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效率有悖论,快增长须谨慎--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

  

高效率有悖论,快增长须谨慎

易昌良  唐天伟

2012年10月29日07:59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社会风险也越来越大,中国社会已经迈入“矛盾凸显期”。过去一年多,笔者与研究团队对中国省级地方政府的效率进行研究后发现,存在一种“政府效率悖论”,即当政府效率过慢时,社会会停滞,而效率过高,社会鸿沟又可能增大。如何掌握效率的“节奏”,恐怕是日后地方政府落实科学发展观的重中之重。

  过去我们一直以为,效率是个好东西,“公平”可以兼顾。这种观念成就了我们30多年的快增长。但现在我们发现,当经济增长效率太高,社会综合发展方面的资源投入肯定会减少,社会内部一些鸿沟就会产生。刚开始,这些鸿沟是看不到,也体会不着的,社会公平的一些失衡还能维持。但渐渐地,鸿沟越来越大,会反过来影响政府效率,进而衍生政府领导行动能力不足,政府责任缺失与互动机能失调、导致政府决策质量下降和公共服务效率降低等等问题。

  目前中国社会鸿沟主要表现在六个方面:制度鸿沟、收入鸿沟、阶层鸿沟、数字鸿沟、区域发展鸿沟以及基本公共服务的享有鸿沟。其中最关键的是前两者。

  制度鸿沟是社会鸿沟的根源,主要表现在基本公共服务非均等化和行政性行业垄断两个方面。制度鸿沟如果继续加大,将导致寻租和腐败,加剧贫富分化,影响中央和地方建立正常关系,还会导致发展无效率和社会不公正,同时会构成收入鸿沟、数字鸿沟、区域发展鸿沟、基本公共服务非均等化的制度基础。

  收入鸿沟是社会鸿沟的集中体现。目前,我国城乡居民之间、城镇和农村内部居民之间、不同省级政府辖区居民之间、不同行业之间的收入分化严重,农村与城镇居民的财产性收入相差悬殊。收入鸿沟的扩大会影响社会公平正义和居民幸福感,降低政府公信力;挫伤微观经济主体积极性,使有效需求不足成为长期制约中国经济增长的瓶颈,使政府扩大内需政策大打折扣,政府在以环境为代价来刺激富人内需和建立可持续发展的经济社会之间面临两难选择,甚至会导致社会分裂与经济衰退。

  由于前两者,主要表现为底层碎片化、社会断裂化、利益集团化、收入分配不合理、阶层固化及阶层自我认同偏下的阶层鸿沟;表现在不同年龄、文化程度、职业、收入群体之间的互联网普及率差距等方面的数字鸿沟;表现在地区发展、社会发展以及人居环境等差距的扩大,地区产业结构趋同现象严重,产业分工不合理,地区之间缺乏有效合作等方面的区域发展鸿沟;以及表现在资源配置不均衡的基本公共服务鸿沟也都在加大。

  要弥合这些鸿沟,关键还是要坚持规避社会鸿沟与效率悖论的三种价值取向,即兼顾效率与公平、注重民主法制与公平正义、同等重视社会发展与经济增长。除此之外,各级政府还都需要树立科学的政绩观,重构政府效率评价体系,强化公民参与、建立绿色GDP评价体系、促进社会发展、重视政府效率评价的制度化与规范化建设。同时健全平等竞争的市场机制、拓宽下层阶层向上流动渠道、建立公民社会,培育中产阶层。只有不断地创新社会管理,消除社会鸿沟才有可能。

  更进一步说,这里还存在一个包括资源禀赋和环境承载能力在内的人类文明创新问题。如果中印这样的国家都想追求高效率的现代化,快速达到西方国家的现代化水平,那么这个世界则需要再增加4到5个地球才够。因此,从全人类角度看,单纯追求所谓“高效率”,肯定是“世界灾难”。发现“效率悖论”的中国,不可能走那条道路。▲

  (作者分别是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北京师范大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值班编辑、李海霞)
相关专题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