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走向国际储备货币的路径--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理财频道>>滚动

人民币走向国际储备货币的路径

2012年06月26日14:46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人民币国际化指人民币跨境流通,成为国际认可的计价、结算及储备货币的过程。目前人民币国际化在计价和结算方面成效显著,但走向国际储备货币的路程仍然漫长。

  道路依然漫长

  美元、欧元、日元成为国际货币均经历了较长过程,其货币国际化的经验及形成条件,对明确人民币国际化的路径十分必要。

  美元通过全球性的汇率制度安排,成为唯一的国际计价单位和与黄金地位相同的国际储备货币,而且持续的资本输出不断深化保持国际清算和储备货币的优势。

  日元则通过跨境结算+金融市场开放的模式,成长为国际储备货币的重要一极。首先日元计价,其次深化其国内金融改革,放松对欧洲的日元贷款和日元债券限制,设立离岸市场,取消资本流动限制,1990年在国际储备中比重升至8.0%,日元于1998年完全自由兑换。

  欧元是经济实力相当、结构类似的国家采取的区域货币模式。1999年欧元问世后,欧元在贸易结算中比重增加,跨国兼并、收购、证券交易都以欧元结算以增强欧元的国际投资功能,银行、保险和股市相互参股,统一了电子转账支付体系等。

  由上可知,货币国际化的条件,概括起来是:货币发行国的政治和经济实力、金融市场发育程度、低通胀的公信力、市场化的利率和汇率、确保货币可获得的完全可兑换性。

  目前我国已成为第二大经济实体,对外贸易额和股市市值均居世界第二,已具备相当经济实力。但对照货币国际化条件,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道路还很漫长。

  首先,金融市场的深度和广度不够。流动性强的深化的金融市场,是一国货币成为国际货币的关键条件。由于美国有着最具深度和流动性的金融市场,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也没有动摇美元地位。中国金融市场还远没有发展到与人民币国际化相匹配的深度。

  其次,人民币离岸市场刚刚初步发展。离岸市场的存在使得货币在境外金融交易中不受货币发行国司法约束,是货币国际化的必经阶段。香港离岸中心只有人民币存款、人民币债券、RFDI、RQFLL等,人民币投资的金融产品还很少。在人民币完全可兑换前,完全成熟的人民币离岸市场很难到位。

  第三,人民币没有完全可兑换。可兑换是货币国际化的关键。当这种货币以一定的市场比率自由兑换成一种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时,这种货币被认为“完全可兑换”。人民币经常项目下虽然可兑换,但资本项目下不可兑换,例如跨境证券投资和短期贷款受管制。原因在于我国的汇率与利率没有完全市场化。人民币汇率自2005年汇改以来对美元累计升值了23.7%,目前在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升值预期弱化后,香港人民币存量下降,影响了境外市场对人民币币值稳定的信心。从利率看,境内外利差明显,人民币回流动力源于套利驱动,不利于人民币在境外市场的沉淀和使用。由于人民币事实上可自由兑换,而两种汇率和两个人民币外汇市场的存在,套利和套汇资金大进大出将影响我国中央的货币政策独立性。

  第四,人民币国际地位微弱。美国贸易本币计价,出口在95%以上,进口在85%以上,而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额只占我国的10%。美元占全球外汇交易量的85%,人民币则不足1%。美元在国际借贷与债券中占40%以上,人民币则微乎其微。2010年美元在国际储备中占比为62%,欧元为26%,日元和英镑各4%,人民币占比近乎没有。

  人民币走向国际储备货币的路径

  关于人民币走向国际储备货币的路径,笔者以为:

  第一,模式要转变。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就要扩大人民币的计价和结算功能,扩大在贸易和金融投资中的结算和交易量。我国应争取到2015年跨境贸易结算达到我国贸易额的50%,争取5~10年成为东亚区域的主要储备货币。随着国际收支状况逐步改善,结合我国由贸易大国向投资大国转变的特点,人民币输出途径应向“跨境结算+离岸中心”+“跨国投资+资本输出”转变。

  第二,要适时成为区域储备货币。我国跨境贸易结算集中在东亚区域,因为经常账户顺差结构表现为对发达国家顺差,对东亚区域为逆差,通过对东亚增加进口和扩大投资推进人民币区域化是可行的:人民币与韩国及东南亚国家可尝试货币直接兑换,成为区域性的清算货币;扩大人民币计价范围,鼓励自由贸易区(FTAs)伙伴国用人民币作为贸易计价货币,签署货币互换协议时用人民币作为支付货币;推进人民币成为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储备货币。

  第三,审慎推进人民币完全可兑换,加强对跨境人民币资本监管。人民币可兑换相当于资本项目自由化。我国资本项目事实上可兑换的有16个子项,基本可兑换的有17个子项,部分可兑换的有7个子项,没有完全不可兑换的子项。从资本类型看,贸易信贷、FDI与ODI基本放开,只有证券投资与短期外债管制较严,因为这两项资金的大进大出在历次金融危机中都是引发危机的重要因素,对这两个项目的开放要慎之又慎。

  金融市场的改革开放要有序推进,要特别加强对跨境资本监管:一是全方位监测,采用价格型与数量型措施管理,实现对跨境资本规模、流向和用途的监测;二是加强预警功能,包括货物贸易、服务贸易、直接投资、证券投资、外债等,有效控制国际游资的大进大出;三是监测主体为进出口企业,建立信息共享体系,将人行、海关、工商、商务、税务整合在同一现场监测体系中;四是控制好人民币进出境的重要接口,包括人民币离岸中心和境内资金进出的监控;五是采纳国际监管标准,根据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动态调整,央行要保持对外汇市场的适当干预。

  第四,继续开放金融市场:鼓励包括民营资本在内的企业扩大RODI,鼓励外国资本以RFDI和RQFII投资中国;对外援助使用人民币;允许外国资本在中国发行人民币债券,中国尝试在境内外向国内外投资者发行人民币债券;适时推出国际板,让外国资本发行人民币计价股票;推进商业银行国际化经营,发展境外人民币业务。

  第五,加快汇率和利率改革。在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上,要提高人民币汇率弹性,可考虑将人民币的每日波动区间扩大到2%,在中间价形成机制中加大市场力量,特别是商业银行的参与,由市场来决定价格。在利率市场化改革上,推出存款保险制度,加大贷款利率下限和存款利率上限的放开力度,构建完整的收益率曲线,完善利率传导机制,形成统一的市场化利率体系。汇率或利率改革应与资本账户开放结合起来推进。

  第六,发展人民币离岸中心。要有战略布局,要服务于我国跨国企业和带动银行的金融服务全球化。一是发展香港人民币离岸中心,扩大跨境人民币结算,丰富人民币金融产品,扩展人民币回流渠道。二是打造伦敦人民币离岸中心,开展人民币存贷款、跨境贸易和融资、发行人民币债券及以人民币计价的股票等业务,考虑签署人民币与欧元的互换协议和直接兑换协议,促成人民币与英镑等的直接交易。三是进一步放宽人民币限制,使日本尽快具备条件成为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四是促进纽约继续开发人民币业务。(作者系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金融室副主任)

(来源:金融时报)

相关专题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