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价上涨触发经济问题 G20须加强合作稳定价格--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财经频道滚动新闻

粮价上涨触发经济问题 G20须加强合作稳定价格

2012年08月30日14:01    来源:半月谈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世界粮价持续性波动或成常态

  国际粮农组织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7月份食品价格指数达到了231,较前一个月上涨了6%,这是食品价格指数在连续3个月回落后出现的首次大幅上涨。专家认为,目前粮食价格高企的原因比较复杂。国际粮价持续性波动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可能成为国际粮食市场的常态。

  进入8月末,欧洲已经进入粮食收获的最后时节。德国粮食协会相关数据显示,德国今年粮食收成较去年相比略有上升。据预测,德国今年小麦产量将达2250万吨,黑麦产量也将达到340万吨。但即便如此,德国粮食价格仍创下了25年来的历史新高。德国小麦和黑麦的收购价已经上涨至50欧元/吨,与去年同期相比,涨幅高达25%至35%。对于德国食品生产行业来讲,其原材料支出则增长了4亿欧元,这一成本增加必然会传导至最终产品的价格。

  专家认为,本轮粮食价格上涨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将会远大于发达国家。例如,统计数据显示,德国普通居民用于基础粮食产品的消费,仅占其可支配收入的10%左右,本次粮食价格的上涨对欧洲居民的生活将不会带来过大影响。但在很多发展中国家,基础粮食产品开支占到了其居民收入的50%至80%。

  专家分析认为,美国罕见的旱情显然是粮食价格出现剧烈波动的直接原因。但国际粮食市场在今后一段时间将呈现出更为复杂的发展趋势。专家认为,目前国际粮食市场的全球化趋势不断增强。此前人们一直普遍持有一种观点,认为粮食市场的全球化与金融市场的全球化一样,会增强市场对价格的调节,有助于维持市场的稳定。市场的全球化水平越高,市场就愈加稳定。但从目前全球所面临的粮食危机来看,粮食储备的全球化也使国际粮食市场更为敏感,某几个国家的粮食歉收将会严重影响国际市场,导致全球性的粮食价格波动。因此,专家认为,当前有必要提高全球的粮食储备,建立更为广泛和坚实的缓冲储备,以便更好地应对不断上涨的粮食价格,防止出现全球范围的粮食危机。

  目前,粮食市场的结构性问题导致很多国家面临两难境地。一方面,粮价上涨对于农民的收入来说将是一大利好,但与此同时,过高的粮价对普通消费者的食品开支则带来了相对较大压力。这一现象在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人均占有耕地面积较小的国家更为明显。这些国家的政府需要投入更多资金用于补贴食品价格,以防因食品价格过高导致社会层面的不稳定因素增多。

  针对国际粮食市场的投机因素,专家指出,当前国际粮食市场的投机因素仍处在可控范围之内。但据相关报道,德国和奥地利等欧洲国家的金融机构已经迫于压力,逐步开始撤出粮食市场的投资。奥地利国民银行已经撤出了在粮食市场的投资,而奥地利其他几家大型银行也表示,目前没有在该领域的投资。德国的相关金融机构表示,将会对本机构的相关投资产品进行调整。(经济日报/记者谢飞)

  粮价上涨困扰经济复苏

  G20近日专门召开会议讨论应对粮价上涨,以避免2008年粮食危机重现。

  此次对于粮食危机的担忧始于美国几十年一遇的干旱天气和减产预期,其演化的结果很可能会对正在进行时的经济复苏制造不小的麻烦。

  事实上,如今的粮食危机的表现形式已不再是粮食短缺、大面积饥荒,而是因其“非粮属性”,尤其是工业属性和金融属性而与实体经济和宏观经济密切相关。

  在全球大宗商品贸易市场上,粮食往往不像铁矿石、煤炭等产品那样被看作是经济增长的“风向标”。一般而言,工业品更多的考虑需求以及宏观经济形势,农产品主要考虑天气和供给状况。

  从粮食最基本的属性(被食用)来看,当前的粮食供给情况并不足以触发危机。虽然美国、俄罗斯、乌克兰等多个粮食主产国发生自然灾害,联合国粮农组织对全年粮食总产量的预估值仍然创历史新高,作为主食之一的大米供应量充足,小麦和粗粮的可供出口量充足。

  然而,随着粮食的工业属性和金融属性日益增强,上述分析框架变得片面,工业需求和资本需求正成为引发粮价波动的重要因素。人们还清楚地记得,2008年能源危机、粮食危机和金融危机并发的情形,粮食危机已经和宏观经济紧密地裹挟在一起。

