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我们如何养老:脆弱的空巢老无所依--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财经频道滚动新闻

明天我们如何养老:脆弱的空巢老无所依

2012年08月21日16:53    来源:新闻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明天我们如何养老?这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问题。古话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可以说,无论什么年代,养老都是人人关注的话题。今天,当中国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二的时候,养老难题仍然困扰着许多人。那么,在当下经济社会的急剧变化中,老年人和他们的家庭都面临着哪些烦恼?怎么让每个人都能拥有一个幸福祥和的晚年?

  空巢的日子太难熬

  老人马洪娥,她双手紧握扶手、一步一顿,每上一个台阶都显得很艰难。马奶奶今年78岁了,一生无儿无女,和她相依为命的老伴在七年前也过世了。一间二十平米左右的房间,是奶奶的家。马奶奶告诉记者,家具都是街坊给送的。她没家具。坐的床是给的,沙发是街坊给的,橱柜也是朋友给的,电扇是街道送来的。正值三伏天,马奶奶的家里非常闷热,可最近腿疼又发作了,即使再热她也不敢打开电风扇吹风,为了缓解疼痛,她腿上还穿着厚厚的秋裤。马奶奶说,她穿的是秋裤。怕腿疼再犯了,这一犯疼得厉害。走也疼,躺着也疼。下雨疼得更厉害。

  在一个月前,马奶奶发觉自己的腿越来越疼,一开始她怕麻烦别人一直扛着,后来实在扛不住,才让街坊和居委会把她送到医院进行了检查。马奶奶说,片子拍了好几个,不要钱的。照出来后看坐骨神经。经过检查,马奶奶的腿疼是因为坐骨神经病变引起的,照理说应该住院进行治疗,但马奶奶是一位孤寡老人,每个月所有的收入就是政府给的不到600元的最低生活保障,根本没有能力支付住院检查和理疗的费用,最终医院只给奶奶注射了几次止疼针剂缓解了症状。这次简单的治疗几乎花掉了马奶奶所有的积蓄。

  马奶奶告诉记者,这次病了一场乱七八糟花了一千多了,太贵了。钱都是她慢慢攒下来的,一个月能剩200块钱。每月600元钱还要节省出200元看病、吃药,日子过得很拮据,她的邻居们告诉我们,奶奶腿不疼可以出门的时候,买菜总是在早市上措堆买最便宜的,只要看到空的饮料瓶就捡回来。自从腿疼发作之后,她不能像以往那样出去遛弯、买菜、打牌,只能一个人呆在家里。腿不疼的时候哪儿都有去。腿疼就走不了。不能出门,没人可以说话,唯一可以给马奶奶解闷的就是这个电视机。马奶奶告诉记者,电视是她去年买的,没有电视她一个人闷得慌。朋友劝她,就花900元买了一个,钱还是朋友给垫的,到现在还差200块钱还完,一点点的还,要是不生病就都还上了。

  最近一个多月,马奶奶几乎没有下过楼,所幸的是,自从知道奶奶腿疼、行动不方便,街道办每天会让老年餐桌给奶奶免费送来一份午餐。这个份饭的配菜有荤有素,奶奶吃得很香,但是马奶奶挑出了许多咬不动的菜,她的牙齿已经掉光了,只能用牙床将食物慢慢的磨碎。马奶奶告诉记者,镶牙得一千多,两千多。自己70多岁了,按他干吗,还活能几年。这份饭马奶奶吃了不到一半就不吃了,她把剩下的饭放进了冰箱。这是她今天的晚餐。

  她在北京没有亲人,河北老家的亲戚也早已经失散,几十年来她就是和老伴相依为命。在马奶奶家的这个电视柜上,有个用报纸包裹的相框,包着老伴的遗照。马奶奶说,遗像是她去年遮的。因为白天看着晚上看。光白天看见一说正看的,等晚上再看见我还睡觉不睡觉了。马奶奶还说,就老伴对她好。干什么活他都不让去。马奶奶以前没有正式的工作,老伴去世后,她失去了维持生活的经济来源,最近两年马奶奶感觉自己身体越来越不好了。

  在跟马奶奶更深的接触中,我们才了解到,奶奶也打听过养老院的费用,但最低的费用也在1000元左右,这样的数额她根本负担不起。马奶奶说,我也不愿意想,也不愿意提。马奶奶的状况谁看了都会揪心,她也是许多空巢老人生活境况的缩影。也许,正因为常年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生活,老奶奶的性格已经变得有些孤僻。对于现状、对于未来,她无可奈何,也很灰心,不想做任何努力,似乎只能听天由命。

  如何救助成政府难题

  根据民政部的数据,目前我国城乡空巢家庭超过50%,部分大中城市达到70%;2010年,全国65岁以上 “空巢老人”有4150万人,到“十二五”期末将超过5100万人,占老年人口的近1/4。

  有专家预测,伴随着人口出生率降低,未来我国空巢老人的群体只会有增无减。他们除了需要面对虚弱多病的身体、并不宽裕的收入,还不得不忍受失去亲人的痛苦、常年的孤独寂寞。空巢老人们如何承受生理和心理上的多重压力?他们的晚年如何度过?

  其实,不仅在中国,世界各国都存在许多空巢老人。独守枯灯、晚景凄凉,几乎成了空巢老人的集体写照。而且,他们中间很多人还不得不面对身体差、收入低带来的困境。

  在香港,目前已经有将近200家由政府补贴的护老院,遍布香港岛、九龙、新界。和私立的养老院不同,香港的公立养老院主要接受收入低、生活困难的老人,政府会按时向护老院支付老人所有费用。同时,对护老院的床位密度、伙食标准、卫生条件、急救措施、通风防火等都要严格的要求。

  负责人告诉记者,政府现在批综缓,批给老人家,一个普通的老人家,一个月是4680元。

  除了给护老院的老人们进行经济援助,面对香港社会人口老龄化的趋势,香港政府还通过各项措施,为老人们提供了各种社会服务及福利, 65岁左右,能自如走动的老人,一般能申请到每个月4000元补助,而需要全护理的老人可以得到每个月7000多元补助,其中包括尿布费,奶粉费等等。据统计,香港政府已直接或间接为超过75%的长者提供了资助。

  银发浪潮到来,不仅对个人、家庭提出了挑战,也给社会经济结构带来了一场变局,驱动经济增长的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全社会养老成本不断上升。

  我们国家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老年人口超过1亿的国家,并且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正在以每年超过3%的速度递增。预计到2015年,全国老年人口将达到2.21亿,2020年达到2.43亿,几乎每五个人中就有一位老年人。而根据目前空巢老人占老年人口的比例,18年后每二十位中国人中就有一位空巢老人。空巢老人距离我们并不遥远,他们的今天也许就是我们的明天,善待他们也就是善待我们的未来。

(来源:新闻晚报)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