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又出“吴英案”数亿集资血本不归多名官员担保赖责--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财经频道滚动新闻

盐城又出“吴英案”数亿集资血本不归多名官员担保赖责

2012年07月19日10:58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内容提要】“同样是非法集资,浙江吴英被判死缓;盐城顾来就能逍遥法外,仍然是省人大代表”,日前,江苏盐城众多债权人向媒体投诉称,江苏华伦天怡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顾来利用她是省人大代表、全国三八红旗手等光环,以及多名官员的出面担保帮助向社会公众非法募集资金3.7亿之多;可她到期不还,判令不应,直到企业破产却又清算遥遥无期,加上官员对判令“担保担责”不睬且纷纷设法转移财产……300多名血本不归的债权人遂陷入投诉无门、依法无望的绝望边缘……

不良老板 利用光环非法集资数亿竟拒还

顾来(左)是江苏华伦天怡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接近50岁的她有着众多耀眼的光环在头上:江苏省人大代表,全国三八红旗手,江苏省巾帼创业标兵等,至于盐城市级的各种荣誉更是数不胜数。图为她在盐城卫生职业技术学院给大学生演讲励志的报告,“励志才能照亮人生,创业才能改变命运”、“人生必须要有一种追求,有一种精神,心有多宽,眼睛就能看多远,事业就能做多大”的话语成了当地的励志经典语言。

  “顾来的非法集资诈骗的手段与吴英的犯罪手段如出一辙,她利用身上的光环与政府官员协助导致受骗社会公众多达300多人,非法募集资金3.7亿多元人民币”!

  盐城市民王忠、孙建忠对媒体说,顾来是江苏华伦天怡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接近50的她有着众多耀眼的光环在头上:江苏省人大代表,全国三八红旗手,江苏省巾帼创业标兵等,至于盐城市级的各种荣誉更是数不胜数。

  在盐城,顾来就是全市个人创业的成功典型,众多媒体称赞她深沉而优雅,是一个经历大风大浪,谙透世事沧桑的聪慧女人。当时的盐城相关大小会议少不了她的倩影,学校、厂矿报告会主席台她频频亮相,她的“只要你想,并且奋斗,那么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的淡定而从容的话语一时成了经典语录,成了励志名言。

  “宣传上称她从事业单位会计到裁缝店老板,再到千万资产的企业家,她还有那么多的光环,我们能不信任她吗,再加上政府一些不良官员协助她做中间的担保,我们小老百姓一个,没有文化智慧,更谈不上什么识别能力,又想通过她发展自己一下,就不顾一切受骗上当了!”

  市民李旺春、陈海芳,2010年,他们先后借款给她1000多万元,借款时有盐城市经济开发区环保局和综治办的两位领导做担保。

  李旺春在盐城经营一家机械贸易公司,2010年3月,顾来托朋友关系向他借款240万元,约定月息2分,借款期为一个月。李旺春说:“我到她厂里看过的,看到也有几十亩厂房,还有工人在生产,这个东西我看200多万,偿还能力还是有的。”为谨慎起见,李春旺提出借款要有他人担保,于是,顾来找来了盐城市经济发区两位领导,一位是综治办副主任侯庆国,另一位是环保局局长姚亚洲。“我跟他讲得清清楚楚,这个钱你要担保的,你不担保我也不借,你如果担保,到时有这个风险,你要承担责任,他说,这个肯定的,我们都写了承诺书下来。”李旺春说。

