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歐債危機應充分發揮“熱茶效應”--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解決歐債危機應充分發揮“熱茶效應”

來源:証券時報網 作者:王勇 

2011年09月19日08:07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在大連舉行的2011年夏季達沃斯論壇上,與會者熱議和爭論的焦點問題之一就是歐危機以及中國購買歐債問題。有的說,應積極通過購買歐債幫歐洲脫離困境﹔有的說,在此非常時期中國不應盲目購買歐債。筆者認為,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今天,歐債危機既是歐洲的問題,也是全球的問題,解決歐債危機應充分發揮“熱茶效應”。

  “熱茶效應”及拉美成功實踐

  所謂“熱茶效應”,基本原理是指水杯裡的茶葉隨著熱水的注入而慢慢浮起,經過一段時間的浸泡則茶香四溢。那麼,解決債務危機也是同樣道理,“注入熱水”,就是指在債務人瀕臨債務困境時,債權人或其他機構應通過各種方式為其提供資金援助或其他幫助,助其脫困﹔“慢慢浮起”,就是使其逐漸恢復元氣﹔而“茶香四溢”是指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和改革,不僅債務國經濟能夠恢復造血技能,進而成功還債,還能步入良性循環的軌道,並給國際社會以更多的回報。

  “熱茶效應”最顯眼的先例就是20世紀80年代的拉美債務危機。拉美債務危機的成因源於20世紀70年代油價暴漲帶來的過剩流動性和流入發展中經濟體的石油出口國儲蓄。在低利率資金的誘惑下,阿根廷、巴西、墨西哥和秘魯等拉美國家向發達的工業國家銀行體系借入了大量以硬通貨計價的債務。然而,隨著利率上升,資本流向逆轉,發展中國家貨幣面臨貶值壓力,拉美的負債率升至不可持續的水平。1982年8月12日,墨西哥因外匯儲備已下降至危險線以下,無法償還到期的公共外債本息,不得不宣布無限期關閉全部匯兌市場,暫停償付外債,並把國內金融機構中的外匯存款一律轉換為本國貨幣。繼墨西哥之后,巴西、委內瑞拉、阿根廷、秘魯和智利等國也相繼發生還債困難,紛紛宣布終止或推遲償還外債。到1986年底,拉美國家債務總額飆升至10350億美元,且債務高度集中,短期貸款和浮動利率貸款比重過大。在這樣的形勢下,一旦爆發違約風潮,各大工業化國家的銀行體系就會被拖垮,從而引發金融危機。

  1985年9月,美國財政部長詹姆斯·貝克提出關於解決債務問題的“貝克計劃”,主張由國際商業銀行和多邊金融機構向發展中的重債務國提供貸款支持,但要求債務國必須削減政府開支,緊縮財政,開放經濟,放寬外資進入條件,鼓勵競爭,向自由市場經濟過渡,進行國有企業私有化,發揮私人企業積極性,實行資本流動自由化。又過了3年多,新一任美國財長布雷迪制定了一個更令人滿意的“布雷迪計劃”:讓持有債權的銀行選擇,要麼收取更低的利息,要麼給本金打個大折扣。如果債權銀行不願接受任何形式的債務重組,就得追加放貸。不可轉換且無力償還的銀行貸款通過一定折扣變為可轉換布雷迪債券。結果,布雷迪計劃大獲成功,“熱茶效應”充分顯現。2003年拉美國家終於走出債務危機的陰影,2006年還清了全部債務,拉美國家經濟進入到了良性循環的軌道。

  解決歐債危機應發揮“熱茶效應”

  近期,歐債危機呈現進一步惡化趨勢,無論是遭遇歐債危機的國家,還是歐盟、歐洲央行、IMF乃至國際社會,都非常糾結。是繼續通過增收節支、資金援助以及金融支持等等想方設法幫歐元區擺脫債務危機,還是就此收手,坐視希臘退出歐元區,或者讓歐元垮掉?

  筆者的建議是,借鑒拉美債務危機的解決辦法,可以採取以下措施:

  一是呼吁歐元區甚至整個歐盟盡快研究出台歐洲“布雷迪計劃”。比如債權國乃至債權銀行應當達成共識,無條件或固定低息延長債務國還款期限5至10年,為債務國低息追加貸款5至10年。

  二是歐元區成員國應抱團御寒,盡快同意擴大“歐洲金融穩定機制”的授權,以幫助希臘等解決其主權債務危機,此時切莫“各掃門前雪”。

  三是國際信用評級機構也不應在此時忙於下調持有危機國債務的債權銀行的信用評級,因為這些債權銀行正在承擔著一種國際社會責任。

  四是盡快啟動西方主要經濟體央行聯手穩定市場機制。9月15日,歐洲央行已發布公告,決定與美聯儲、英國央行、日本央行和瑞士央行在年底前協同合作,執行3次美元流動性招標操作,旨在緩解歐元區銀行業流動性壓力,這個決定非常及時。

  五是那些受援國家更應當堅定不移地力行改革,削減財政赤字,改變消費模式,加快經濟轉型,大力培植財源,盡快還請債務。

  中國要援助但應謹慎

  同時,中國方面也應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給予歐洲最大的幫助。在日前的夏季達沃斯論壇上,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表示,中國相信歐洲經濟能夠克服困難,中國願意擴大對歐洲的投資。資料顯示,在歐債危機發生后,中國曾多次援助歐元區,並採取了增持歐元債券、推動中歐經貿投資合作等一系列舉措,支持歐元區國家克服危機。筆者認為,中國政府的表態可謂胸襟博大,登高望遠。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今天,歐債危機既是歐洲的問題,也是全球的問題。歐債危機解決不好,全球經濟就難以擁有健康穩定的復蘇環境,中國經濟發展也難言正常。當然,援助歐元區是要掏出真金白銀,是需要承擔一定的風險,尤其是在當前的復雜微妙形勢下,中國如何動作確實要思忖再思忖,但思忖不等於不出手,關鍵是怎樣出手效果會更好。筆者提議,我們不妨試試通過購買歐洲國家企業股權、不動產、高科技產品、空客A380等方式施以援手。另外,聯合其他金磚四國通過多種途徑共同開展對歐元區的援助。

  (作者系中國人民銀行鄭州培訓學院教授。)
(責任編輯:張文婷)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