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省区市缴获假药2亿片 假性药成本1毛售价上百【2】--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

31省区市缴获假药2亿片 假性药成本1毛售价上百【2】

邢世伟

2012年08月06日08:26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假性药泛滥:成本一毛 售价上百

  含有西地那非成分的药品或导致心梗、心脏休克甚至猝死;多省加工假药“地下工厂”被端

  7月29日,广州市公安局花都区分局经侦大队的办公桌上,摆放着十余种、几十盒性药,印着裸露男女片的包装盒和说明书,药物功能之强大表露无遗。

  这是广东警方7月25日查扣的假性药。从名称直白露骨的国产性药,到铺满外文的“万艾可”、“西力士”等外来品,一应俱全。

  按照广东警方统计,此次集中行动共查扣涉案假“伟哥”144万粒、假保健品5000多瓶、假保健胶囊500多万粒。

  几百倍的暴利

  陈冠英是犯罪嫌疑人之一,一同被抓的还有她的两个胞妹。陈氏三姐妹各自在广州成人市场开有“档口”(商铺),被警方认定为销售假性药的窝点。

  假性药并不被允许摆上展柜,这些药物超出了器具档口的经营范围。在市场管理方的频繁检查中,从未发现陈氏三姐妹的这桩地下生意,直到她们被警方带走。

  陈冠英自称,她从一名浙江人手中买入成板的假“万艾可”、“西力士”,一板4片,批发价六七毛钱。

  之后,陈冠英花钱买包装盒和说明书,一套0.18元。陈冠英说,买包装盒没有让她费什么力气,市场里不时有人发名片,一些不景气的印刷厂承揽印刷生意,假药盒、说明书是名片上主要业务。

  经包装之后,陈冠英手中的假“伟哥”、“西力士”,再以1.6元左右卖出。客户有很多是外国人。警方发现,陈冠英的假性药业务还涉及出口。

  一名参与此案的广东民警称,按他们之前破获此类案件的经验,“伟哥”等品牌的假冒性药,许多走海关“出口”到欧美、中东、非洲等地区。

  该民警介绍,一粒成本一、两毛钱的假“伟哥”,到了下一级批发商手中,从一两元钱变成五六元,再下级批发商便可加价到20元。最终,这些假药进入各地城乡接合部的不法小药店或性保健品店。

  “比贩卖毒品还要暴利,风险却小得多。”该民警称,假性药的最终每片售价在90多元到100多元不等,利润超出成本几百倍。

  在市场上,陈氏三姐妹各个档口的器具生意看上去并不景气,但她们有人有几套产,有人住别墅、开豪车。

  神秘的“小甘”

  陈冠英说,突然有一天,她接到一陌生电话。对方问她,是否愿卖这种性药,她便开始做假性药生意。她从未见过供货者,只知道供货者是一个年轻小伙儿,叫“小甘”。

  “小甘”真名叫甘海秋,33岁,他是陈氏三姐妹的上线供货者。8月1日,记者在浙江天台县看守所见到甘海秋。

  甘海秋说,他做过几年服装厂烫衣工,2007年踏入制售假性药这一行。“我(原)女朋友的哥哥打电话让我过去帮忙,一个月1800元。”甘海秋说,在这个生产假“伟哥”的地下工厂里,他干了4年,从未见到任何执法人员查过。

  见这一行能赚钱且“环境宽松”,甘海秋准备单干。他说,工作时,他悄悄记下一个“西地那非”原材料销售者的电话,后来成为他的材料供应者,进货两三次,但从未谋面。对方反侦察意识很强,频繁更换电话号码和发货地址。

  甘海秋还记下一些成品的销售客户——陈冠英和易强。他说,陈冠英那时已在销售假性药。后来,陈冠英、易强成为他三个客户之一。陈冠英占供货量的40%,最多时一天要一两万板。

  据浙江警方调查,2010年12月,与甘海秋合伙的还有3个人,他们将第一个地下假性药厂设在天台县白鹤镇,在城郊接合部一幢一两百平米的民房里。

  甘海秋说,地下药厂投资在50万左右,他们四人均摊。合伙人中,一个是他女友的另一个哥哥,一个是他曾工作过的假药厂工友。他们分工明确,他负责进货和销售。

  甘海秋说,他女友的哥哥管技术。这名能掌握他人生死的“技术总监”对做药技术懂得并不多,略懂机器维修,衡量标准是比小甘多懂一些。

  “三四个工人,一个月平均干十来天,能生产16万板,一年大约200万板。”甘海秋说,每板4片,以六毛或六毛五的价格批发给陈冠英,他的获利空间为40%至50%。

  据浙江警方调查,甘海秋在天台县的地下药厂,在一年零四个月,共生产1600万粒假“伟哥”,涉案金额市值16亿元。到警方收网时,查扣的假“伟哥”为45万粒。

  甘海秋说,他每年获利30万元左右。最初,生产假药时,他认为“生产的是保健品,不是药,不违法”,他自称曾服用过自产假“伟哥”,好像“吃不死人”。不过,他也知道早晚会出问题,“不想干了”。

(责任编辑:彭亮、乔雪峰)
相关专题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