  就这样,李春旺将120万块钱打到了江苏华伦天怡服饰有限公司账上,另外一笔120万借款则通过盐城市亭湖区两位领导担保后借出。然而一个月之后,当李春旺如期向对方要钱时,麻烦来了:“我天天去找她,她就是搪塞我们,今天明天的,写了多次保证书给我们,后来结果不了了之。”让李春旺没有想到的是,江苏华伦天怡服饰有限公司此时走在破产边缘,为了挽救企业,公司董事长顾来用同样方式向陈海芳等人借款上千万元。陈海芳说,顾来是她同学,两人关系一直不错,看到对方经营陷入困境,另外借钱也有高额利息回报,才决定出手相助:“她当时说我要发工资,我要进货啊,就这种借口,还有到银行开承兑汇票要钱,还贷款,借给我,马上几天就还给你。可是钱一到她手,就一去不复返了,高达3.7亿集资款都是这样如出一辙地被她骗取的,她也同样‘千年不赖万年不还’。”

  所有还钱的承诺到最后都变成了一场空。

  多名公务员为集资担保却赖责

  “顾来能在盐城不大不小的城市集资数亿巨款,并且顺利得手,一个重大原因就是她在向债权人借钱时,都有当地辖区的政府官员为其担保。”图为当地官员盐城市亭湖区财政局副局长胡跃平、盐城市安监局副局长陈东俊、盐城市经济开发区环保局局长姚亚洲、盐城市亭湖区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李正霞等,他们为顾来非法担保千万元以上的部份证据。

  为了特定的利益,不但有官职的公务人员为顾来的集资担保“趋之若鹜”,一般的政府人员也“不甘寂寞”地尾随而来。图为充当担保人的盐城市劳动保险处吴蓉(右)与顾来亲密合影,照片下面是她与胡跃平于2009年6月24日给顾来借款共同担保的签字(借据一角)。

  “顾来能在盐城不大不小的城市集资数亿巨款,并且顺利得手,一个重大原因就是顾来在向债权人借钱时,都有当地辖区的政府官员为其担保。”

  陈海芳与相关受害债权人对记者说出一串为顾来集资担保的名单:盐城市亭湖区财政局副局长胡跃平,为顾来非法担保千万元之多;盐城市安监局副局长陈东俊,原为盐城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为顾来非法担保也达千万元之多;盐城市经济开发区环保局局长姚亚洲,为顾来非法担保也达千万元以上;郑琼,此人虽然是盐城市国税局外汇分局一名普通员工,但因为其父母均是盐城高官,其父是原盐城市政协副主席,其母是原盐城市航运道路管理处党委书记,所以也敢为顾来非法担保近千万元。另外,还有侯庆国(盐城市经济开发区综治办副主任)、李鹏飞(盐城市地税局稽查局副局长)、高松(盐城市林业局办公室原主任)、李正霞(盐城市亭湖区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李良功(盐城市建设局建设工程招投标办公室主任)。

  “这仅仅是众多政府官员为顾来进行非法担保的一小部分人员。这样的人脉关系,浙江吴英是望尘莫及的。”

  “姚亚洲和侯庆国涉及金额最多”。陈海芳称,他们也到开发区政府去举报,开发区政府让到市公安局和新河派出所报案,他们都实名举报。李旺春说:“后来再打听,一个局长担保几千万了,不是一百万、两百万的事情,他也实话跟我们讲,我也还不起,我说,那你当初为什么要写呢,你不是合伙跟她诈骗吗,你既然没有这个偿还能力,你怎么能担保呢,他说我也没办法,反正这个样子,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2010年下半年,几乎在同一时间,周爱华、郭刚、李春旺等多名受害人将相关多名担保的官员告上法庭,法庭也无一另外的判令这些官员承担赔偿连带责任,而这些官员面对庄严的法庭却也无一另外的使用没有法律依据的脱辞为自己狡辩,辩称自己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面对姚亚洲、侯庆国等人不愿意承担连带偿还责任,受害人李旺春说:“为什么这些局长愿意为这个顾来担保,这个我也不大清楚,我估计里面有什么利益牵连,否则一个局长来说,一个月工资一万,一年也不过十二万,他怎么能担保那么多。”

  陈海英说,公务人员为借债担保本来就是违规行为,不明白为何这么多的公务员乐于为企业和个人借贷担保?“既然担保了就得负起担保的责任,你不能做了好人取得了利益,而让债权人蒙受巨大损失而不负责,这样的公务员不但不守法,而且更是丧失了应有公德!”

