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被害人家属称不会向周克华索赔--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

长沙被害人家属称不会向周克华索赔

2012年08月17日08:06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14日,系列持枪抢劫案嫌犯周克华被警方击毙,其母陈世珍获悉此消息后,次日提出希望看看儿子。14日下午晚些时候,周克华母亲陈世珍通过电视得知儿子被击毙后,情绪低落,偷偷抹泪,但是没有放声痛哭。

周克华家已经被拉上警戒线,警方不允许记者采访。

  14日,系列持枪抢劫案嫌犯周克华被警方击毙,其母陈世珍获悉此消息后,次日提出希望看看儿子。警方回应,在适当的时候,肯定会送她去给周克华收尸。

  目前,警方正在审讯周克华的女友张贵英。据了解,张贵英系四川宜宾人,今年20岁,曾在13日晚与周克华通话。据知情者称,其账户名下有周抢来的20万元。

  14日下午晚些时候,周克华母亲陈世珍通过电视得知儿子被击毙后,情绪低落,偷偷抹泪,但是没有放声痛哭。有知情人士说,陈世珍念念有词地自责:“你是解脱了,可害了这么多人!这么多家庭。小时太惯你,打工干什么也不说,我不管你做什么,我是管不了,你自己要管住啊!”

  据了解,陈世珍还提出想去看看周克华的尸体。警方回应,在适当的时候,肯定会送她去给周克华收尸。

  陈世珍平时都是跟随便衣民警一起在外吃饭,或者由民警送餐食回来,但是14日晚陈世珍没有什么胃口,吃不下饭。当晚,她自己煮的稀饭,还有肉末炒豇豆。

  邻居们说,15日一早起来就没有注意到有陈世珍的身影,“敲门也没有人回应,我们想是不是被带走了。他(周克华)在外面当祸害,害苦他人也害苦了自家人。”邻居们说,铁路涵洞是通往周克华老家的必经之路,大家夏天都在这里乘凉。确定周是凶手后,大伙担心他闯回家,不敢去乘凉。现在周克华被击毙了,大伙可以安心地乘凉了。

  关于案情

  曾向女友账户存入20万

  对周克华女友的审讯工作现在仍在进行。警方透露,13日晚,周克华跟他的女友通话,说10日没搞到什么钱(此前媒体披露的抢劫数额为25万元,实际为7万元),准备在14日“再干一次大的”。

  据了解,周的女友叫张贵英,四川宜宾人,今年20岁。15日,记者获悉,早年由于家庭问题,周克华离了婚,但他还是经常给前妻和儿子送抚养费。

  在1月份南京作案回到重庆后不久,周克华在洗头房里认识了年仅20岁的张贵英。周成了小张的常客,而且出手大方,每次给小张的“零花钱”高达1000元。不久两人便确定了情人关系。周克华以为找到了红颜知己,迫不及待地向小张透露自己历次“壮举”。

  记者获悉,周在南京劫杀司机抢走的20万元,也存到了张贵英的账户里。

  曾通知女友旁观其作案

  8月10日前,周克华谋划再干一票,为了显摆自己高超的作案手法,周克华提前告知小女友作案时间和地点,欢迎女友前去“观摩”。但由于作案时间较早,小张“职业原因”又喜欢睡懒觉,没赶得及去案发现场。

  事后,周将劫得的钱交给小张。小张质问,“新闻里说你抢了一大笔钱(25万),你怎么只给我几万(7万)?”

  警方后来发现,为了和小女友保持联络,从来不使用手机的周克华特地备置了手机。此前,周克华都是买电话卡去电话亭给家人打电话。正是这部手机,帮助警方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到了周克华。

  曾向前妻指出埋枪地点

  除了小女友,周的前妻也卷入该案。2009年3月19日,周克华在重庆市高新区某部队营房,蒙面持枪袭击了一名哨兵,并抢走了半自动步枪一支。

  据知情人士透露,周克华有“恋枪癖”,对军事方面的内容十分感兴趣,《轻武器》是他喜爱的书之一。此外,周随身带着好几把短枪,十分爱惜。

  2009年3月19日,周在重庆作案抢到步枪后,回到家在前妻面前显摆。后来,周和前妻坐公交车路过重庆的一座山时,说“我把枪埋那座山上了。”

