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陷打造超级建筑物潮 富足象征还是奢华陷阱--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

各地陷打造超级建筑物潮 富足象征还是奢华陷阱

舒行

2012年06月25日09:15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几天前,我刚从沈阳归来。沈阳为筹办下一届全国运动会正在大兴土木。

一天后,在这里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我觉得不可理解了。一座投资8亿元,仅建成使用了8年多的室内体育馆,只用8秒钟,就被爆破拆除。纵使“它”当年的修建与今天的拆除,都有着成百上千条的理由,都有着无数可以说服公众和舆论的理由,但它遭际如此噩运,却也把某些中国人好大喜功、急功近利的心态暴露得一清二楚。

与好大喜功的心态堪称“一奶同胞”的,自然还有一夜暴富后的炫耀、攀比与挥霍的心态。就在沈阳绿岛体育中心拆除爆破的尘埃未落之时,又传来了长沙望城要建起一座“天空城市”的惊人消息。此举惊人之处有三:其高度要超过目前世界最高建筑阿联酋迪拜的哈利法塔10米,达到838米;哈利法塔建成工期为6年,长沙拟建的世界第一高楼计划仅用7个月;这座“天空城市”落户的地界恰恰是中国家喻户晓的雷锋的家乡——望城。雷锋的乡亲们到今年年底明年年初便会仰视一座可以供他们“吃、住、玩、看、购物”的摩天大厦。前提当然是到这里来的人要带上足够的钱……

我们都知道人类古代历史上的几大奇迹。其中之一就是巴比伦的“空中花园”。但那毕竟只是花园,而且早就在岁月的长河中变为踪迹全无的传说,难道我们中国的企业家和地方官员真的要再现那早已消失的空中楼阁吗?如此的胆魄又何止长沙人才有?上海、武汉、北京,不是都在这一轮超高建筑的狂热中跃跃欲试吗?

除了建设超高地标式建筑之外,同样是在炫耀财富和展示城市实力的,还有方兴未艾的建设体育场馆热、建设博物馆热;特别显眼的是建设大剧院热和建设购物中心热。我们以后两种“热”为例,即可见一斑。自耗资32亿元的北京国家大剧院落成后,花费十几亿元的上海、广州、天津大剧院蜂拥而上。预算达20亿元的江苏大剧院也紧随其后。除了大城市,珠三角、长三角地区的中等城市如中山、东莞、无锡、常州等市也都有了相当规摸的剧场剧院。为了迎接第十届中国艺术节,从来不甘落后的山东,正在加紧建设一批大剧院,据说,每座耗资均达数亿元人民币。

与这种剧院建设的“大跃进”可以媲美的是购物中心建设的“大跃进”。一家国际机构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全球购物中心建设面积最大的10个城市中,中国就占了8个,而且前3名也都是中国城市。天津第一,它的在建购物中心面积,除巴黎和莫斯科外,将超过任何一个欧洲城市。沈阳第二,成都第三,武汉第五。美国的《市场观察》网评论说,由于开发商对中国消费者的高预期,一些在西方并不知名的中国城市正在建设世界其他地区无法匹敌的庞大的购物中心,这让中国领先于世界。

领先归领先。出发时的领先一步不等于步步领先,更不等于终点的领先。我们应该承认,从某种意义上说,上述各个方面的“大跃进”是对各个方面长期欠缺与不足的追补,是获得财富后人的合理追求以及某种心态的合理释放。然而,即便如此,也用得上《红楼梦》里的一句话:大有大的难处。其实,又何止是难处,简直就是险处多多。最大的风险莫过于缺少科学合理的初始设计和对市场以及运营条件环境的科学评估。北京2008年奥运会之后,不少场馆或闲置无用,或举办少得可怜的几场演出,或改为商摊聚集的大卖场,这样的教训还不深刻吗?而潜在的、也许是更大的风险则是,无论是大剧院、大购物中心,还是通天塔般的商住两用高楼,眼下最缺少的则是合格的、专业的、具有职业操守、熟悉现代服务业的高素质经营管理人才。没有这样的世界级的经营管理队伍,这些世界级的场馆、“中心”其前景都将十分暗淡。

笔者以为,中国当前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大跃进式的建设超大规模建筑的狂潮,各地政府的不良政绩观依然是其背后的主要推手;只不过是这种不良政绩观在新形势下的新表现、新包装和新形式罢了。这种新的表现形式归结为一句话,就是所谓的决策者的“大气魄”与“大手笔”。且不说这种“大气魄”与“大手笔”的背后是否伴随着批地用地的大腐败,起码也是劳民伤财的大折腾,大挥霍。

也许有人要说,不懂得花钱就不懂得生活。殊不知,现代人追求高品质的生活并不等于挥霍,如同暴饮暴食不是健康之道一样。挥霍无度其实只是为了装点门面,而装点门面是一种内心的不自信。

还记得1958年大跃进时期的狂热口号吗?一句“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把多少人的汗水与热情耗费在无果的奋斗中,让多少财力物力抛洒在热望包裹的虚幻里。这种悲剧千万不能重演。

本人以为,打造超级建筑物的狂潮应该刹住,这不是富足的象征,而是奢华的陷阱!

舒行

(责任编辑:聂丛笑、乔雪峰)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