  让很多债务人感到气愤的是,替顾来违规担保的政府官员们当起了老赖,不仅不还钱,将他们举报到相关部门也没用,他们照样正常上班,职务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判决“空文”清算无期相关部门只知辩而不为?

  2011年10月11日,华伦天怡公司依据法院公告宣告该公司破产;2011年3月25日召开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时间已过了将近一年半时间,而通告中提出的根据针对“破产财产变价相关方案,将根据进展和广大债权人的意愿适时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至今遥遥无期……

  2011年1月12日,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裁定,华伦天怡公司重组;又于10月11日,宣布该公司破产。当时债权人登记债权的地方、“依法登记”、“依法维权”的标语隐约可见,但紧关的大门上除了法院与公司的公告与通知还“毅然挺立”外,就是已经变了颜色的锈锁铁链;请问面对锈蚀的铁锁,受害债权人如何依法维权?

  

  政府官员违规担保,盐城相关部门多为违规官员辩护;盐城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王惠民说:“这个担保,当时的情况,企业发展需要,人家没办法。”王惠民说,出于好心,也不希望看到企业破产,所以一些党员干部参与了借贷担保;但他也表示根据调查结果肯定要对照党纪来处理。(图为王惠民接受当地电视媒体的采访现场视频截图 )

  

  盐城开发区党委表态,由于担保金额巨大,已经影响到了政府形象,如何处理姚亚洲和侯庆国的行为,还在研究。“现在他们每个月只发多少钱,其它都是扣了以后,工资包括奖金,发的是生活费,那些钱全都法院处理,按法律办。” 而债权人不敢恭维这样的言论,上千万的赔偿靠他的工资来还何时能还上。“他们不吃不喝工资一百年还上,这样的表态滑稽而无德。”

  虽然打赢了官司,钱却一分钱没要回来。

  李旺春向盐都区人民法院起诉,2010年8月和10月,法院两次判决,判令华伦天怡公司十日内付清两笔120万欠款,但超出银行贷款利率四倍以上的高息不予认可,同时要求姚亚洲、侯庆国等人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与些同时,周爱华、郭刚等多名受害人起诉顾来以及担保人还钱的官司也都先后胜诉,可是判决书对于顾来以及担保的官员形如一纸空文。

  2011年1月12日,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裁定,华伦天怡公司重组;10月11日,因华伦天怡公司管理人未按期提出重组计划,法院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宣告该公司破产。直到目前将近一年时间,企业破产清算和相关债务偿还方案还一直没有出台。与2011年3月25日召开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时间已过了将近一年半时间,而通告中提出的根据针对“破产财产变价相关方案,将根据进展和广大债权人的意愿适时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至今遥遥无期……

  李旺春和陈海芳告诉记者,目前华伦天怡公司的厂房、土地等固定资产还有数千万元,但是按照相关规定,这部分资产如果拍卖,必须首先用来支付工人工资以及银行贷款,他们这些个体债权人拿回借款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按照法院判决,这部分债务应该由担保人偿还,实际也不可能。陈海芳称:“我们到开发区去找过政府已经一年多了,他们仍然还在主要的岗位上面任职。”

  为了核实情况,相关媒体记者找到盐城市经济开发区,环保局办公室证实,姚亚洲仍是一把手局长,目前在外招商,不方便接受采访。不知是无意巧合还是有意回避,采访当天,侯庆国也出差了。当记者来到华伦天怡服饰有限公司试图联系董事长顾来。江苏华伦天怡服饰有限公司保安说:“现在人不在,我们也不清楚董事长什么时候在,我们破产以后才接管的。”