  据了解,警方去山上仔细搜索过,但是一无所获。

  探访

  女友父亲没听说过周克华

  15日,记者来到距宜宾李端镇10多公里的张贵英家。一套一楼镶了白色瓷砖的农家房,墙角堆放着一大堆砖。堂屋里有几把简单的椅子、几个凳子和两张桌子,就再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

  张贵英的父亲张强一提到女儿,就一副心酸的表情。女儿从小很懂事,学习也很好。不幸的是,初三时患上癫痫病,从此学习越来越差,初中毕业后只得辍学。后来,女儿到广州打了一年工,因病情加重,只得回家医治。

  “张贵英回家后,家人想尽一切办法为她治病,但效果不佳。她在宜宾找了份贴瓶子标签的工作。”张强说,女儿在宜宾租房子住,不常回家。今年端午节,女儿提出要去重庆治病,带走了她治病的资料和化验单。“昨天以前,我们都不知道女儿出事了,直到警方找上门问话才得知了女儿的情况。”

  张强说,14日当地派出所有人来家里,他得知女儿与一个穷凶极恶的歹徒有瓜葛,被警方控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张强夫妇说,办案民警拿出了周的照片,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他,也没听女儿说过。母亲王霞说,女儿每隔几天会给家里打电话,最近已经10多天没有打。

  15日,记者在张贵英家发现一箱精美的艺术照。据其父母介绍,这是女儿端午节之前拍摄的。这些艺术照制作精美,按市面上影楼的价格近万元。

  女友租住房屋偏僻隐蔽

  15日,记者找到了位于重庆高滩岩的出租屋,一片高高低低、灰白色的老旧建筑,格局有些混乱,没有门牌号。张贵英就住在巷子最深处的一栋楼房,二楼。破旧的楼梯,动静稍大一点,灰尘就会扑面而来。

  20平方米的2居室每月只要250-300元。

  这里出租屋的特点是易藏匿:一、这个片区较偏僻,不起眼,几乎每栋房子都长得差不多,内里巷道路窄且多,多掩体;二、租房者多为临时租户,租金按月交,流动性强,不容易被发现。易逃离:出租屋刚好位于“8·10”劫案案发地和周逃离地点的中轴上,毗邻主路,有多条岔道,易逃脱。

  “不敢相信,那个姑娘看起来好老实。”房东侯老五说,这个姑娘不到1.6米,偏瘦,皮肤白眼睛大,嘴唇有些厚,挺清秀。她自我介绍是附近新桥医院的护士。“护士好啊,工作安稳,不会欠房租。”老侯心想,这姑娘没啥社会经验,怕是刚大学毕业,所以没戒心,就签约了。

  关于赔偿补偿

  普通受害人补偿难争取

  按国家相关规定,牺牲的警察和哨兵,其家属会得到一定形式的补偿。比如南京“1·6”案件中的受害人,因为是帮助公司去银行取款,属于“职务行为”,可算作“工亡”,其家属得到了受害人公司给予的补偿金。但对于部分受害人家属,什么都没有。

  长沙“12·4”案

  被害人郭某家人:不会向周克华索赔

  案情:2009年12月4日,郭某(男)前往长沙芙蓉南路新姚路口农业银行取款,遭周克华开枪抢劫,郭某头部中弹当场死亡,携带的4.5万元现金被抢。

  回访:“赔偿,根本不可能。周克华家那么穷,我们跟谁要钱去?就算要了钱来,有什么用?我们不指望。”郭某的遗孀朱娟(化名)得知周被击毙后,嚎啕大哭。对于是否会向周克华的家属主张民事索赔,朱娟当即否定。“因为郭某是在非工作时间取自己的钱,不属于工亡,单位只能给予他们象征性的救助基金。”郭某的同事说。

  长沙“10·14”案

  被害人李某儿子:多次索要获3万元补助

  案情:2009年10月14日,长沙南郊公园发生一起枪击杀人案,周克华持枪将李某杀死后潜逃。李某为湖南浏阳官渡人,当时身中6枪。由于李某只是普通农民,没有在银行取款,有网友猜测,周克华可能只是为了“练枪”。

  回访:李某的儿子李阳初说,父亲意外离去,爷爷一病不起,“我父亲和爷爷的丧事是一起办的。”

  因李阳初家境比较拮据,2011年4月份,在多次向政府部门反映上访后,政府部门出面协调,这才给予了李某家人共计3万元的补助。此次周被击毙,李阳初从电视上看到周家也很穷,“就算去了,能不能要到都是个问题。”

(责任编辑:乔雪峰、聂丛笑)
相关专题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