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焦虑症五大类型 中产为房养老子女教育焦虑--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财经频道滚动新闻

理财焦虑症五大类型 中产为房养老子女教育焦虑

2012年08月25日15:19    来源:羊城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你有理财焦虑症吗?

  当今社会,有钱没钱都焦虑,理财焦虑症正在全面蔓延

  “我地呢班打工仔一生一世为钱币做奴隶”,多年前许冠杰的一首《打工仔》唱出了众多打工一族的心声,那时候,只有普通人会为钱发愁。然而时光飞逝,现在的社会,人们普遍的愿望就是理财能够跑赢CPI。但是,要实现这个愿望并不轻松。物价上涨、股市下跌,连公募基金,也大多缩水。银行等各种机构花样百出的理财产品很多人看不懂之余,其暗藏的风险也不容小觑。

  长期负利率背景下,不论有钱人还是蚁族们,都常常感到不积累财富就会不安,害怕当需要花钱的时候没钱会很痛苦。羊城晚报记者连日来展开系列调查发现,上至千万富翁,下至初入社会的90后们,都在思虑如何积累财富、将财产保值、担忧财富蒸发,理财焦虑全面蔓延。有心理学专家认为,当这种负面情绪状态蔓延至全社会,就已超越心理学范畴,成为难以回避的社会问题。

  理财焦虑症五大类型

  心理学对“焦虑”的解释是人的自我实现需要得不到满足时,产生的不适且无法指出不适原因的一种典型症状。而理财焦虑症是指对经济发展的高低波动、投资理财市场的风险收益过分担心、忧虑而产生的一种心理焦虑症状。

  理财焦虑症一般有五种类型:

  无休止型理财焦虑———总是感觉财富不够,担忧财富缩水,没有安全感。仿佛积累财富就是一个跳舞机,一旦踏上,就会身不由己地拼命跳舞,停不下来。

  中年危机型理财焦虑———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工作压力,虽然积累了一定的财富,但是由于担忧医疗、养老、子女教育等问题,不得不每天都思考如何将财产保值增值。

  强迫症型理财焦虑———强迫自己“关注和体验理财”。就像现在有电视遥控强迫症、手机强迫症一样,有的人每天都要关注理财信息,生怕错失了一次赚钱良机。这类人主要受理财成功人士的故事影响,但又不得要领,往往听到理财就兴奋。

  阵发性理财焦虑———有时觉得没必要理财,有时觉得理财非常重要。这类人有理财焦虑,但是由于生活压力不大,或者可以选择逃避,所以对于理财的焦虑时而严重时而轻微。

  创业型理财焦虑———刚刚出来工作或者投身一项新的事业,方方面面都需要钱,这时候对于理财的焦虑其实主要来源于工作方面。挣得少开销大,总觉得钱不够用,希望找到生财的捷径。

  心理专家建议:

  焦虑并不是一件坏事,关键是不要过度。适度的焦虑有着可以鞭策人们积极向前的意义,而解决这种理财焦虑,要主观想办法消除让人们出现理财焦虑的焦虑源。其实,理财成功之道在于学习,应该摸准理财脉搏,进行战略性的规划,将良好的结果作为目标。

  

  千万资产以上的富人

  为巨款日益缩水焦虑

  我们看着有钱人很光鲜,住的是望江大豪宅,开的是名车,殊不知他们兜里揣着因贬值而日益缩水的巨款,在选择投资渠道时亦是辗转反侧,犹豫不决。在记者采访的多位千万级有钱人中,九成以上的人表现有理财焦虑症状。

  1号主角:A先生 年收入:约100万元 职业:设计师

  每周买1000元彩票

  A先生夫妻俩都是设计师,在广州打拼已有10年,拥有3套房产,年收入100万元左右,但却表示“没找到合适的投资渠道,很着急”。A先生没有进行股票、房产等投资,也没有把钱放在银行里,原因是自己不熟悉上述行业,也不了解相关的专业知识,怕受蒙骗。

  可是面对纸币贬值的趋势,A先生认为必须要令资产保值,于是只能选择自己较为熟悉的艺术品投资等方向,他花费100多万元购买红木、20多万元到西藏购买唐卡,最近还花了近10万元购买奥运玉玺。

  另外,最让人惊讶的是A先生坚持每周花1000元买彩票,多年来他最多一次中了1.5万元。也许是中彩的随机性比较大,不需过多的专业分析,A先生才选择这种简单快捷的投资方式,给自己一个期待,缓解理财焦虑的压力。

  2号主角:B先生 年收入:100万—200万元 职业:某外企公司华南区总监

  只相信买楼

  B先生现年50多岁,工作繁忙,所以他只为自己选择了一种投资方式:买房。屈指一算,B先生在国内和加拿大投资的房产有近十处,国内包括广州、合肥、南京、珠海等地。

  但是,随着限购令出台,B先生的投资方式就被卡死了,他此时才后悔自己的理财投资过于单一。虽说如今有股票、基金等各种投资渠道可供选择,但无奈B先生是坚决不碰,“我本人就是专业人士,我认为这些投资都不靠谱。”而且,B先生工作太忙也没有时间、精力去研究其他行业的投资规律和投资技巧。

