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青:中国养老问题可概括为三个事实两个焦虑--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财经频道滚动新闻

常青:中国养老问题可概括为三个事实两个焦虑

2012年06月30日13:02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6月30日消息,2012陆家嘴论坛于6月28-30日在上海举行。慕尼黑再保险公司中国区总经理常青在“专题会场八:保险市场创新与养老保障体制的完善”分论坛上表示,中国目前的养老问题可以概括为“三个事实、两个焦虑”,即人口老龄化事实、养老制度专柜成本的事实、第一支柱独大的事实;两个焦虑即蓝领焦虑和白领焦虑,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切入点是负责任的政府。

  以下是演讲实录:

  谢谢徐教授,大家早上好,非常高兴有这么一个机会,能够参与探讨这个大的话题,养老保障这个话题涉及到很多公共财政方面的议题。今天陈主任在,我们这些商人不算妄议国事。我把我的观点归纳为三个事实、两个焦虑和一个解决的切入点。

  三个事实,我想第一个事实,中国现在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而且在2025—2030年这个阶段有可能步入一种超级老龄化社会,所以我们所担心的养老金问题,应该说更是那个时候的问题。但是未雨绸缪,我想无论是从政府、企业还是个人都要考虑。

  第二个事实是我们国家基本养老制度建立之初应该说确定了所谓DB和DC混合制的做法,然而由于历史负债的原因,依然个人帐户没有做实,应该说有很大一块转轨成本在。在未来如果想进一步改革,或者说解决中国的养老保障制度的问题,这样的一个转轨成本解决,应该说是必须的。

  第三个事实,中国目前第一支柱独大,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依然没能完全起到真正的支柱作用,这也是事实。

  如果谈到两个焦虑,第一是存在蓝领的焦虑,蓝领的焦虑表现在社会的收入相对较低的阶层,对于未来的养老金如何运作,到底有多大的缺口,在这方面是有很多焦虑。这样的焦虑只能通过政府的第一支柱,不断的要把它的运作透明化,向社会有更多信息释放,来解决这样的焦虑。

  同时也存在第二个焦虑。第二个焦虑叫白领的焦虑,应该说是这个社会中高收入阶层。在目前的基本养老制度下面,大家可以想象由于积累养老制度,它的缴费是按照三倍的社平工作作为上限,同时最终是和社会平均工资挂钩的。这样对中高收入阶层最终的替代率非常低,应该说会严重影响这些人退休以后的生活水平。那么这个问题就只能通过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进一步的拓展,来解决这样的问题。

  我想说最后一个解决的切入点,我把它叫做有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加上负责任的企业,再加上负责任的个人,三方努力,协同形成合力,才能解决中国未来的养老保险问题。

  首先说负责任政府,作为政府特别在未来的30年—50年的中国养老制度如何向前走,应该是有一个顶层设计,这个顶层设计不光应该涵盖第一支柱,也应该涵盖在第二和第三支柱当中,政府的地位和政府能做哪些事情。

  如果说到负责任的企业,我们想今天在座的有很多企业的同事们,在企业负责任的角度,站在我的角度有两点,第一点怎么样进一步推动年金制度的设立,这个肯定是一个负责任的企业要考虑的问题。

  同时如果是我们这些做年金或者运作年金的企业,如何进行负责任的投资,考虑到风险负债的匹配问题,考虑到未来的风险问题,那么这个也是作为负责任企业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当然如果说作为像慕尼黑这样国际再保险公司,我们怎么样做一个负责任的企业,我们应该能够为这个市场带来更多的产品,为这个市场产品的创新能够起到支持的作用,同时我们有很多精算人员,在精算服务方面,也应该能为这个市场多做一点事情。

  最后如果说到负责任的个人,我觉得我们每个在座的,除了那些外籍的先生们以外,我们每一个人个人都有对我们未来的养老负责的责任。不要把所有的一切都盯在政府身上。谢谢大家。

(来源:东方网)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