  政府官员替企业债务担保,而且担保金额高达数千万元,对于这种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政府部门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盐城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王惠民说:“这个担保,当时的情况,企业发展需要,人家没办法。”王惠民说,江苏华伦天怡服饰有限公司曾经是经济开发区规模最大的一家企业,最多时有职工3000名,可以说为当地经济发展做出过重要贡献。公司董事长顾来也因此获得过省里乃至国家级的众多荣誉。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企业出口订单大幅减少,亏损日益严重,为了挽救企业,公司只好向民间借贷,其中不少是高利贷。出于好心,也不希望看到企业破产,所以一些党员干部参与了借贷担保:“不是不处理,为什么现在还没处理,我们开发区涉及的也就是两个人,其他单位涉及的更多人,对不对,这个事情没有定性。目前,就是整个事情法院还在受理,公安还在侦查,法院受理破产,公安在对顾来进行调查。”

  盐城市经济开发区相关领导告诉记者,目前,姚亚洲和侯庆国都已承认确有此事,两人也表示,担保时是以个人名义没有加盖单位公章,另外担保也没有收取企业好处费。但是由于担保金额巨大,已经影响到了政府形象,究竟如何处理姚亚洲和侯庆国的行为,开发区党委政府还在研究。

  “现在他们每个月只发多少钱,其它都是扣了以后,工资包括奖金,发的是生活费,好像是这样,那些钱全都法院处理,那个按法律办,肯定按法律办。”盐城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王惠民这样说。

  王惠民说,等华伦天怡公司破产重组案法院审理全部结束,公安对借款中是否存在的诈骗行为定性以后,开发区会及时公布对涉案党员干部的处理意见:“肯定会有一个交待的,党员包括干部违规,那肯定要对照党纪来处理。”

  ●编后语

  无独有偶,本网在编辑发稿的同时,正逢盐城深陷“‘新长铁路’向百姓借款1.1亿元16年不还的‘旋涡’”。

  中国法院网2012年5月23日转载了汪蕾的评论文章《政府讲诚信方能取信于民》讲的就是盐城刚刚发生过的“新长铁路”向百姓“借款”1.1亿元16年不还的“故事”,尽管通过媒体披露引发关注后已经于近期启动还款计划,并有可能已经还清,但不可否认,这件事对盐城的政府诚信建设确实广泛产生了恶劣的影响?!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尽管政府官员非法担保不是政府预先能直接干预的行为,但在盐城,却是大量公务人员为私营企业高利借贷的问题不容政府忽视,它同样会损坏政府形象,同样能折射出当地政府监管机制的松懈与民众对官德的疑惑与不信!

  像本案中姚亚洲、侯庆国、陈东俊、胡跃平等官员他们担保的数额不是几十万、上百万,而是上千万,他们这样积极为私营企业主借贷担保真的仅仅是义务帮助?他们与集资数亿之多的顾来之间是亲戚朋友,还是带有其他功利色彩的关系,世人不得而知,但有一条是肯定的,他们共同制造的“盐城吴英案”,其社会危害巨大是有目共睹,不容抵赖!

  2011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下发《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 促进经济发展维护社会稳定的通知》专门发出规范公务员参与民间借贷行为的司法建议。规范公务员参与民间借贷活动成为当前社会关注的热点焦点问题,成为完善惩防体系建设、加强反腐倡廉工作的一项紧迫而重要的任务。《通知》建议:规范公务员参与民间借贷活动,坚决打击公务员以营利为目的进行的高利放贷或担保活动,对于违反党纪国法的行为,要依照有关政策、法律从严惩处。

  另外,《党员干部纪律处分条例》明确规定:“违反有关规定为他人提供担保的,追究主要责任者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责任,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也就是说,如果姚亚洲、侯庆国的反映属实,担保确实是出于为辖区企业考虑,也没有收受贿赂,纪检监察部门会参照《党员干部纪律处分条例》给予处分并要服从法律的判决。如果调查发现,担保行为中存在诈骗或者贿赂行为,那么涉案干部可能面临更为严厉的法律后果。

  本网将继续关注!

0

(来源:中国经济网)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