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拓展消费 应增收减负改善民生--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财经频道滚动新闻

为拓展消费 应增收减负改善民生

2012年10月19日15:42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在经济进入下行通道的背景下,尽快出台扩大内需尤其是扩大消费方面的政策措施至关重要,税制改革要让企业和居民真正得到实惠和好处。

  在国际经济环境复杂多变,国内经济发展面临诸多困难和挑战的新形势下,加强宏观调控,加快推进收入分配改革,加大结构性减税政策力度,对于稳定经济增长,提升消费预期,促进消费增长,意义重大。

  增收政策有利于改善民生提高居民购买力

  相对于其他政策而言,增收和减负政策应双管齐下,在增加居民收入的同时,减轻企业和居民负担同样重要。且降税更有助于减轻居民负担,扩展消费空间,更有利于可持续消费。因为税收不仅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紧密相关,也影响到居民消费能力的强弱,因此下一步应对企业和居民减税让利,让企业和居民个人有更强的消费意愿和能力。

  近年来,国家坚持民生优先,把保障和改善民生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逐步推进分配领域的各项改革,通过大力支持扩大就业,提高劳动工资最低标准,提高退休工资,不断提高对低收入群体的转移支付水平和覆盖面,三次调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等政策措施,千方百计拓宽增收渠道,提高居民收入水平。特别是把增加农民收入作为农村工作的中心任务,促进增产增收、优质增收、提价增收、务工增收、补贴增收,农民收入实现了连续多年较快增长。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11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810元,比2002年增长1.8倍,扣除价格因素,年均实际增长9.2%;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6977元,比2002年增长1.8倍,扣除价格因素,年均实际增长8.1%。城乡居民收入年均增速超过1979—2011年的年均增速(7.4%),是历史上增长最快的时期之一。

  与此同时,国家还加大力度提高城乡居民保障水平,各项增收减负、惠民利民政策措施不断推出,如各地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调高退休人员补助,扩大新农保试点覆盖面,积极推进教育、医疗体系改革等等,这些政策的实施不仅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居民的后顾之忧,提高了居民消费能力,更重要的是提振了居民消费信心,从而带动了消费的稳定增长。

  新形势下增收减负十分重要

  统计显示,多年来我国财政收入的增速明显快于GDP增速和国民收入增速。据统计,1979-2011年我国财政收入年均增长14.7%,快于GDP年均增速(9.9%)4.8个百分点。其中2001-2011年财政收入年均增长20.5%,比GDP年均增速快10.1个百分点,财政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由2001年的14.9%,提高到2011年的22%。

  据统计,2011年,全国税收总收入比上年增长22.6%,2010年增长23%,税收收入多数年份维持较高增速,1998年以来,税收收入基本保持快速增长。2004-2011年,税收增幅分别超GDP10.6、8.7、7、20.7、9.2、0.6、12.7和13.4个百分点,其中除2009年因遭遇国际金融危机,税收收入增幅严重下滑外,其他年份均保持了较快增长。

  2012年1~8月财政收入比上年同期增长10.8%,仍明显快于GDP的增幅(7.8%)。尽管近年来经济增速放缓,税源减少,财政收入增幅回落,但这一数字是2002年全年全国财政收入的3倍之多。

  税收收入的持续高速增长,一方面提高了国家财政收入,另一方面也带来一定压力。尤其是在现行税制下,较高税负一方面容易增加实体经济发展的压力,另一方面也会降低居民消费能力。因此,在当前国际经济复杂的形势下,加速推进企业减税、减轻企业税和个人所得税负担应成为今后宏观调控的重点任务之一。

  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其实已经有了一段时间。2004年以来,我国政府就一直在进行结构性减税,但并未让财政收入减缓增长,财政收入所占GDP的比重从2002年的15.7%,上升到2011年的近23%。2008年后,为应对金融危机的不利影响,结合宏观经济调控与社会发展,我国已经采取了一系列结构性减税措施,比如企业所得税两税并轨、增值税转型、停征利息税、降低股市交易印花税、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及改进税率设计、提高小微企业增值税和营业税起征点等等,这些减税政策均产生了以下积极的作用。

  1、通过减税负增强了居民有效购买力。增加居民尤其是社会中下层劳动者的实际收入,才能有效增强居民消费能力,在增收的同时减轻居民负担更能促进经济稳定增长。减负增收和稳定增长的关系为:企业减税负—→员工增收—→拉动消费—→致经济增长—→税基扩大—→最终企业、百姓、社会、政府皆因良性循环各得其所。

  2011年9月1日,修订后的个人所得税法开始实施。与此前四次个人所得税法修改相比,这次修改内容最多,减税力度最大。从实施的效果看,减税惠民效应得到充分显现,切实减轻了中低收入者税收负担,增强了居民购买力。今后,如何实施更大力度的减税计划,将更多的财政支出投向民生和社保事业,让百姓有信心消费,应成为财政收入高增长后的理性抉择。

  2、增收减负有助于缩小贫富差距,并有效提升居民的幸福感。近年来,居民在社会财富蛋糕的切分中所占比例有减少趋势,普通劳动者收入增长低于GDP增速。尤其是收入差距会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并且由于存在着边际消费递减,也限制了居民整体的消费能力,造成社会购买力远远落后于经济发展水平,出现有效需求不足。

