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华永道女硕士入职半年病逝:天堂没有夜夜加班--经济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普华永道女硕士入职半年病逝:天堂没有夜夜加班

2011年04月14日14:07    来源:《新闻晚报》     手机看新闻

  

□晚报记者 朱蒙雪 钱钰 报道 制图 邬思蓓



  日前,微博上一则关于“普华永道25岁女硕士过劳死”的帖子,短时间内被大量转载。普华永道方面证实确有审计部门入职半年的新员工近日不幸病逝,但否认“过劳死”一说。而逝者小潘生前在微博上时常抱怨工作忙、没有休息时间,更用讽刺的语调写下“好欢乐的加班……”。

  是否“过劳死”虽无定论,但小潘的骤然病逝唤起人们对白领工作强度和健康状况的关切与反思。一项由本报和智联招聘共同发起的调查显示,三成申城白领平均每个工作日加班超过2个小时,七成白领表示工作压力已经影响到他们的生活。

  事件 年轻女白领入职半年骤然病逝

  被大量转载并引起高度关注的那条帖子中说,“普华永道审计部门出现一例过劳死,听说是由于劳累诱发急性脑膜炎,不治身亡。 ”

  据了解,这位不幸的白领小潘是上海交通大学去年毕业的硕士,入职半年,在普华永道审计部门工作。不久前,她曾患病毒性感冒,反复高烧,终因急性病症治疗无效去世,年仅25岁。

  记者点开小潘的微博,照片中的她笑容灿烂。小潘在微博上发布的最后一条内容定格在4月1日18:33,当天15:48,她说自己的白细胞已降至1800。此前3月31日15:10,小潘在微博中说自己有个空档就发烧。通过微博,不难发现小潘经常凌晨两三点还没睡觉,时常抱怨自己工作很忙,没有休息时间。

  回应 普华永道:否认“过劳死”,已帮助料理后事

  得知小潘早逝的消息后,许多素不相识的网友点燃一支支蜡烛寄托哀思,祝福这个曾经热爱生活、向往美丽人生的女孩一路走好。有网友心疼地问小潘:“为什么不能对自己好一点”、“再好的工作都不该拿生命去换”,也有网友流露辛酸无奈:“都知道身体很重要,可往往下决心把健康、家庭放第一位的人又很少,有时候是身不由己啊! ”更有网友质疑小潘的死亡是由过度疲劳诱发急性疾病所致。

  对此,普华永道公司方面在接受采访时否认了“过劳死”等说法。工作人员表示,小潘是去年10月进入公司的新员工,今年3月底由于身体不适请了病假。“一开始,症状好像是发烧,在医院里看病。 ”该工作人员说,公司已经安排工作小组,帮助小潘的家人料理后事,也为与小潘共事的同事提供心理辅导。

  缅怀 校友:天堂里不会再有日复一日的深夜加班

  “就在前天,一位优秀的交大校友,忠实的水源网友,默默地、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化作天边的一颗流星,匆匆地走完了她25岁的人生……”昨天凌晨4点多,上海交大饮水思源BBS上,出现了一则题为《你会不会突然地出现——祭奠xiaoqiu》的帖子,短短一天内,该帖一跃成为“十大热门话题”之首,跟帖已近30页,上面写满了哀思和惋惜,他们追思的主人公就是小潘。

  记者辗转联系到发帖人小郁,“我是前天得知她离去的消息,于昨天凌晨1点多,提笔写下这些文字。 ”小郁说,希望能拼凑出xiaoqiu(注:小潘在BBS上的ID)过往的生活片段供大家怀念。网上哀思者众多,不少都是素未谋面的校友。记者发现,小潘在BBS上的好人缘,缘于她的热情和细心,求职时她不忘在BBS上给学弟学妹留下实用的“面经”:《积攒rp,众咨询宣讲总结》、《IMI电面》、《马凯酱油归来,攒rp》……尽管人已离去,但小郁还是提议授予xiaoqiu“本站永久生命力”,永久保留她的ID。

  在小郁的印象中,xiaoqiu乐观、开朗,“一个看起来如此活泼、健康的女孩就这样突然走了,我真的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小郁回忆说,他是在水源网站14周年站庆活动中认识小潘的,当时他是晚会的总负责,小潘当时正在参加注册会计师培训班。

