯錢一個月下來就得600多元。”除此之外,交通費、置衣購物、娛樂和為數不多的必要應酬,小張的收入就差不多消耗殆盡了。“現在的目標是保証每月量入為出,不出現‘赤字’,至於存錢,還不是現在能考慮的問題。”

  雖然眼前面臨著困難,不過張元敏對未來卻並不灰心。“對行業和公司的業務都慢慢熟悉起來了。要爭取能夠盡快獨立完成一兩個項目,使自己能獨當一面,不斷積累經驗,拓展自己的發展空間。其實我並不太擔心收入問題,努力做好自己,隻要努力相信以后一定不會缺錢。”

 

  助理工程師陳天

  節余不多,“大支出”三年后考慮

  期望與現實有落差,需擺正心態

  大學畢業不久,沒有房沒有車,每個月領著六七千元的工資,和另外三個同事一起住在單位60平方米的宿舍裡……這是陳天的生活,也是大部分剛剛踏上工作崗位的年輕人的生活。

  小陳是四川人,2011年7月從北京一所著名大學畢業后,成為大連一家國企的助理工程師。現在每個月的起薪是3600元,但是七七八八都加起來,每月就能領到6000元到7000元左右了。由於剛到公司,小陳的薪水目前還沒有漲過,也沒有年終獎。

  與張元敏相比,小陳的生活壓力要小很多。據他估算,自己每個月的支出大概佔收入的30%—40%,再加上10%的稅。雖然每個月都有所節余,但數量有限,壓力還是很大的。幾年以后要成家,這些節余對於買房買車來說,就有點杯水車薪了。“按照現在的房價水平,將來若要買房,肯定是父母和自己各出一部分錢,買車則由自己負擔。不過像買房買車這樣‘大手筆’的支出,是工作至少3年之后才會考慮的問題。”

  “如果成家比較晚的話,多攢幾年錢還可以承受。要是打算這幾年就成家,結婚生子的支出就要多很多,目前的收入還真解決不了問題。而且每個月的生活支出因人而異,像我們同事中家庭條件比較困難的,每個月基本就沒有什麼余錢了。”

  對於小陳來說,壓力不僅僅是生活上的,更是工作上的:“現在工作壓力蠻大。因為首先自己是新員工,經驗不足﹔公司的工程也正進行到主要階段,而且人手還不充足,所以需要自己非常快速地融入工作環境中。”

  小陳說,當時找工作時選擇比較多,之所以選擇現在這個,是看中了其中的很多優勢。但工作半年來也有失落和無奈。這份工作帶給他的收益,無論從物質上還是精神上,都是低於之前的預期。想象中無論是收入上還是生活上都比現在好很多。面對現實中較大的落差,小陳真真切切體驗了一把“夢想照進現實”的失落感。“人的欲望是無窮的嘛,有時也需要自己擺正心態。”他笑著說。

 

  自由職業者小文

  收入波動,“零至五千元不等”

  結婚的話,男方必須有房有車

  24歲的小文是個北京女孩,也是個不折不扣的藝術迷。2009年畢業於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的她,當初聽從了自己的意願,選擇了清華美院信息藝術設計系的動畫專業﹔一進大學的門,又自作主張地學起了長笛,一練就是5年……

  這個陽光外向、敢想敢做的北京女孩,大學畢業后,並沒有像其他同學那樣,選擇找一份穩定的工作,而是自立門戶,利用自己的專業,成為了一名自由職業者。

  學美工出身的她平時的工作是接各種設計活和自己做些手工。作為自由職業者,小文工作一年來,全部的工作從上到下都是她一人在操辦,接活、訂貨、設計、制作。在社交網站上經常能看到她隔三岔五傳上去的照片,內容都是各種精致可愛的手工作品,小文樂此不疲。

  小文每個月平均能賺2000元到3000元左右﹔但是身為自由職業者,工資每個月都會變,而且浮動常常很大,按照小文自己的說法,是“零至5000元不等”。小文倒是自己看得很開,但是媽媽卻似乎不滿足。小文坦言:“自己無所謂,家裡給的壓力多一些。媽媽希望找個坐班的工作,干干活,然后結婚嫁人,也為此多次催促我。”

  對於現在的生活壓力,小文表示“還行”。因為畢竟是和家人住在一起,有家裡人的互相幫扶,生活支出較少﹔但是以后如果有了家庭,小文表示“壓力應該會比較大”。小文坦言,自己家的房子隻有70平方米,結婚的話,男方必須有房有車。

  對自己的現狀,小文是不滿足的。她為自己的未來發展進行了一番規劃:“我可能會進入外企工作,休息的時候繼續做自己的東西,找機會辦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型展覽。”

 

  記者點評

  中等收入群體是社會的中堅力量,是擴大內需的重要源泉。這個群體本應富有活力,除了生存需求外,也應當有適當的財力,去滿足發展需要和享受需要。然而,在現實中,一些中等收入者的生活狀況有些尷尬。他們享受的社會保障和福利較少,生活負擔壓力卻日益加重。“房奴”、“車奴”、“孩奴”,層層重壓抑制了城市工薪階層積累財富的能力。

  擴大中等收入者比重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多方面配合。就個人而言,當然要不斷提高自己的素質和技能,適應不斷發展的經濟形勢。政府則應當創造更加寬鬆的創業就業環境,通過調整產業、行業、職業結構,為“白領”們提供更多施展才能、實現自身價值的舞台。在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中,也應當更加傾向於勞動者的利益,提高勞動報酬的比重。促進房價合理回歸、穩定物價、推進教育公平、深化醫改和完善社保,也有利於為中等收入群體“減負”,促進他們收入的穩定增長。 

  

(責任編輯:賀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