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迁址与民企的“囚徒困境”--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理财频道>>滚动

三一迁址与民企的“囚徒困境”

2012年12月03日08:52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明明可以通过有限合作降低竞争成本,提升效益,却偏偏要用高成本的敌意对抗,而让整个行业陷入发展的困局。

  日前,有媒体披露称,中国最大的工程机械制造企业三一重工前不久决定将总部迁离长沙,是因为遭遇同在湖南的竞争对手中联重科的打压,甚至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本人的家人也屡遭“戕害”。最终,三一在维权无果的情况下,被迫出走。

  在此报道问世前,三一方面已通过多种渠道释放出类似讯息,将自己搬迁总部的行为归咎于同城竞争对手的恶性竞争。而今,三一重工更摆出鱼死网破的姿态,向媒体爆料大量耸动细节,“反击中联重科一直以来的欺负”,甚至不惜直指中联重科与湖南当地部分公务部门共同打压三一。如此局面之下,且不论爆料内容之真假,仅凭两家同处一省、国内顶尖的机械龙头企业,在公共舆论平台上“同室操戈”至如此境地,就足以令人唏嘘,更应引发人们对中国民企商业文化的思考。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民营企业确实在规模与效益上都取得了令人震撼的发展成就。但近年来众多的商业竞争案例,却令人遗憾地表明,体量上成长起来的民企对于商业竞争的认识,却仍停留在“赢者通吃”“你死我活”的阶段。于是,人们时常能见到,两家食品企业为了争夺市场,会纵容销售人员相互殴斗,两家制造业企业为了争夺国外订单,不惜血本大打价格战,而将整个市场价格拉低到国内同行都难以承受的水平,至于散播攻击对手的“假新闻”,甚至借助地方保护主义以公权力打压竞争对手之类的事情,也是屡有发生。

  这种“零和博弈”的结果,不仅是令同一行业的民营企业,将大量精力投入到彼此提防,却难以对行业发展的未来进行前瞻性思考,也令中国不少行业的整体声誉在国内民众乃至国际市场上严重受损,却令外国竞争对手“渔翁得利”。此时,中国民营企业往往就会陷入博弈论的“囚徒困境”之中,明明可以通过有限合作降低竞争成本,提升效益,却偏偏要用高成本的敌意对抗,而让整个行业陷入发展的困局。

  与之相比,不少国外企业,却能够通过有效的沟通以及相对开放的商业态度,依靠重复博弈,使双方的竞争态势不断接近帕累托最优,而双双实现效益和市场控制力的最大化。尽管这种均衡状态有可能会造成寡头垄断结果。最典型的例子,则莫过于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间的竞争。

  然而在国内,由于商业文化的制约,这种重复博弈继续变成了无效的循环,企业之间几乎不关注重复博弈带来的竞争效益上的变化,而始终保持着“你死我活”的商业态度,最终导致了“同根相煎”的多输局面。

  从某种意义上讲,三一将总部搬出湖南,可视为其破解“囚徒困境”的一种努力。然而,要彻底终结这种囚徒困境,则应通过更优的制度设计,促进商业文化上的进步。

  具体做法有以下三点:其一,应充分加强行业协会在行业竞争秩序规范中发挥的作用,培育出现代的商会文化,以加强行业企业间的自主沟通和协调。

  其二,进一步完善《反不正当竞争法》等相关法规,以此提高恶性竞争的风险成本,并为企业合理维权提供切实有效的法律途径,而非透过媒体以“悲情喊话”博取公众同情和上级部门的关注。

  其三,部分地方政府需要加强投资环境的改善,避免因地方保护主义或其他因素使用行政力量介入商业行为。在三一和中联重科的纷争中,明明是两家企业的纠纷,当地纪委等部门却多次卷入其间,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局面,自然会严重影响外界对当地商业环境的观感。(华化成)

(来源:新京报)


相关专题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