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廉政公署专员:廉署从未见官员妨碍司法【2】--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

香港廉政公署专员:廉署从未见官员妨碍司法【2】

何涛 杨洋

2012年06月28日13:05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近5年未发生举报者信息泄露

  广州日报:廉署每年的开支有多大?

  汤显明:廉署每年的运作经费接近9个亿。平均每人超过100元,维持一个廉政制度不便宜。廉署每年的运作经费占政府总运作经费的千分之二左右。主要是工资开支,占80%。

  广州日报:廉署设了七个分区办事处接受市民举报贪污,但市民举报并不给奖励,如何让市民积极举报贪腐行为?如何接受市民举报及调查怀疑贪污的罪行?

  汤显明:2012年1月到5月,廉署共接到1666宗市民举报,比去年同期增加了3%。我认为香港人对公义的诉求是很高的。他们相信做一些事情,是可以达到公义的目的,他们就会去做。固然,不排除有些人是觉得遭遇了不公平的待遇来举报。最典型的是,ICAC建立之初,有人索贿、收保护费。好像当年的驾照,有部分是涉及贪污的行为。有不少的举报,跟个人利益是没有关系的。是因为看到不公平,反映的是香港人的价值观。

  广州日报:市民举报是否为实名举报?怎么保证举报人的信息不外泄?

  汤显明:每年实名举报约占70%,另有30%是匿名举报。ICAC的保密让市民有信心。如果有案件,到了监控的阶段,检举人的安全是很重要的。我们也有保护证人组,里面有特别的安排,可以提供安全保障。

  我不能说38年来没有出现过这种(举报人信息泄露)的情况。虽然这是假定性问题,如果有人觉得保密做得不够,最低限度有两个层面去解决。第一是投诉,可以去投诉委员会调查跟进。第二是可以通过法律程序来索偿。我们不希望出错,但是我们不能做到100%不出错。错的几率是很低的,错的事件也很少。

  38年来我不能绝对说没有出错,如果有这种情况,我们有责任去正视,原则就是,当赔就赔,这种事很少发生。在我印象中,这种事5年来好像也没有过。

  广州日报:处理市民举报有什么程序?

  汤显明:我们的要求是,上一个工作日到现在的工作日,收到的全部贪污举报,要做一个资料报告,每一份资料都要有。这个报告会在下一个工作日开始的时候送到执行处的负责人手上,由他们立刻分门别类处理。

  第一,这些投诉是不是跟贪污有关,第二,有没有足够的材料帮助跟进。首次资料报告的消息来源是不是署名的。如果可以跟进,我们会在尽量短的时间内,再接触,拿多一点资料。同时我们会将案件分给ICAC以内的调查组,他们的组长会把工作分配给一个调查主任或者高级调查主任,称之为个人调查的专案。最要紧的是,一旦立案,没人可以取消这个案子。必须要销案的,我们会交给一个首次贪污举报委员会咨询委员会处理,他们都是独立人士,在做了必要的调查之后,我们才可以销案。通过问问题让他知道我们已经掌握了一些资料。

  广州日报:廉署咖啡很有名,请人喝的是普通咖啡吗?

  汤显明: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其实咖啡都是普通的咖啡。为什么喝咖啡不喝茶,这有历史原因,因为三十年前好流行的一个说法,就是请你喝茶,给你些茶钱。另外当年廉署成立的时候也有外籍人士,喝咖啡也多于喝茶。

  广州日报:请人来喝咖啡,遇到受调查人不愿意讲怎么办?

  汤显明:他们有这个缄默权。调查时可以问任何人我们想要的资料,但是人也是分自愿协助调查,还是被拘捕带回来廉署的。如果一个人不是被拘捕,他可以不来,如果一个人被拘捕,他一定要来廉署,但不一定要说什么。

  我们不会贸贸然地把一个人抓回来,这样是没用的,请一个人回来调查,认为他是涉案的,之前调查员要做很多准备工作,通过问问题让他知道我们已经掌握了一些资料。这会让人觉得我们已经知道那么多了,不讲对他更不利。准备功夫做得够不够,这对侦查时效的影响是很直接的。

  作为一个法律机构,一定要遵循法律的原则。最严重的就是妨碍司法公正,在廉政公署里有没有人胆敢妨碍司法公正。

  广州日报:你曾说过从来不会发生打招呼、递条子一类妨碍调查的情况?

  汤显明:一个执法机构一定要遵守法制的原则。廉署的职责是法定的,如果法律定的事你不做是不能接受的,最严重的是妨碍司法公正。在这栋廉署大楼里看谁够胆妨碍司法公正。递条子的人,我不相信有,也没有见过有。如果你提供协助资料,欢迎。如果你递条子,什么意思,不准这样做。一个执法人在一个法制机构里不能做不许做的事。如有人做这样的事立即查。执行处首长不敢这么做,廉政专员也不敢做这样的事。38年来,这种事发生的情况低于保护证人不力的情况。

  广州日报:廉署只向行政长官负责,现行的构架下怎么保证对行政长官进行调查?

  汤显明:这是关于权力的来源。要向行政长官汇报,在体制上,调查对象可不可以包括行政长官呢。第一,权力的来源是法,不是人。第二,行政长官之所以有廉署向他汇报的地位,是他的身份,不是张先生、王先生、陈先生,不是他个人。第三,不论传媒怎么报道,我们的作风是一贯。我们调查对象,2008年,法律通过,廉署的调查对象可以包括行政长官。

  调查行政长官工作向谁交待呢,有关法律的问题由律政司拿意见,调查进度向委员会做交待。

  广州日报:您对梁振英上任后的信心如何?

  汤显明:我对香港政府的前瞻并不是对一个特别的政府,甚至不单只是政府,我对整个香港的前景有信心。

  以我做过的工作来看,一个很共同的基础,也可以讲是政府和全社会的一个基础——法治的基础。法是规管性最强的,但是法律之下还有制度,还有一些成规。成规、制度、法都可以改,一个固定的运作模式是很要紧的。作为一个政务官员,对于前线的工作我就不会亲自做,我做的主要是统筹的工作,政策是一个大方向,统筹是很重要的。

 

(责任编辑:值班编辑、李海霞)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