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国际化成共识 各方共话推进路径--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财经频道滚动新闻

人民币国际化成共识 各方共话推进路径

2012年07月02日11:08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国际金融危机改变了世界经济金融秩序,目前,改革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共识。而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二大贸易国和第一大外汇储备国,人民币国际化面临着良好的发展机遇。人民币国际化时机是否成熟?该如何具体推进?推进的障碍有哪些?这些都是“2012陆家嘴论坛上”最为关注的议题,来自中外金融监管部门的官员及专家学者对此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人民币跨境使用渐成气候

  作为人民币国际化的第一步,2009年,中国人民银行正是推出人民跨境贸易结算业务。经过三年的发展,人民币跨境使用已经取得重大进展。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胡晓炼介绍,目前全国所有地区、所有从事进出口贸易的企业,都可以用人民币支付。相关数据显示,今年1——5月,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比去年同期增长超过了70%。在跨境贸易中,在服务贸易项下,人民币的支付使用正在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现在在海关的进出口数据中使用人民币结算的已经占到了7%,在服务贸易的跨境收付中,人民币进行支付结算的大概占15%左右。

  “我们现在可以看到,作为一个货币,人民币的几个主要功能已经开始显现。”胡晓炼表示。比如作为一个国际交易计价货币,现在人民币在很多项目下已经开始计价。在投资项下,用人民币计算投资的金额、损益,以及贸易项下用人民币计算货值也非常多。作为结算支付的货币,也增长得非常快。特别是人民币作为一个投资的货币,现在作用也越来越大了。而这个投资,不仅有企业的投资,在一些国家官方外汇储备里面,人民币也被列入储备货币。这些官方机构在全球的分布很广,既有我们周边的国家、地区,也有像北美的一些地区,甚至也有欧洲的一些发达国家和中东地区。

  国际化存三大障碍

  伴随着人民币跨境使用的推广,人民币国际化正站在新的起点上,有关进一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呼声也渐趋强烈,然而在我国目前的金融管理体制下,人民币国际化还面临一系列障碍。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胡晓炼指出,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发展,最重要的驱动力量就是进一步的改革开放。而其中主要涉及到三个方面的问题:首先是价格杠杆工具要在经济中发挥更大作用的问题,即利率、汇率的进一步市场化改革。二是资本项目的可兑换有序推进。三是金融市场的进一步深化和发展。

  这三个方面的问题也被视为目前人民币国际化的主要障碍。“要成为一种国际货币,需要有一些前提条件,包括资本的完全兑换、流动性的货币和流动性的资本市场。人民币的真正国际化,没有人民币的可兑换是不可行的。”纽约泛欧交易所集团首席运营官拉里·雷波维奇表示。

  雷波维奇指出,要克服这些障碍,就需要中国放松政策,减少由此带来的负面影响。同时,上海还要加强与伦敦、纽约等金融中心的联动,让上海成为整个国际资本市场中的一部分。他认为,人民币的资本项目可兑换是非常复杂,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需要开放对存款和汇率的利率管理,同时让整个市场变得更有机制化。人民币的国际化并不是真空的,需要跟各个要素相互结合。同时,也需要外资的参与。比如说加强债券市场建设,允许更多资本市场的发展。

  “人民币国际化能够帮助中国变得更加国际化,同时在实体经济发展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只有综合考虑这些因素,人民币才能真正发挥作用。当然,人民币国际化以及资本的自由化,肯定会有一些不稳定的因素。国际投资者和借贷者应当允许进入中国市场,因此中国必须进一步开放它的国内市场。”雷波维奇表示。

  改革的步骤

  “既然改革是非常重要的推进力,大家目前争议比较大的是,这里有没有一个合理的、约定的顺序?哪项改革是哪一项的前提条件?或者哪个东西必须在哪项改革之后才可以完成?我们的看法非常明确。”胡晓炼指出,改革一定是一个互相促进、互相作用的过程。哪个改革政策能走得更快,既取决于主观设计,也取决于当时的环境、条件。

  她特别强调,在推进各项改革,包括人民币跨境业务的过程中,重点还是要强调对实体经济的服务功能,现阶段还是要更多回归到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方面。而在风险防范中,要更多关注系统性的风险,要防止对整个体系的冲击,而不是某一项单独的风险。

  对于利率、汇率市场化以及人民币资本项目兑换的路径问题,目前存在较多争议。对此,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此前曾以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的名义撰文详解“三步走”路径。其中,一篇是2月23日发布的论文,题目叫做《加快资本账户开放的条件基本成熟》;第二篇是4月17日发布的论文,题目叫《协调推进利率、汇率改革和资本账户开放》。而在此次“陆家嘴论坛”上,他再次强调了这两篇文章中的观点。

  “三步走”主要是指人民币资本账户开放将分为三个阶段:短期,1-3年内是放松有真实交易背景的直接投资管制,也就是鼓励企业走出去;中期,3-5年内放松有真实贸易背景的商业信贷管制,支持中国的贸易发展;长期,5-10年内,建议在房地产、股票、债券等领域进行一次审慎的开放。

  除了“三步走”路径图之外,盛松成还提出了协调推进的观点。“利率、汇率改革和资本项下开放,我觉得理论上的协调推进观点,甚至于比我第一篇(‘三步走’)更重要。”盛松成表示。他表示,理论界长期以来觉得必须先利率、汇率改革完成以后才能进行资本账户开放。这都是根据国外成熟理论,所谓凯恩斯的利率、汇率评价理论,但这些理论只适应于国外小的国家,并不完全适应于中国当前国情。中国当前的国情恰恰是协调推进,恰恰是两条腿走路。“应该说对外开放、对内改革,完全是两条腿走路,是成熟一项开放一项的关系。”

  他指出,如果等到利率市场化、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完成到位以后,才进行资本账户开放,我们会失去很多的战略机遇期,因为利率、汇率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利率完全市场化和人民币汇率改革成功,可能还需要三年五年更长时间,这三年五年很可能是我们人民币资本账户开放最好的战略机遇期。

  不过也有专家提出了不同的观点,独立经济学家、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谢国忠认为,应该在利率市场化和汇率改革完成后,再开放资本项目,他认为目前是汇率浮动最好的时机,目前中国的外汇储备基本平衡,如果让银行停止买卖美金,让汇率形自己形成价格,波动不会太大,对制造业的影响也不会太大。

  “我们现在的目的是金融安全、金融稳定,避免金融危机,这是我们最重要的考虑。”谢国忠表示。(⊙记者 唐真龙 ○编辑 于勇)

  1234下一页 1234下一页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