  没有了最省心的投资房产的渠道,B先生焦虑极了,手里的资金无处投放。现在他一见到能谈得来的专业人士就会咨询如何投资理财。毕竟看着大量的纸币贬值是件痛苦的事。

  3号主角:C先生 年收入:不详,已有3000万元家产 职业:专业炒股人

  赚够9000万就停手

  C先生如今已有3000万元家产,以炒股为主,其投资宣言是“赚够9000万”。

  C先生细细分析了必须有9000万元的原因,其中3000万元为固定资产,另3000万元作为日后看病养老用的钱,剩下的3000万元用作生活消费和吃喝玩乐等享受。作为已坐拥3000万元资产的富人,C先生现在还在努力工作,日常开销也比较节俭,因为他认为自己的财富目标还远没有实现,要考虑日后种种生活问题,现时必须不断奋斗。

  总结:在采访中,记者发现有钱人的理财焦虑往往分为两类:一是懂些投资理财知识的,他们担心的是投资上的判断是否正确,在高风险下能否保持高收益;二是不熟悉投资理财行业的,这部分人由于不生活在此圈子中,对理财专家和理财业务产生巨大的质疑,不敢把资产投资在股票、基金、银行理财产品等领域。如此一来,一部分有钱人会选择与自己熟悉的专业相挂钩的领域进行投资,也有一部分人希望努力成为专业投资圈子里的一员。

  

  100万—500万资产的中产

  为房贷养老子女教育焦虑

  身家在100万—500万元之间的中产阶层在广州有不少,这群人的焦虑来源多而复杂,而且最让记者惊讶的是百分百被采访的中产们都感到或多或少的理财焦虑。他们往往表现为一年365天,日复一日疲于奔命地赚钱:为买房或是还房贷,为退休后的医疗费用,为子女高昂的教育费用,为一日三餐上涨的物价,也为应酬各种关系……“唉,很累,想退休,但是手里的钱肯定还远远不够。”多位被采访者如此感叹。

  4号主角:D女士 年收入:几十万元 职业:退休医生

  为儿子,退休后打两三份工

  D女士和丈夫都是已经退休的医生,育有一子,在广州有5套房子,其中两套自住,另外三套出租,收入可观。但令记者感到意外的是,两夫妻在退休后竟然坚持“炒更”(继续工作),由于老医生给人的印象是经验丰富,所以比较容易找到工作,如今两夫妻都同时打两三份工,一周安排得满满的,连周末也不休息,比退休之前更忙。人们不是常说,年轻时打拼,退休后就好好享受晚年生活吗?D女士说:“炒更赚钱有两个原因。一是认为钱不够保障晚年生活,二是要为下一代着想。”

  原来D女士唯一的儿子是开网店做生意的,老人家认为这样的工作不稳定不踏实,所以要为儿子甚至是孙子存下一笔钱。D女士的目标是手头上有1000万元的现金,她表示自己钱包里的现金从来不会超过1000元,凡是超出的就拿去投资。她认为专业理财机构的利息总比银行的利息高,所以她会选择股票、基金、银行理财产品。

  5号主角:F女士 年收入:几十万元 职业:教师

  夹心层,很无奈

  F女士和丈夫都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很早就开始筹划买房,犹豫不决之际遇上楼价高涨,加上当时没能接受贷款买房的观念,导致前几年才下定决心购置了一处物业。F女士一直表示后悔:“当时就是心存侥幸楼价会涨,怎知最后还是买在了峰顶。我同事也买在同一个小区里,早我一年便宜我一半的价钱,我的是一间洋房,他的是一套别墅。”

  F女士表示身边的人或多或少都有理财焦虑:“钱不是多得可以没有顾虑地生活,又不是少得要靠社会救助,这样的夹心层焦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F女士认为还房贷和高物价是她面临的最大忧虑。她很苦恼没有适合的投资渠道,股票风险大不敢盲目地跟着玩,而放在银行又等于贬值。她现在还有投资少量股票,不过亏大于赚,另外还有一些基金,不过只有微利。

  总结:记者在采访这些中产阶层时,感觉他们其实是受到国家各种投资政策影响较其他阶层更大的一族,他们是处于上层和下层之间的夹心层,一方面虽然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但在短期内无法攀上上层,即使会“钱生钱”,但他们的资金基数又哪里及得上有钱人?另一方面他们已经过上生活质量不错的日子,很难接受生活水平下滑的预期,所以只有选择努力工作,否则一旦松懈,就有可能掉到下层。因此很多中产阶层感到财富能保值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记者 孙晶 实习生 刘玮盈

(来源:羊城晚报)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