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永别二位数增长时代?【2】--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

  

中国经济:永别二位数增长时代?【2】

——第二届上财全球EMBA圆桌对话舌战中国经济出路

本报记者 赵怡雯 实习生 智慧 楼佳骊 发自上海

2012年09月19日08:08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话题二

  金改如何支持实体经济

  ●结构性放松银行准入体制

  今年上半年,A股上市公司的利润为1.02万亿元,而16家上市银行的利润便占了5400多亿元。这显示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极不平衡。在每一轮经济下行周期中,民营企业、小微企业便很难从银行融到钱。如何确保金融围绕着实体经济服务、金融如何支持实体经济走出低谷,便成为了当前金融改革的“重头戏”。

  连平:银行需要改革。银行的高利率主要来源于宏观运行的态势、货币政策的环境。因此,改革的第一步应该是利率市场化:存款可以上浮,贷款可以下浮。其次,继续推进直接融资或者非银行融资的发展。现在债务融资发展非常迅速,公司债、企业债,尤其是短融和中票。往后大企业会通过市场做融资、发债,不再需要银行贷款,这可以促进商业银行更多地为没有发债能力或发债能力相对较弱的企业提供服务。

  结构性放松银行准入体制非常重要,让更多的民营资本能够按照相关的监管规定成立小型的商业银行。使整个银行业在需求和供应之间达成平衡,金融业可以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

  叶檀:当前许多担保公司、小贷公司,都在打擦边球,办理的业务类似于高利贷。但要让这些小贷公司转成银行却异常痛苦,几乎无人愿意。

  然而,类似于阿里巴巴淘宝这样的小贷模式,由于中间的信用控制,担保非常容易。虽然每笔单子规模都不大,但积少成多后的业务量也是非常可观的。如果此类小贷公司可以允许转型成民营银行,那才是真正的金融改革。

  范剑平:从现在公开披露的信息来看,我国在审批制度方面已经开始松绑,比如高收益债,也就是俗称的“垃圾债”,如果“垃圾债”可以成功运行,那么中国债券市场将会向前迈出一大步。当前中国没有真正的债券市场,因为自出现债券市场以来,我们就没有允许发生过一次违约,这就同中国股市,上市后就不会退市一样,没有优胜劣汰就不能真正“成市”。

  我国金融体制改革一方面要建立能够共享信息,尤其是令违法者付出高成本代价的信用体系。另一方面,政府对金融行业不能一味以“维稳”为第一要务。这样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把这个“稳”变成“伪”。如果我们在金融政策上松一松,GDP上去一个点,老百姓的收入上去两个点,这才是金融改革的成功。

  戴国强:金融改革光靠货币政策肯定不行,货币政策提振经济的作用极其有限。我通常把货币政策效益看成“绳子效益”,收紧时效果比较明显,但让它推动却很难。经济衰退过程中要刺激经济增长,财政政策相比货币政策更加重要。当前,财政政策可以有两方面作为:一是进一步加大支出,当前财政结余有2万多亿元,这笔钱可以拿出来加大支出。另一方面,财政税收要加快改革。上世纪80年代初,美国曾经出现非常严峻的经济衰退问题,主要应对的措施便是以减税为主要内容的财政政策。

  我们一直在提扩大财政力度,但是财政力度总是体现不出。我们可以用很多办法将货币拿出去,让更多的企业能够得到货币的供给,使得他们有继续增长或者扩大再增长的动力。当然,财政政策的改革难度会比货币政策更大,我们希望在明年的全国两会上能有比较大的改善。

 

(责任编辑:值班编辑、李海霞)
相关专题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