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激辩延迟退休:将冲击年轻人就业  应让老人按时退休【2】--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

专家激辩延迟退休:将冲击年轻人就业  应让老人按时退休【2】

2012年07月05日07:59    来源:中央电视台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刘云龙:延迟退休五年 每年能增收节支约200个亿

  (北京工商大学教授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因为目前大家有一个测算,大概用五年作为一个阶段,就是推迟五年退休,从60岁提高到65岁。在目前情况之下,每年大概能够增加缴费约有40个亿;另外一个,因为领养老金要推迟了,所以又能够减少160个亿,总体来讲,这样的一个一进一出大概是200个亿,就是每年能够增收节支大概是200个亿,那么这个200个亿不是特别的理想,不能完全去弥补这个窟窿。

  换一个角度来看,现在我们全国的养老金的地方结余,那么到2011年大概是1.92万亿,实际上你的投资收益提高一个百分点,就是提高1%,那么刚好它也能够达到200个亿左右的收入,也能补了这样一个缺口。从养老金本身的这样一个缺口来讲,实际上目前的人社部要做这样大的一个努力,即使在这个时间点,实际上也是表明他们是对养老金缺口十分的关切。

  为什么上海非常积极?因为上海实际上在30年前就已经进入到老龄化社会了,他们60岁以上老年人超过了10%,压力更大了。以前国内有学者做过测算,如果先把女同志的退休年龄提高,从55岁提高到60岁,用五年的时间,以后再把男同志和女同志的退休年龄同时再提高5岁,就是同时提高65岁。这样的一种结构图,通过一个计量模型来看,基本上能够抵消我们目前面临的压力,但是结果能不能达到这么理想,很难说。

  一项涉及百姓切身利益的政策,推出和落实的最佳时机要如何选择?年轻人就业和老龄化之间该怎样平衡?

  刘戈:延迟退休 我们就不能一刀切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如果从发达国家走过的路来看,现在总体上的趋势是退休年龄往后推,大部分国家都是这样的,日本执行很多年的60岁,从2001年开始也逐渐向65岁推进。法国的萨科齐曾经设定这样一个策略,想把退休年龄延伸,但是现在奥朗德上台了,原来萨科齐的这一套理论就被推翻了。法国历史上曾经有一个变化,原来他最早刚制定这样一个政策的时候是65岁,后来由于社会发展了,大家可以有更长的时间过休闲的生活,所以调低到60岁。现在由于压力,所以萨科齐曾经一度想往高调,但是现在奥朗德上台以后,试图通过一个相对中庸的办法,也就是说如果你对社会的贡献足够大,那么还是60岁退休,其他的人可能需要延长一段的时间,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可能我们就不能一刀切。

  刘云龙:弹性退休制是大势所趋

  (北京工商大学教授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因为这次提出来在讲弹性,把目前国内就业的状况和这样的大势所趋已经有所考虑了。在目前仍然是保持着就业压力的情况下,做这样一项政策的实施,还是面临有一定的困难。就解决养老金目前的缺口来讲,可能有更平稳、更稳定以及冲击更小的一些做法。比方说提高、加强投资的管理,发展其它的如企业年金,未来对于职工的叫职业年金,包括像上海的延迟纳税,每个人都可以,只要是为养老进行储蓄,国家就给你税收等等,实际上是对大家来讲,更多的是体现出一种福利的增进,反而没有目前这种做法冲击那么大。我个人觉得,将来的弹性退休制是大势所趋。在目前的这个时间段,我认为可以先把别的工作做起来,这个工作暂时先做研究,做方案的设计,能够更好地听取各方面的意见来加以推动。

  杨燕绥:延迟退休的做法是适当的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人社部这个说法,先提高领取养老金的年龄,不是直接马上就提高退休年龄,这样可以引导退休年龄逐步提高,这个做法是适当的。而且它的提法是,弹性延迟领取养老金的年龄,所以人们可以选择自己领取养老金的时间,那相关的政策就要做好准备,比如60岁领取养老金是一个领取全额养老金的年龄。如果人们要提前,那么养老金就可以降低,如果推迟,那么养老金就可以提高,比如说增加1个百分点。鼓励一些有条件的人先推迟退休年龄,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社会政策。这样做可以降低社会政策执行的风险,也可以降低参与这个政策的老百姓的损失和风险,这实际上是一个平稳过渡的好方法。

  常凯:应考虑实际情况 采取自愿、弹性的原则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关系研究所所长《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我觉得不能急于求成,可以逐步地往前推,而且对于不同的社会群体,应该用不同的一些政策。特别是对一些官员的退休年龄,公务员的退休年龄应该严格限制。就目前来说,如果想要更多地开发人力资源,尤其是发挥一些专业技术人员的一技之长的话,这部分人延迟退休年龄,相对来说比较容易实施。但是对于工人来讲,必须要都一刀切到65岁退休,特别是一些重体力的工人,就挺不合适的。我觉得像这部分人,应该考虑实际情况,应该采取自愿的原则,弹性的原则,就是愿意延长的,有能力,有条件延长的可以延长,但是希望按时退休的话,应该让他也享有这样一种选择才行。

  刘戈:应让老人按时退休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其实我们之间的这种代继的,隔代的抚养,它就是一个很好的社会保障体系,是一个解决的方案。所以更多地,比如让他按时退休,去享家庭的天伦之乐,这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社会更多地劳动付出,你不能不把那些在家里头带孩子不算社会劳动。

  刘云龙:让养老金增值

  (北京工商大学教授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实际上我们目前的退休年龄是属于养老金改革的第一个层面,叫参数式改革,就包括降低养老金的替代率,推迟退休年龄,以这个为代表的这叫参数式改革;第二,还有一个叫融资方式的改革,就是怎么样有一种方式来为养老金筹资,让它增值。因为我们现在讲的社保,叫现收现付,那么第二制度,第三制度更多的时候基金积累了,就可以投资了;第三个层面就叫结构化改革。

 

相关新闻:
专家观点:

(责任编辑:乔雪峰、聂丛笑)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