  因此,在提高居民收入问题需要的同时,要在企业和居民的减税让利方面上做文章,降低企业税负同样也有助于居民收入的提高。提高收入、稳定预期,应沿着增收减负、调节差距、加大力度的思路,逐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3、结构性减税有助于实现产业结构的优化。我国经济的根本问题在于经济结构不合理,部分产业盲目发展,产能过剩,产业整体技术水平落后。通过对过剩行业实行增税,对供给不足的行业实行减税,能够引导社会资源的合理配置,优化产业整体结构。尤其是降低能源、工业零部件等关键性商品的进口关税,能够促进能源资源产品、先进设备和关键零部件进口,提高产业整体技术水平,有助于推进产业结构调整。

  4、结构性减税有助于促进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提高资源利用效率。目前,我国已经是世界最主要的资源消费国,石油、矿石等基础工业原材料对外依存度较高。以石油为例,我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石油进口国,且2011年新增石油贸易量的70%都来自我国。降低进口关税,能够缓解我国对资源类商品的供应紧张程度;进一步深入推进资源税改革,能够抑制资源的过度开发,提高资源利用效率。

  5、结构性减税可以降低企业成本,提高企业竞争力。减税对经济发展的杠杆带动作用显著。2009年至2011年,因实施增值税改革,我国累计减少税收收入5000多亿元,明显减轻了企业税收负担,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促进了企业发展,带动了经济发展。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是我国市场主体中市场化程度最高的,也是受经济增速放缓影响较为严重的。

  因此,通过提高企业营业税和增值税的起征点等措施,能够降低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税负,降低单位产品的生产成本,也有利于出口型产品提高国际竞争力,帮助企业度过危机,让那些有潜在竞争力的企业加快发展,提升市场活力。

  6、营改增对经济发展的杠杆带动作用显著。自2012年8月1日起至年底,将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范围大幅扩大至10个省市。作为“十二五”时期我国结构性减税的“重头戏”,营改增带来的减税效果也将随之进一步显现。

  根据测算,营改增全面推开后,将带动GDP增长0.5%左右,第三产业和生产性服务业增加值占比将分别提高0.3%和0.2%,高能耗行业增加值占比降低0.4%。另据测算,营改增如全面铺开,年税收收入预计净减少1000亿元以上。营改增可以理顺增值税链条,为服务业等第三产业降低税负,将有利于推动我国经济的转型调整。

  随着营改增推进速度大幅加快,增值税抵扣的链条会进一步扩大,减税效果也会进一步显现,当期可能会带来税收收入的减少,但从长远来看,会促进相关产业的发展,为税收奠定坚实的基础。

  加大增收减税力度,稳定经济增长

  在投资和进出口增速减缓、经济进入下行通道的背景下,尽快出台扩大内需尤其是扩大消费方面的政策措施至关重要,税制改革要让企业和居民真正得到实惠和好处。

  今后一段较长时期,有必要进一步完善和实施更加有效的减税措施,一方面通过减税切实减轻企业和居民个人负担;另一方面,加快收入分配改革步伐,尽快提高居民收入在整个收入分配中的比重。与此同时,也要在社会福利方面加大投入,健全完善社会保障机制,让老百姓敢花钱。

  1、进一步拓展减税空间。目前,增支和减税并举是稳定经济增长的应对之策,其中减税更是有很大空间。其中增值税税率有下调空间,也有下调的必要。17%的基本税率有必要逐步下调至10%。增值税和消费税减税不仅影响国内增值税和消费税收入,还会影响进口增值税和消费税收入。

  近年来,一些国家的公司所得税税率已逐步下调,我国企业所得税25%的比例税率也有必要适当下调,以提高税收的国际竞争力。个人所得税还有减税空间,应降低最高边际税率。此外,一些具有相似功能的税种如车辆购置税、消费税(燃油部分)、车船税等可以考虑合并,并降低税负。

  一是要抓紧研究更大力度的结构性减税方案,争取早日出台;应把大幅度减税作为积极财政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总体限制政府收入增幅的同时,实质性地推动企业税收水平的降低,为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奠定一个合理的税收基础。

  二是可考试考虑将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由3500元人民币提高到5000元。可适当扩大消费税课税范围,提高消费税税率,以配合个人所得税制调整。其次,可考虑拉大工资、薪金九级超额累进税率级距,减少税率档次。降低中、低收入者的个人所得税税负,以实现刺激消费、改善收入分配的目的。

  建议提高直接税比重,缩小居民收入差距,在尽快实现按家庭为单位扣除基本生活费的基础上,扩大个人所得税覆盖面;拉大税率级次间距,降低中等收入阶层税率;发挥房产税调节居民财产和财产性收入差距的作用。适当调整个人所得税的税率结构,切实提高个人收入水平,增强个人消费意愿。

  三是进一步加快营业税向增值税、间接税向直接税转变,减少重复征税,减轻企业负担,同时可以考虑大幅提高个体工商户、小微企业免税额。

  2、完善出口退税制度。从近期看,优化现行出口退税制度可从四个方面着手:第一,进一步完善增值税制度,减少增值税优惠政策,扩大增值税征收范围,解决目前增值税优惠政策较多、征收范围较窄的问题;第二,提高出口退税税率,简并出口退税率的档次,建立起规范、稳定的出口退税政策;第三,平衡不同贸易方式的出口退税水平;第四,改进出口退税负担机制,中央政府全额负担出口退税。

  从长远来看,随着税收征管以及金税、金关等相关部门数据联网适时性的不断加强,理想的出口退税制度应该稳定且可预期,“征多少退多少”不要频繁调整,使企业能够预测退税的时间、范围、额度,以确定其产品生产的品种和定价。(记者 梁达)

(来源:上海证券报)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