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性价比”成为就业新考量--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

收入“性价比”成为就业新考量

2012年09月04日10:22    来源:工人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房价最高的上海,一年平均工资只能买到2.2平方米的住房;北京工资水平仅比银川高14%,但房价和消费水平却相差数倍。纪先生还发现,公司二线城市的职工爱考公务员,而北京、上海等地则鲜有因此跳槽者。

  日前,一招聘会上的标语显示了当前大学生择业地选择上的矛盾。安心 摄

  日前,网友根据国家统计部门发布的数字,将全国部分直辖市和省会城市的2011年城镇非私营职工年平均工资“排排队”,在上榜的26个城市中,广州以57473元名列榜首,名列“榜眼”和“探花”的分别是北京和南京,杭州和上海位列第四、五名。

  按照就业逐利性,榜单理当是大学生就业热门城市的排行榜。然而,据记者了解,当前许多年轻人并不把工资水平作为选择就业地的唯一标准。在这张排行榜上的26个城市中,平均工资最高城市的仅为最低的1.68倍,但房价等其他生活消费水平却差数倍之多。

  今年毕业季进入尾声,记者观察,工资、房价、生活水平、发展空间组成的综合收入“性价比”成为青年人择业的新标准,选择工资相对合适但生活成本不高的城市就业正成为潮流。

  房价最高的上海,一年平均工资只能买到2.2平方米的住房;北京工资水平仅比银川高14%,但房价和消费水平却相差数倍。

  一线城市“买张床”,二线城市可“买卫生间”

  “不是说一线城市就不好,也不是说二线城市就一定好,收入‘性价比’最高才是最合适的。”会计师李瑞如是对记者说。李瑞目前在北京郊区顺义的一家商贸物流公司工作,她发现这里的工资水平与北京市区相差并不大,各方面的社会保障标准全市也基本相同。顺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市区有的文娱场所,餐饮名店这里大多都有。但这里的房价只有市区的一半不到,且不堵车,从家里坐几站公交就可以到公司,菜价也比市区便宜许多,生活和工作状态也比市区“宁静”。

  “在这里落户也比市区相对容易,我的孩子以后也有北京户口,可以在这里参加高考,北京市区居民的福利基本都能享受到。进城也不过一个半小时左右。”李瑞已经在顺义贷款买了房子,她坦言,自己在市区工作的同学们,一个月的工资基本都用来支付高昂的房租,所剩无几,更不要说存钱买房了。

  据统计,8月上半月北京市一手房成交均价为20713元每平方米,而上海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为23517元每平方米,天津8月30日新建商品房成交均价为11579元每平方米。若以当地城镇非私营职工一年平均工资来计算,在房价最高的上海,一年平均工资只能买到2.2平方米的住房,在北京可以买到2.7平方米,而在天津则可以买到3.64平方米,但到了中西部省份,以兰州为例,则可以买到5.18平方米,而到了地县级城市,这个比例则更高。同样挣得当地的平均工资,在沿海一线城市一年只能买到“一张床”,在二线城市往往可以买到“一个卫生间”。

  李瑞刚到北京时曾惊讶地发现,同样一个岗位,北京的工资和省会城市或者地级市的工资相差不过两三成,甚至几乎没多少差别,但是自己的开支却可以相差数倍之多。北京的城镇非私营单位职工平均工资为56061元,而西部城市银川则为49098元,北京的工资水平仅比银川高14%,但房价和消费水平却相差数倍之多。

  而在地方省份,省会城市的工资也并不比全省水平高太多,以安徽省为例,全省的城镇非私营单位职工工资为40640元,而省会合肥则为45442元,省会工资仅比全省平均水平高11%,但省会城市的房价和房租,却比地县级城市高出远不止11%。

  整个企业系统各地的工资标准几乎是一样的。但是同是楼下的一碗牛肉面,北京暴涨到如今的28元,而地方仅11元。

  二线城市隐形福利好,一线城市连幼儿园都“伤不起”

  在一家大型企业集团北京总部做计算机工程师的王宏斌给记者看了自己的工资条,应发数额为3800多元,拿到手的2600元,加上年底的少许年终奖和过节补贴,一年不过4万多元收入。但是,他所就职的整个企业系统,各地的工资标准几乎是一样的。“各地的房价物价却是天壤之别,这份工资在外地可能就是高收入,在北京却是低收入。”而地方下属企业因为从事实体经营,现金流更为充裕,职工奖金也就更高。

  据记者了解,这在不少集团性企业是常见情况。

  “我是工程师,有学历有职称,每天加班加点,在北京到手才不到3000元,下面厂子的普通工人,有的能拿到七八千元,人家当地房价不过四五千元/平方米。”王宏斌觉得很委屈。

  而在北京,工作成本更高,王宏斌告诉记者,自己经常要加班加点赶着写程序,晚上九十点下班是经常的事儿,这时候公交很少,地铁也停运了,只能打黑车回家。“出租车都不愿意去郊区。”但打黑车的费用却无法报销得自己掏腰包。

  午餐也是一项居高不下的开支,楼下面馆一碗牛肉面的价格,从两年前的12元,暴涨到如今的28元,但有一次他去地方出差,中午和地方的同事去楼下吃饭,发现同样一碗面的价格竟然只需11元,“肉还比总部楼下的多”。

  更让王宏斌倍感“不公”的是,同为一个系统,地方企业的职工在宿舍、医疗、子女就学方面的隐形福利远远好于北京总部,这也为地方职工省去了大笔开支。“比如说地方的子公司很多都解决宿舍,还帮着小孩上幼儿园,在北京,这是不可能想象的事情。”王宏斌每次从小区旁边的幼儿园经过,脑袋就大了“一圈”,“一个月4000多元还限名额。”他说。

  “现在我考虑去地方企业挂职。”王宏斌如此打算着。

  买房首付款在一线城市遥不可及的时候,二线城市干了几年就存够了。以后还打算再买下一套房子,休闲下来可靠房租生活。

  一线城市难圆“房奴梦”,二线城市却可摆脱工资“奴隶命”

  几乎差别不大的工资标准,不同城市,却意味着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

  在一家大型商贸企业从事人力资源工作的纪先生告诉记者,公司实行地方和总部“双向挂职”的试验,刚开始,地方职工争着来总部挂职,总部职工不愿意去地方挂职,但过了一年,这个现象就彻底颠倒过来了。因为全系统工资水平是一样的,所以去哪儿挂职并无区别。来京挂职的只能挤在总部提供的小招待所里,舍不得吃舍不得用,而地方住宿宽松,且日常报销的额度也比总部宽松,出门就能上班,更省却了挤车之苦。结果,地方职工对去总部挂职噤若寒蝉,而总部的小年轻们,却都对去地方挂职趋之若鹜。

  挂职倒流显示了一线城市的无奈。

  纪先生还发现,公司二线城市的职工爱考公务员,而北京、上海等地则鲜有因此跳槽者。“在地方,公务员可能是高收入群体,在北京,收入并不高。”

  当买房首付款在王宏斌看来遥不可及的时候,自己在广东某二线城市的同学,干了几年就存够了。这位同学告诉王宏斌,自己以后打算慢慢奋斗,争取以后再买下一套房子,等休闲下来可靠房租生活,自己出去旅游。“老了以后就不用当工资的‘奴隶’了”。可这一切对于王宏斌来说,只是遥不可及的梦。

(责任编辑:聂丛笑、刘阳)
相关专题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