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平均千名老人仅拥有养老机构17张床位【2】--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财经频道滚动新闻

中国平均千名老人仅拥有养老机构17张床位【2】

2012年07月27日06:41    来源:经济参考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机构养老“短板”多

  面对急速增长的老年人群,我国养老机构正在经受着床位偏紧、服务内容单一、运营效益低、护理人员短缺等“短板”的制约。不少干部群众认为,应通过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减免税费、给予补贴、提供免费职业培训等措施,来吸引民间资本“入市”,带动机构养老进入良性发展轨道。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表示,入住养老院的一些老人不仅需要一般的护理,还需要一些特殊照料。然而我国大部分养老机构没有与医疗机构建立合作机制,没有专业的医护人员。同时,养老机构的服务人员缺乏专业护理培训,多数服务人员只能做一些端茶、送饭、洗衣、做卫生等简单服务,不能满足老年人的心理和生理需求。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不少民营养老机构保本经营甚至负债累累,只能在低收费标准、低工资标准、低服务条件的“三低”状态下维持度日,靠自身积累根本无力再改善现有条件、扩大规模。

  不少养老机构负责人向记者反映,现在护工难招,因为老人24小时都要陪护,特别是对不能自理老人要喂饭、翻身、帮助大小便,这样的活一般人干不了。另外,护理人员多为“40”“50”人员、下岗失业人员,且大多只有小学、初中文化水平,年龄偏大、学历偏低、技能结构偏低等现象普遍存在。

  一些专家认为,我国机构养老未来应走“民资为主、政府托底”路子。山东省老年学学会理事张学强认为,以政府投资为主体兴建养老机构有三大弊端:首先,我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需兴建大量养老机构,投资巨大难以负担;其次,需由中央和地方供养大量工作人员,进一步加大财政负担;再次,由于不以盈利为目的,公办养老机构可能服务质量、运行效率等方面均较低。西北大学中国老龄事业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韩养民也认为,政府兴建的公办养老机构更多要发挥“托底”功能,以收养“三无”、“五保”、低收入和失能老年人等民营养老机构不愿收养的老人为主,让这些最弱势的老人也能安度年。(完)

  “居家养老”是重要出路

  “公办养老院一床难求”“全国老年人口过亿”、“未来养老压力大增”,成为眼下社会热点话题。《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实际上,近年来我国一些地方探索多元化养老新模式,已取得不小成效;面对老年人口的急剧增长,人们普遍认为,“居家养老”模式在政府的推动下将成为我国的主要养老方式,是破解养老难题的重要出路,但需完善体系、增强服务功能。

  政府补贴“上门服务”

  “如果身体不舒服,就按一下‘红按钮’,不到5分钟,应急队员就来帮忙了。”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昆都仑区青年路18号街坊的77岁空巢老人邓桂兰,指着桌上“12349”便民服务热线电话说。

  “便民服务热线网络平台存有每位老人的全部个人资料、病史记录、子女和亲戚电话等信息。”昆都仑区民政局副局长张文秀告诉记者,局里已为1000多名空巢老人安装了这样的电话机。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济南、铁岭、银川、西安、南宁等城市也为不少空巢老人安装了类似的“爱心门铃”、“电子保姆”等紧急呼救设备,一些老人感慨地称其为“救命电话”。

  近几年,我国许多地方政府针对居家养老的空巢老人,设计和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服务。其中,内蒙古、山东、宁夏、陕西等地,根据独居空巢老人自我料理能力较差的现实,相继推出“政府补贴服务”居家养老新模式。

  “‘服务券’可给我解决了大问题。”包头市昆都仑区81岁的宋淑珍老人说,她四五年没收拾的厨房,今年春节前只用了10元“服务券”便被服务人员清理得干干净净。原来,去年10月始,当地政府实行居家养老服务补助政策,每月为70岁以上“三无”、高龄和特殊群体老人按人均60元的标准发放养老服务券,持券老人可随时电话呼叫社区服务中心,进行医疗康复护理、陪医配药、洗衣做饭等各种“消费”。而服务者都是无业困难人员,他们在为老人服务的同时,也可以解决自己无经济来源的问题。

  采访中,许多基层干部和居民认为,我国老年人基数庞大,靠机构养老容不下,“政府补贴”性的“居家养老”方式,整合了餐饮、医疗、商业、家政、服务等公共资源,可为空巢老人提供“量体裁衣”式的服务,既减轻了子女的负担,也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还节省了城市建设空间,将成为我国未来的主要养老方式,也是破解养老难题的重要出路。

  市场运作“社区消费”

  调查表明,受传统思想和老人“恋家”情结,以及养老机构床位紧张等影响,我国绝大多数老人不愿去养老院。其中,宁夏老龄委对3128名老年人的调查显示,92.6%的人愿意选择居家养老,有些省份的这个比例甚至高达98%。

  “养老机构不愿去,居家养老服务又没有全面铺开,尤其眼下的‘四二一’家庭结构,今后的养老压力确实非常大。”济南市槐荫区老龄办主任邵华斌说“多途径探索就地养老方式就显得十分必要。”为此,槐荫区推行了“新型社区居家养老机构”模式———以小区为轴心,由个人投资,利用出租房在小区建立中、小型养老机构,为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医疗保健、精神慰藉等内容为一体的综合服务。

  “这样,老年人可以足不出区就近养老,子女可以就近看望。”邵华斌说,这一模式的核心是社区资源+养老机构资源+社会资源,目前槐荫区已试行了两家具有这些功能的老年连锁公寓,深得老人们的好评。

  “公寓化养老将是居家养老模式的有力补充。”内蒙古清水河县民政局局长杨德明说,某企业在县里建设的老年公寓尚未封顶,就有许多人抢着预订。他估计,将来会有很大一部分工薪阶层职工,把自己的老人送进老年公寓“这个市场潜力很大”。

  “为‘三无’、鳏寡和困难家庭的老人提供免费服务和补贴是必须的,但对所有居家老人,政府不可能大包大揽。”采访中,许多基层干部说,我国最终还得靠发展养老产业、培育老年服务市场,引导有经济能力的老年人自费购买服务,才能既满足多数老年人居家养老的意愿,又使养老服务业良性发展。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