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激辩延迟退休:将冲击年轻人就业  应让老人按时退休--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

专家激辩延迟退休:将冲击年轻人就业  应让老人按时退休

2012年07月05日07:59    来源:中央电视台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延迟退休是必然吗?  

专家激辩延迟退休:将冲击年轻人就业 应让老人按时退休(网络配图)

    日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透露,他们将适时地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消息一传出之后,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热议。支持的人认为,延长退休年龄有利于应对老龄化的社会,进一步开发人力资源,特别是充分地发挥高级专业人员等"短缺"群体的作用,增加退休之后的收入,弥补日益增大的养老金的缺口;而质疑者则担忧,这一做法有可能会挤压岗位的供给,进一步的加剧年轻人就业的紧张形势。那么当下的退休年龄政策是不是需要调整呢?到底应该怎样来调整?CCTV2《央视财经评论》播出《你想“延迟退休”吗?》,以下为内容实录:

  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陈伟鸿和特邀评论员北京工商大学教授刘云龙、著名财经评论员刘戈共同评论。

  人社部说退休年龄调整是必然,而有九成网友反对延迟领取养老金,引发各方争议的问题焦点在哪里?退休年龄与养老金多少该划等号吗?

  是否乐意延迟退休年龄?恐怕是近来最为热门的一个话题了。7月2号,重庆一家媒体进行了网络联合调查显示,有九成民众反对退休年龄延至65岁,记者的采访中,不少市民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

  广州市民:现在人压力都挺大,到50岁也工作那么多年了,还要工作5年我觉得挺累的。

  北京市民:我要60退休,会不会我享受退休生活的时间就短了?

  不过,也有市民认为,可以实施弹性退休时间,让不同行业的人自由选择。

  广州市民:我觉得应该根据自己的意愿来决定,有能力的继续做。如果觉得自己应该退休就退。

  这前层浪源于6月上旬人社部在回答网友提问时表示,推迟退休年龄已是一种必然趋势,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6月27号,中国政府网发布,社会保障“十二五”规划纲要,其中明确提出,我国在“十二五”期间,将研究弹性延迟领取养老金年龄的政策。最后,支持也好,反对也罢,围绕退休年龄延迟的大讨论就拉开了大幕。眼下,摆在我国面前的事实是,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经达到1.78亿,占总人口的13.26%,继续沿用上世纪50年代制定的男60岁,女55岁的退休年龄,无疑会让下一代背负上更为沉重的养老压力。

  郑秉文(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提高退休年龄是全世界所有国家,应对老龄化,提高养老金基金支付能力的一个措施,这是全世界的一个措施,并且也是一个惯例。

  虽然延长退休年龄既有利于国家应对人口老龄化,有利于养老保险基金收支平衡,也有观点指出,当前我国就业形势总体仍供大于求,延长退休年龄势必会占据岗位,进一步加剧就业紧张形势,我国未富先老,目前延迟退休不可行。有学者认为,在社会上未达成共识的情况下,不宜草率推迟退休年龄。而退休年龄的界定可以按不同工作性质区分。

  宋儒亮(广东省委党校教授):的确要分不同的职业,而且这个职业一定要跟我们现在客观存在的,像公务员,事业单位,企业单位,一定要跟它们联在一起。也就是让大家知道,你进入不同的体系,你后面所享受的退休福利保障是不一样的,每个分类应该给他们一个下限。

  刘戈:反对延迟退休的声音较多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其实从支持和反对的角度来说,都有自己的道理。网上的意见来看还是反对多。比如在微博上大家发一些牢骚,像机关干部或者是一些脑力劳动者,教授,医生时间长一点没有问题,但是对于普通工人来说,可能在50多岁的时候,你再找工作就没人要了。在这种情况下,本来我可以盼到60岁就领退休金了,到时候我又得多等几年。

  刘云龙:延迟退休最受冲击的就是年轻人

  (北京工商大学教授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简单讲有三大焦点,一个从这个责任来看,主要的责任是养老的责任,一个是政府,实行这个政策以后,政府的负担可能会轻一点了。但对企业而言,因为要多为员工多交五年的养老金,那么它的责任可能大一点。从这个家庭来讲,就有一定的差异了。第二,从管理者和普通劳动者来讲,之间是有一定的分歧和差异的。对于管理者而言,大家可能都比较愿意接受工作的时间更长一点,因为在职的收入比较高。再有因为现在大家接受教育的年龄普遍都在提高,大家接受教育的周期已经非常长。第三,目前主要就是可能会影响到一部分人的就业,最受冲击的可能就是年轻人。

  刘戈:退休的人口蜂拥而至 人口特征造成转轨成本较高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现有的养老制度其实没有形成多少年,就是从97年才开始的,但是退休的人口现在却蜂拥而至。由于我们这样一个人口特征,所以有这样一个时间差,国外也叫转轨成本,也就是说你前面交的人和后面要领钱的这一部分,互相之间不是顺畅连接的,钱没交够,后面的人就开始领了。上海老龄化的结构人口达到了和欧洲相等的水平,所以它的问题就比较突出了。

  这个缺口以后会越来越大,有一个机构画了这样一张图,等于我们按现有方法收取的养老金积累的额,在今后几十年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按照现在缴存的办法。从支出上来说变化非常大,从2013年的将近2万亿,到2033年就会到6万亿,所以这个窟窿会越来越大。当然这可以解决,比如说现在中国人平均寿命大概是72岁。实际寿命达到了74.5,叫做预期寿命,现在我们如果把退休年龄从60岁提高到65岁,那么30%、40%的养老金相对而言可以节省。从算账的角度来说,在一定程度上的确可以解决这样一个窟窿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是不是要这样的一个解决方式,现在大家争论的就是这个。

(责任编辑:乔雪峰、聂丛笑)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