  因为害怕耽误站庆彩排,小潘经常刚结束培训班课程就赶回学校彩排。只要舞曲未停,哪怕是饿了渴了累了,她也绝不会停下来休息,坚持排练。 “只要是她认准的事情,一定会用心去做,她就是这样一个很拼的女孩。”小郁说,自去年小潘正式入职后,他就很少再能见到她。

  去年年底,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地铁一号线上,小郁遇到小潘,“交谈中得知,她刚从外地出差回来,头天干到很晚,第二天一大早就爬起来去上班。”小郁说,原本还想聊聊更多她的近况,却发现她已靠在车厢上沉沉睡去。

  得知小潘离去,小郁找到她的微博,“从微博的字里行间里,我感觉得到,她真的太累了。 ”在BBS悼文中,小郁写道:“在天堂里,你可以好好地休息,不会再有病痛,不会再有日复一日的深夜加班,不会再有一个接一个奔波差旅……不会再有密密麻麻、布满冰冷数字的excel表格。 ”

  调查 逾三成白领工作日加班2小时以上

  “四大”以加班文化闻名,但常为加班所苦的不止“四大”中人。一项由本报与智联招聘联合发起的白领加班调查显示,93.24%的上海白领加过班。除节假日外,工作日的晚上加班是家常便饭,69.6%的白领有过这种经历。 35.1%的受访白领每周累计加班超过10小时,也就是说,平均每个工作日的加班时间在2小时以上。

  然而,白领们正在承受的和可以忍受的加班时间之间却存在巨大张力。调查显示,除了5.4%的受访白领表示“为了工作和前途加多长时间班都可以接受”,近10%接受加班11至30小时,绝大多数受访白领可接受的每周累计加班时间在10小时以下。更有六成以上白领称自己会因忍受不了加班而选择离职。

  另据《2010智联招聘职场人压力状况调查》,48.6%的职场人表示自己压力很大,44.4%认为 “还好,压力处于一般状态”。但压力状况自测量表显示,超过六成职场人正承受着较大压力,实际情况与职场人的个人认知有所差别,证明有一部分职场人并未意识到自己目前的压力状态已经需要调整。此外,72.5%的职场人表示工作压力已经影响到了他们的生活,其中近六成怀疑自己有轻微抑郁症状。

  影响 同行:这样卖命不值得,不想再当“低值易耗品”

  听到小潘早逝的噩耗,Lukia正在布置新公司附近刚租的房子。 “太突然了,很难过。”Lukia离职前曾是小潘的同事,比小潘早一年进公司,分在一个组,关系一直很好。小潘的离去令她既悲伤又愤懑。

  “这个行业已经把病态当常态了,觉得人就应该像机器一样连轴转,你做不到是你的事,不是机制的问题。 ”Lukia回忆道,最厉害一次,她两天跑了3个地方盘点,“2010年12月31日白天在金华,晚上到杭州连夜盘点,2011年1月1日早上赶到温州盘点,这当中就在火车上眯了一会儿。 ”

  “做了两年不到,又累、又没有成就感,只有人催你交报告、没有人关心你的感受,你充其量是‘低值易耗品’,我觉得这样卖命不值得。 ”想对自己好一点、过规律的生活,也想调整状态、为下一次起步做准备,Lukia选择辞职,自降一半薪酬到一家不那么繁忙的公司。

  离职前,Lukia把此前没机会休的年假、调休全都休掉。 “我理解小潘为什么病得那么严重了才请病假”,Lukia说,“我有两次发烧到38度多,打电话给经理请假都被驳回,只好带病跑到客户公司。 ”

  秦先生也在第一时间转发了有关小潘去世的微博,他评论说:“哀悼!痛心!每次熬夜加班赶报告的时候我都怕一觉睡下去再也醒不来。 ”

  他是另一家“四大”审计部门的员工,这几天正逢项目收尾阶段,每天晚上11点半离开办公室,上午9点出现,周六还得加一天班。“除了吃饭、上厕所外的每一分钟都在干活哦!”虽然对加班深恶痛绝,但秦先生已经分辨不出自己是不是过劳,“已经习惯了。”

  秦先生说,他不准备在“四大”长做。再熬一年,熬出一定资历、至少能独立领导一些小项目再考虑跳槽。 “我对财务比较感兴趣,很多大公司尤其是外企和准备大力发展的民企,都很喜欢‘四大’的人去做他们的财务或内审。”

  不过,小潘之死也让秦先生反思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状态,但怎样破解他依然没有主意。
(责任编辑:贺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