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购车指标叫价15万 中签难催生暗道--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财经频道滚动新闻

北京购车指标叫价15万 中签难催生暗道

2012年08月29日14:33    来源:北京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北京购车摇号。资料图

  购车摇号中签难催生“暗道” 记者暗访北京汽车市场发现———

  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办公室近日发布信息显示,第20期个人小客车指标申请共有超过105万个有效编码,是北京市首次超百万人竞逐购车指标,是历次摇号中新增申请人数最多的一次。

  由于中签未用个人小客车配置指标有2326个,它们重回摇号池,使得本月26日的个人购车指标数量增至19926个。由于申请人数不断增加,本月中签编码相比上月“缩水”114个,导致摇号中签概率仅为1∶52.8,创下历史新低。很多人于是感叹,“摇号中签比中彩还难”。而伴随着中签率越来越低,很多人便打起了摇号之外的“主意”。

  暗道一

  最低15万 自称一个月内办车牌

  “你是说总是摇不到号,想买购车指标?”昨天下午,在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一位李姓经理在听说了记者的来意之后表示,“倒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现在价格都水涨船高了,不知你能不能接受?最低15万,一个月之内车牌就能办下来。”

  “如果你不放心,我们也可以和你签合同。”对于记者提出的如何办理,他很神秘地说,“我们也是通过各种关系,具体的就不告诉你了。反正我们有摇中的指标,能改成你的个人信息,很靠谱,每个月都能办三四个呢。”见记者还在迟疑,李姓经理补充说道,“前几天参加摇号的人已经突破百万了,要想摇上指标,除非你运气好,否则可能10年、20年都够呛。”

  “根据北京市的相关规定,摇号指标是不得转让和买卖的,因此这种买卖购车指标的合同,即使签了也是违法的。”对此,汽车业内法律专家冒晓光表示,从法律上讲,这种买卖行为根本就是无效的,因此给双方当事人尤其是买方带来了很大风险,由此引发的诈骗案件也屡见不鲜。

  暗道二

  3万到4万“买”备案指标?

  “我们这里可不卖指标,也不会用以租代售这样的方式卖车。”对于记者提出的“想看看有没有其他方法可以获得指标,并在这家4S店买车”的问题,亚运村车市一家4S店的工作人员这样表示。但是当记者转身走到店外的时候,一个自称姓王的小伙子追上来说,“你是想买车又没有指标吧?我建议你先花三四万元买个备案指标,等中签了再过户,这样又省钱又没有风险。这些备案车就是在限购前给突击备案的那些车,也有一些大的经销商,把闲置车卖了或者报废取得的更新指标,这些车都可以提供以租代售的服务。”

  “车主虽然是别人,但是你也不用担心,车主会把身份证原件给你,还会和你签署协议,保险单也可以写你的名字。”这位工作人员介绍说,“等你什么时候中签了,再过户到你自己名下,他们还可以把原来给你用的指标出点钱回购,再出售给其他人。”

  对此,冒晓光表示,“租牌”其实就是变相的“背车”,无论是作为“出借身份证的背车方”,还是作为购车人的一方,都在承担巨大的法律风险。“汽车与不动产一样,采取的是登记公示制度,也就是说,车辆登记在谁的名下,从法律上谁就享有车主权利并履行车主义务。‘背车方’一旦要将车辆出售给第三方,或者‘背车方’对外负有债务,那么该车的使用权就发生变化,租车人的权益无法得到任何保障。同样,如果租车人在使用过程中出现交通事故或肇事逃逸,‘背车人’就要负担相关责任了。”

  暗道三

  全家总动员 富余指标租给4S店

  如果仅仅是说“全家总动员”,可能还不够准确,为了能够提高中签概率,很多人是全家、亲朋、好友、同学……全部上阵,目的只有一个,早点摇上那个“要命”的指标。杨杨就是这个大军中的一员,幸运的是,在用上亲友团的身份证后,她只参加了两期就先后摇中了两个指标。除了考虑自己买一辆车外,多余的指标因为超过6个月就会作废,加上朋友们的劝说,她也有了租给4S店的想法。杨杨的想法很简单,“摇到一个号多不容易啊,又有使用期限,我自己用不了,怎么就不能租给其他人使用啊?”

  杨杨不愿意透露是否把指标租给了4S店。但是,根据记者了解的情况,只要你在4S店里买车,指标的问题就基本不是“问题”了。通常,店里会提供租牌服务,每个月的价格在500元至1000元。如果你买的车型相对豪华,租牌的价格则可以商量。至于这些车牌的来源,工作人员说,一部分是公司的工作人员参加摇号获得的指标,一部分则是那些摇到了号但是并不买车而租给4S店的。对此,冒晓光表示,正是由于很多人采取全家总动员的方式参与摇号,也导致了中签率的进一步下降。“摇到号又不买车,这种浪费配额的现象不仅侵害了真正需要购车的人的权益,同时也在客观上使一些有‘富裕’指标的人通过违法手段进行获利。”

  暗道四

  虚假诉讼 先签协议再打官司

  “虚假诉讼获取指标这种方式已经被堵死了。”昨天,冒晓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所谓的虚假诉讼,就是说你要买车但是没指标,我有指标,我买了车后和你签一个欠款协议,再去做公证,然后由法院判决,把我买的车判给你,你也能自动获得指标。“但是后期这种走法院判决获取购车指标的案子比较多了,北京市的相关部门就出台了一个政策,要求即便是走判决也须有购车指标,这条虚假诉讼获取指标的路就被堵死了。”

  冒晓光表示,摇号获取购车指标以运气作为评判基础,从理论上来看还是比较公平的,但由于我们当下所处的社会背景,也就催生了一些车市的乱象。因为这么多人去分享这么少的资源,有着巨大的寻租空间,就一定会催生出各种牟利渠道。

  新闻追踪

  拍卖、摇号能否彻底解决拥堵

  除了北京之外,上海和广州在限制购车方面也实行了相应的措施。

  上海早在1994年就实行了车牌拍卖政策,并一直沿用至今。上海市政府按月发放一定数额的汽车牌照,消费者通过拍卖的方式获得。目前,上海牌照已经拍出6万元的高价。

  广州于8月27日举行了首次中小客车购车摇号。这次共有5640个新号出炉,有5万多个个人和单位通过了申请,中签率接近6比1,相对北京的53比1来说,广州的中签率已经很高了。同时,与北京、上海都不同的是,在进行购车摇号后,广州中小汽车车牌竞标于昨天上午在网上进行,此次竞价的车牌指标一万元起拍,凡是摇号没中的或者等不及摇号的人,都可以通过这个渠道再试试运气。截至昨天下午,首次广州车牌拍卖结束,个人车牌首拍均价22822元。

  北辰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中心副总经理颜景辉表示,要想从根本上解决城市拥堵问题,还得通过市场手段,增加用车成本,像香港、日本一样提高停车费、油费等抑制私家车的增加,同时大力发展公共交通。

  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贾新光表示,是否可以参考类似房地产调控的方法,以家庭为单位购车,第一辆车不受限、第二辆车摇号、第三辆车拍卖。号牌本来不是资源,现在因为人为的政策让号牌成了稀缺资源,这在某种层面也激发了通过非正常途径获取号牌资源的乱象。

  ■本栏文/本报记者 陈筱红

(来源:北京青年报)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