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天价拍品风险“暗流”--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

警惕天价拍品风险“暗流”

理财周刊

2011年09月26日14:18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近年来拍卖市场上天价频频出现,但是其背后所涌动的“暗流”却只有业内人士才关注到。对于投资者来说,已经不能仅仅再靠看拍卖成交情况,来分析艺术品市场走势。

  这两天,在微博上关于艺术品投资最热门的一个讨论,就是关于今年天价成交的齐白石《松柏高立· 篆书四言联》真伪问题。特别是随着微博上的著名艺术评论人“阿特姐姐”微博对此进行解读,更是让人重新关注这幅作品。近年来拍卖市场上天价频频出现,但是其背后所涌动的“暗流”却只有业内人士才关注到。几乎与此同时,北京九歌春拍中以7280万元成交的《人体蒋碧薇女士》的“徐悲鸿油画”,被指认是美院孩子的习作。一石激起千层浪,对于投资者来说,已经不能仅仅再靠看拍卖成交情况,来分析艺术品市场走势。

  天价只是浮云?

  其实,近期引发艺术品拍卖市场关注的何止是这件《松柏高立图· 篆书四言联》呢?2010年6月,北京九歌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春拍中,以728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功拍出了名为《人体蒋碧薇女士》的“徐悲鸿油画”。前天,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研修班第一届的10位同学联名发出一封公开信,声称,这幅“徐悲鸿油画”,其实只是1983年这些中央美院孩子的习作。一幅完全不相干的画竟然被指鹿为马说成徐悲鸿画的,特别是还有徐悲鸿长子徐伯阳所写“真迹证明”,以及他与这幅画的合影,无疑更加令人唏嘘。

  从中拍协发布的《2010年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统计公报》显示:2010年度内,全国文物艺术品拍卖落槌价款总额为354.43亿元,实收佣金为28.98亿元(含部分往年拖欠在本年到位的拍品佣金)。近年来,行业佣金实收率和买卖双方佣金收取比例趋于下降,这主要是由于买受人拖欠货款或根本性违约、拍卖企业佣金竞争以及虚假成交等问题越来越明显。在此次统计的408件上千万元成交拍品中,截至到填报日(2011.4.31),只有237件拍品完成结算,其余171件均未完全结算,比例高达41.91%,拖欠货款的拍品成交额达55.55亿元。全国文物艺术品拍卖企业的整体经营情况并没有市场想象的那样火爆。

  风险“暗流”涌动

  除了交割问题之外,目前另外一个困扰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就是艺术品金融化愈演愈烈。特别是一些机构利用艺术品进行抵押之后,再次投入艺术品市场,这种“杠杆”式的投资方法,无疑放大了艺术品市场的风险。

  近日有媒体透露,去年6月在北京保利春拍创下4.368亿元人民币天价纪录的黄庭坚的《砥柱铭》,其买家是先拍下然后再向信托公司融资付款的。这位神秘买家的浮现是由于吉林信托发行名为“雅盈堂艺术品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两年期产品,以《砥柱铭》作为质押物,募集4.5亿元。

  《砥柱铭》的拍卖日期是2010年6月3日,而这款信托产品的成立日期是9月30日。根据时下艺术品拍卖业的“行规”,在拍下大宗艺术品后仍有几个月的付款期,并可以分多次付款。据分析,雅盈堂的操作模式是,先拍下《砥柱铭》,再将其拿到信托公司做融资抵押,募得资金后将款项付给拍卖行或再次竞买其他艺术品。以《砥柱铭》作为质押物的信托合同规定似乎也证实了这一点:此笔信托资金用于支付2010年春拍、秋拍艺术品的部分款项,分别支付给保利国际拍卖公司。

  然而,由于目前我国艺术品市场的诚信机制尚有很大疏漏,作为融资抵押物的艺术品估值存在很大的隐患。金融机构若不是对国内艺术品市场的沟沟坎坎都了如指掌,而以其他经济领域的老经验来操作,其中的风险无疑是非常大的。在“海上旧梦·海派书画收藏与投资”艺术论坛上,上海崇源拍卖总裁季崇建表示,这个操作方法的风险是非常大的,你怎么知道《砥柱铭》以后肯定会增值呢?而且这个信托产品的期限只有两年,只有人民币要印成1万块票面的才会增值。

  警惕“最后一棒”

  在今年京城的春拍中,一家拍卖行推出包括吴冠中上世纪70年代创作的五米油画长卷《长江万里图》、刘小东的《射击》等一大批曾经在拍卖市场上叱咤风云的拍品。而据业内人士透露,这些藏品中的一些是属于一家艺术品基金公司的,在经历了近期的艺术品市场大幅上涨之后,一些艺术品基金已经开始考虑出货来锁定收益了。

  目前艺术品基金以及理财产品的期限大都是两年至三年,而艺术品本身的特性又是长期投资,短线过于操作频繁也会引起市场的波动,这就使得许多艺术品基金和理财产品在募集之前就已经订好了投资对象,等到资金募集齐了,其主要的任务就是销售这个艺术品,由于这些基金和理财产品大都属于私募性质,无需公开投资组合,这就会导致内幕交易、关联交易的发生。

  反映在目前的拍卖市场上,就是被市场诟病的“假拍”现象。在演绎多年的“假拍”大戏中,唯一可能吃亏的是不谙行情的跟风者。他们多由股市转战而来,对艺术市场陷阱知之甚少。糟糕的是,在艺术品拍卖行业内,还没有建立及时公布经营情况及数据的制度,相关的监督机制也并不健全,跟风者很容易成为任操盘者宰割的“鱼肉”。由于目前获得拍卖数据的方法非常简单,特别是网络的出现,使得查询拍卖价格几乎只需要动一动手指头,因此也让“假拍”的危害大大增加。

  对于投资者来说,只有整合了专家资源和渠道资源,把专家的主观意见变成有社会共识的客观标准,把个人的商业判断变成科学的流程控制,在强调流动性的同时保障了资金安全,分享艺术品投资的乐趣和收益,才能开拓出艺术品市场崭新的局面,避免成为艺术品市场上的“最后一棒”。
(责任编辑:曹华)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点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