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价跌跌不休 榆林煤炭堆积如山煤老板风光不再--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

煤价跌跌不休 榆林煤炭堆积如山煤老板风光不再

杜光利

2012年08月02日07:40    来源:时代周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上半年,榆林市煤炭库存量达到1000万吨。榆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对外发布的数据显示,6月,榆林原煤平均价格每吨400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50元,价格下跌尚未探底。

  陕西榆林神府煤田。榆林是世界七大煤田之一,煤炭产业对于榆林乃至陕西来说意义重大。

  本报记者 杜光利 发自陕西榆林

  7月27日,陕北榆林遭受了一次罕见的暴雨袭击,让神木县几处矿区价值数十亿元的“黑金”也正裸露在风险中:堆积如山的煤炭像黑色巨人一般屹立在风雨中,若暴雨持续,这些“黑金”面临着被洪水冲走的危险;而随着雨水的浸入煤堆内部氧气的增加,煤堆自燃的风险亦随之提高。

  对于榆林来说,有个称呼最特别:中国科威特。全市一半以上的土地中含有煤炭资源,煤炭资源探明储量占全国已探明储量的12%,是世界七大煤田之一。这个与鄂尔多斯一样因煤炭而暴富的西部城市,近年来以一种蓬勃向上的生长力量,实现了经济的跨越式发展,目前,人均GDP已突破1万美元,城市亦一派繁荣景象。

  但目前或许不是榆林的最好日子。和全国一样,受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的影响,煤炭作为工业“粮食”,市场需求整体不足,价格暴跌。统计显示,榆林原煤价格较去年同期每吨下降约200元,上半年全市煤炭库存量1000万吨,导致煤炭生产企业普遍开工不足,部分企业出现亏损。这对于榆林市以煤为主的产业结构来说,其受到的冲击力度、影响程度在一定意义上超过了上一轮金融危机。

  7月25日,榆林市召开2012年上半年经济运行分析会,商讨如何应对这次经济波动,当地政府提前预判,主动作为并及时出台了电价补贴、贷款贴息等一系列干预政策,力求确保榆林市经济稳增长。

  煤炭业寒潮

  守在堆积如山的煤炭旁,40多岁的曹怀林一筹莫展。两个月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煤场一步从兴盛坠入凋敝,他不禁有一种被抛弃的绝望。

  3年前,神木县锦界镇人曹怀林在当地开办了一家中等规模的煤场。从矿上买来煤炭,分拣后变成粉煤、三八块等八种类型,出售给用户,就是曹怀林每日的营生了。好在每月收入可观,曹怀林的日子过得很有盼头。

  在曹怀林的煤场周围,还分布着很多家煤场和洗煤厂,连同附近六七家煤矿,短短几年里,这里形成一个因煤而生的新兴城镇。从神木县的大柳塔、孙家岔镇、店塔镇,一直到位于陕西省最北端的府谷县,到处都是这种“黑金”催生出来的繁华城镇。

  “榆林的兴盛,是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的。”对于榆林的兴盛过程,曹怀林记忆犹新。从2003年起,每吨50元的煤价开始迅猛上涨,最高时达到每吨800多元,一个煤矿的价值也从三四百万飙升到四五亿元。大批文化程度不高的人,一夜之间成为坐拥亿万资产的煤老板,城市的上空,搭起无数的脚手架,一栋栋高楼呼啦啦地生长出来。与此同时,一大批采用先进技术的能源转化项目,也纷纷落地。

  如果不是煤价的逆转下行,也许这种繁荣的景象将会继续在榆林上演。

  直到今年5月,榆林煤炭的产运销依然平稳如常。尽管从一个月前来榆林调研煤炭运行形势的鄂尔多斯政府工作人员口中得知,鄂尔多斯的煤滞销、部分煤矿停产,但榆林不少煤炭行业的从业人员还是较为乐观:因为榆林煤炭发热量高,以煤质取胜,就凭这一点,即使有什么波动,榆林的煤炭也不会轻易被波及。

  6月,事情开始起变化。榆林的煤炭运销一改此前数年供不应求的局面,供求关系出现逆转,上门采购的客户一夜之间消失殆尽,210国道上,间或有运煤车驶过,曾经的煤车“长龙”已成往事,冷寂的煤场里也不再有欢声笑语。

  榆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7月份发布的榆林市工业经济运行监测月报显示,上半年,榆林市煤炭库存量达到1000万吨。

  “现在,榆林所有的地方都是煤场,煤运不出去,运煤列车到秦皇岛港后卸不下来煤,煤装到船上走不了,火车、轮船、港口、电厂都是煤场了。”榆林市能源局一位专家向时代周报描述煤炭积压现状,秦皇岛是榆林煤炭的主要中转港,目前因存煤压港,已被要求暂停煤炭进港。

  截至7月19日,秦皇岛港煤炭堆场库存仍为约850万吨,堆场部分煤炭已出现自燃现象。此前,该港口堆场库存最高点时曾有946万吨,而其最大堆存量上限为1042.5万吨。

  煤老板风光不再。在榆林这个因煤而兴的地级市,一切似乎都在贬值。曾有“黑金”之誉的煤炭资源,成为一堆堆让人犯愁的滞销商品;而昔日兴旺红火的煤矿,如今门庭冷落;去年价值30多万元的运煤车,如今只能卖16万元;长途运费,也降至每吨80至90元。当地人戏言:“啥都不值钱了,连人也贬值了。”

  中小煤矿的日子尤其难过,大煤矿的情形也好不了多少。据榆林市有关分析人员现场调查,即便是神华集团在榆林的分支机构—神华神东煤炭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发运量已由去年同期24列/日降至4列/日。时代周报记者走访得知,陕西煤业化工集团在榆林的煤炭铁路发运量,也由年初的5列/日降至2.5列/日。

  “煤价一路下跌,几乎每隔五六天就掉一次价,每次都掉20至30元。”曹怀林说。他的煤场积压了4000多吨的煤炭,按市价,他已经赔了200多万元。但他的处境还不是最糟糕的,“有的大洗煤厂存煤有6万吨,他们赔得更惨。”

  榆林市能源局运销计划科一负责人分析,榆林主要以电煤为主,煤质好,有竞争优势,长期以来的卖方市场使得榆林煤老板对市场形势变化的反应显得有些迟缓。

  榆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对外发布的数据显示,6月,榆林原煤平均价格每吨400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50元,价格下跌尚未探底。

  7月底,榆林市有关专家实地调研后称,榆林原煤价格较去年同期每吨下降200元,有的地方降了300元。目前,在神木、府谷县,5500大卡的粉煤每吨价格降至280元,块煤每吨不到400元,煤价仍持续走低。

煤炭库存新闻:
煤价新闻:
(责任编辑:值班编辑、李海霞)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