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快递职员截留600万元黄金饰品逃亡两月自首 --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理财频道>>滚动

图:快递职员截留600万元黄金饰品逃亡两月自首 

2012年09月19日08:31    来源:浙江在线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浙江在线9月19日讯“谁要是搞走一箱货物,估计就发大财了。快递公司在萧山瓜沥找到了被遗弃的厢式货车,驾驶室门锁着,工作服和货运单就扔在里面,车厢里是空着的。种种迹象显示,罗亚军有重大作案嫌疑或者至少有参与作案,萧山机场公安分局马上对其进行网上通缉。

庭审现场

  浙江在线9月19日讯“谁要是搞走一箱货物,估计就发大财了。”在杭州一家民航快递公司上班的罗亚军,经常和同事开这样的玩笑,大家都没当真。

  直到今年2月27日,罗亚军突然失踪,一起消失的还有他开的那辆公司货车和车上的一箱货。

  在逃亡的两个多月里,罗亚军从来没有打开来看过,一直不知道这箱货到底是什么东西,只知道很值钱。他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公安部B级通缉犯。

  后来,在警方压力和家人劝说下,罗亚军抱着原封未动的货物投案自首。原来那箱货里有价值超过600万元的黄金首饰,足足有16公斤多。

  昨天下午萧山区法院经过审理后,当庭以职务侵占罪判处罗亚军有期徒刑6年。罗亚军说,这次经历对他来说,就像做了一场恶梦。

  快递货物少了一件,司机连车带人都不见了

  今年2月27日一大早,浙江某知名珠宝商派人到快递公司取货时,发现少了一件货。双方合作几年来,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这件货可不是一般的东西,是好几包纯度很高的黄金饰品和金饰品。

  快递公司马上进行了内部调查,查清原由后,都傻眼了。因为当日值班并负责提货的员工罗亚军不见了,提货时他所驾驶的一辆车也失踪了,打罗亚军的手机,显示是关机。快递公司当即报了警。

  经过确认,这箱货物是总计达600多万元的黄金和金饰品。

  在相关记录上,可以清楚看到,2月27日凌晨0点10分左右,罗亚军开车到机场国内提货处A区提货,凌晨1点28分回到公司,停车5分钟后离开,随后直接将车开往萧山瓜沥镇方向。

  快递公司在萧山瓜沥找到了被遗弃的厢式货车,驾驶室门锁着,工作服和货运单就扔在里面,车厢里是空着的。

  种种迹象显示,罗亚军有重大作案嫌疑或者至少有参与作案,萧山机场公安分局马上对其进行网上通缉。

  同事以为是玩笑,没想到他真的下手了

  罗亚军是两年前到快递公司的,同时兼任公司的驾驶员和操作员,平时的工作就是发货、提货,有时值夜班还要看货。

  卷入该案的珠宝商是快递公司的大客户,与快递公司合作很久了。快递公司的职员都知道,珠宝商从深圳进的货都是用木板箱装的,外面再用胶带纸封住。虽然货单上写的是工艺品,但大家都知道货物是黄金首饰一类的东西,每个月要提10多次货。

  一般情况下,快递公司会派出两人去机场提货发货。由于事发当天是周末,没有出港货物,只有一票进港货物到达,所以快递公司只安排了罗亚军一人值班(司机兼操作员)。

  事发后,工友们才想起罗亚军和大家聊天谈到怎么赚钱时,曾说过“要是搞到一箱货就发大财了”,他还说“送你一箱货物敢不敢要”。

  “当时以为他(罗亚军)在开玩笑。”工友们说,大家谁也没当真。

  对于罗亚军平时的工作表现,同事和领导都说没什么特别的,年前回家过一次,休息了一周,春节留在公司值班。但罗亚军在案发前的今年2月打了辞职报告,准备到月底就不干了。

  “现在看来,罗亚军是暗藏心机。”快递公司员工说。

  逃亡两个多月,基本住野外或荒村老庙

  今年5月2日上午,在父亲和老家村支书的陪同下,罗亚军抱着箱子走进了赤壁市公安局刑警大队。

  罗亚军是4月20日回到湖北老家双丘村的,一直躲在家附近的山洞里。4月28日,父亲放牛时,从洞口经过,他犹豫了一下后,追上去打了个招呼。

  父亲告诉他,浙江警方来过了,他偷的是黄金,有16公斤重,劝他自首。

  罗亚军听到这个数字也吓坏了,算了一下案值达600多万元。他又躲回山洞里去了,这一躲又是近10天。后来父亲带着村支书到山洞里找他,劝他自首。

  至于潜回老家后之前的经历,罗亚军回忆说,2月27日,他在机场等货时知道飞机晚点了,看看身边没其他人,他突然想到这是截留货物的最好时机。

  他先用银行卡到附近取了7800元现金,用作逃跑的费用。提货后回公司时,有意将其中一箱货留在车上,然后开着车就走,路上叫了一辆黑车跟在他后面。

  到了瓜沥后,他换到了黑车上,车到彭埠,又打了一辆出租车到嘉兴新丰镇附近,将货箱埋在一个下水道里,然后自己找了一个桥洞呆了几天。

  3月2日左右,他将货物搬出来,又包了一辆车到安徽找亲戚,随后辗转江西和湖北等地。他经常宿在野外或者荒村老庙里,有时也住过网吧和黑旅馆,但都不敢用身份证。

  “我只知道这箱货比较值钱,但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自己并不清楚。”罗亚军说,除了不敢打开看怕露财外,一路上要休息时,他会找地方先把货物埋起来。

  他想不明白东西还了为什么仍要坐6年牢

  “我是投案自首的……”昨天下午,罗亚军在萧山区法院受审,庭上他反复说这句话,他以为东西还了就没事了。检察官指控他涉嫌职务侵占罪,而且数额特别巨大。

  为什么要私吞客户的货物,罗亚军昨天在法庭上没有明说,但之前提审时,他曾提到公司有欠他奖金,另外一个说法是他不想让孩子以后辛苦,有了这箱货一家人可以过上好日子。

  罗亚军42岁,有两个孩子,儿子不到11岁,女儿4岁。妻子和他都在杭州打工,父母在老家带着两个孩子。

  罗亚军一开始是被以涉嫌盗窃罪公诉的。律师介入后,罪名才改为涉嫌职务侵占。辩护律师说,盗窃涉案金额10万以上就是数额特别巨大,最高可处无期徒刑,职务侵占最高刑期只有15年。

  昨天下午,法院当庭判处罗亚军有期徒刑6年。

  “我是投案自首的!”罗亚军这样问法官。法官答复,这已经是考虑到各种情节做出的最轻判罚。

  远道从湖北赶过来的罗亚军父母和村支书也有些不明白:为啥东西都还了,还要坐这么长时间的牢,两个孩子该怎么办呢?

  罗亚军年迈的父母说,自从罗亚军出事后,儿媳就失踪了,以后的日子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过。

(责任编辑:贺霞、朱瑶)
相关专题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