  工业需求的大头是粮食被用来生产生物乙醇和柴油,生物燃料产量的扩张被普遍认为是2007年至2008年粮价暴涨的重要原因。如今美国玉米总产量的40%以上用于生产生物乙醇,生物乙醇在美国已经拥有庞大的产业链,关乎大量的就业人口,甚至关乎美国在新一轮以新能源为核心的工业革命中能否占据经济制高点。

  尽管联合国粮农组织、G20等国际组织呼吁美国限制生物乙醇的生产,但在经济不景气之时,经济政策要在工业需求和食用需求之间做出权衡并非易事。

  同时,近年来农业在全球范围内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掀起投资热潮,资金之水大量流入农产品市场,导致大宗农产品价格相对于工业品时常逆势上涨。

  2008年之后,全球为应对金融危机而实行宽松的货币供给,当时就有学者指出通胀的货币基础已经存在,只是还没有诱发因素,而潜在的诱发因素正是食品或能源价格的大幅上涨。近期关于美联储推出QE3的预期再度升温,这无异于是向飙升的粮价“火上浇油”,再次引发人们对全球通胀的担忧。

  对于中国来说,通胀很大程度上是输入性的,国际粮价上涨主要通过进口渠道和期货市场传导到中国,这对于7月份粮油价格的影响已经初步显现。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认为,粮食进口超过10%,对于国内经济长期稳定发展、乃至对世界经济格局的影响值得关注。

  与此同时,随着9、10月份的到来,粮食的下游产品如食用油和肉类等都进入传统的消费旺季,物价上涨无疑将会面临更大的压力。经济下行、通胀上行,这将使得全球经济复苏之路变得更为波谲云诡。(经济参考报/白田田)

  G20须加强合作稳定粮价

  8月27日,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达席尔瓦在法国《世界报》网站刊登的专访中表示,每个国家都应建立粮食基本储备,以满足在一周甚至一个月内应对农产品价格飙升的需求,确保粮食安全。他还呼吁20国集团(G20)必须共同合作应对食品价格上涨的危机。

  有分析人士指出,最近这波粮食价格上涨,正值全球经济放缓以及欧元区深陷债务危机时期,几乎全球各地的失业率都出现上升,所以粮食价格上涨变得特别敏感,消费者担忧情绪也逐渐加重。

  对此,达席尔瓦表示,目前农产品价格高企是由于美国遭遇罕见干旱灾害,导致玉米价格飙升,从而带动其他农产品价格上涨。这与2007年至2008年“粮食危机”时的情形“完全不同”。当年,亚洲地区粮食需求迅猛增长是导致世界粮食危机的主因。据粮农组织估算,2/3受到粮食危机威胁的人口主食是大米,而目前全球大米价格和库存均相对稳定。

  与此同时,达席尔瓦指出,如今国际社会有更多办法应对粮食危机。20国集团去年倡导建立的农业市场信息体系不但加强了农产品交易市场的透明度,还加强了主要粮食生产国和进口国之间的协调,避免了有可能导致农产品价格进一步上涨的单边措施。

  “我们需要全球合力采取措施,我相信G20能负起这个责任。”达席尔瓦表示,之所以呼吁G20合作,是因为85%至95%的农作物比如小麦、玉米是由G20国家生产,这些国家可以很好地稳定粮食价格。

  而目前法国、美国以及担任20国集团轮值主席国的墨西哥正在讨论是否启动农业市场信息体系快速反应论坛。

  据悉,农业市场信息体系2011年6月由G20倡导成立,为全球主要粮食作物(小麦、玉米、大米和大豆)提供市场短期公开展望信息。这一体系可召集参与国高官启动快速反应论坛,为各国讨论、研究和协调粮食安全共同对策提供高端平台。法国目前担任农业信息市场体系及其快速反应论坛轮值主席,而美国将从今年10月2日起担任这一机制的轮值主席。8月27日,法美墨三国还举行了电视电话会议,但会议内容和结果均未对外透露。

  对于美国用农产品发展生物燃料的争议,达席尔瓦表示,发展生物燃料政策并非错误,但不应将大量粮食作物用来发展生物燃料,发展生物燃料不应该成为粮食安全问题的最大威胁。在目前粮食供应紧张的情况下,粮农组织建议有关国家不应再用玉米或油料作物来生产生物燃料。(国际金融报/记者 王丽颖)

  

(来源:半月谈)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