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年经济政策以稳为好--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财经专题

下半年经济政策以稳为好

易宪容

2012年11月02日13:33        手机看新闻
在政府调整的过渡期,经济政策减少变化或经济政策稳定应该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

无论是汇丰8 月份的P M I,还是国家统计公布的P M I,其终值都会让人产生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担心。汇丰P M I 由上月的49.3 降至47.6,显示中国制造业运行连续第10 个月按月放缓,也创下了2009 年3 月以来的最低值。而国内P M I 为49.2,这是该指数自2011 年11 月以来,再度跌破50 的盛衰分界线。而P M I 数据恶化反映中国经济增长势头至今没有找到增长的动力。再加上进出口增长下降、PPI 持续下跌、欧美经济疲弱等,人们对国内经济增长信心仍然十分质疑。因此,下半年国内经济政策如何变化市场十分关注。

统货币政策工具动用概率会降低

对于近期所公布的各种经济数据远逊于预期,市场纷纷预测央行或是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或是降息。但是,这种情况在上个月市场预测没有出现,那么在下半年央行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这只靴子是否会落下来仍然十分不确定,而且落下的概率不会太高。当前市场相当纳闷:央行怎么啦,为何一直在说要稳增长,但面对国内经济下行或经济形势不好而不采取应对政策,货币政策为何不继续宽松,稳增长从何而来?

不过,从最近央行的动作来看,央行的货币政策不是对稳增长不作为,而是改变以往使用传统货币政策工具的方式,即不动用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或降息也可达到相应的效果,同样也可管理好国内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及满足稳增长经济发展之需要。

可以看到,在8 月20 日这周3650亿元天量逆回购之后,央行接下来一周再度进行1250 亿元大手笔逆回购。这是自6 月26 日以来央行连续第十周于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创下自2002 年6 月以来连续逆回购操作的最长时间纪录。而且这种逆回购还在进行。尽管周小川早些时候表示不排除使用任何货币政策工具,市场以为传统的货币政策工具很快就会推出新政策,但是央行更是频繁采取了逆回购的货币政策工具。预计在未来一段时间里连续逆回购实现资金净投放基本上已经成定局。这也意味着央行动用其他货币政策工具的概率降低。

那么,央行为何如此重视通过逆回购操作来调节银根而不动用传统的货币政策工具呢?这就是央行货币政策的新动向。央行最近发布的“2012 年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今年下半年将运用逆回购、正回购、央行票据、存款准备金率等各种流动性管理工具组合,灵活调节银行体系流动性,引导市场利率平稳运行。该报告已经透露出央行货币政策变化的新动向。它不仅把逆回购放在调节银根各种货币政策工具的第一位置,显示出在短期未来逆回购将成为央行货币政策调控工具的主要手段;而且央行报告也表明公开市场操作将成为央行管理流动性最为重要的货币政策组合。

因为,相对于其他货币政策工具,通过逆回购调节银根,其资金是短期的,不仅灵活机动,而且较为中性。因为它对市场流动性的调节需要通过更多环节来传导,对信贷及货币供应量的影响是间接的。而无论是存款准备金率的变化还是利率的变化,其对货币与信贷的影响都是直接的。在现有的货币政策体系下,要保持货币政策稳健、要让货币增长与信贷增长回归到常识,动用其他货币政策工具面临着两难:要保证经济稳增长对流动性的需求,又要稳定市场对房价和物价反弹的预期。早些时候,央行两次减息,当然是有利于企业降低融资成本,激励企业增加投资,但是这些政策却改变了住房市场的预期,刺激了住房市场价格反弹。对此,政府是不愿意看到的。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70个大中城市中,7 月份新房价格环比上升的城市增加了50 个,占比重超过70%,房价上升的城市较6 月份增加1 倍。再加物价方面的变化,8月以来通货膨胀压力将有回升之势上。这些都是央行货币政策必须权衡的事情。

还有,我们应该看到,当前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及减息,要达到其货币政策目标并非易事。因为,随着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不确定性增加,随着国内银行业风险意识增加,银行风险管理的行为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尽管连续几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及两次减息,但是银行并没有如2009 年那样有强烈地过度信贷扩张的动力,银行的信贷增长更多关注的是风险与利润。在这种情况下,央行开始更频繁使用公开市场操作来管理好市场流动性,估计这将是下半年一段时间里央行货币政策的新动向。

政治的周期性使得过渡期的经济政策稳定更为重要

中国经济增长的政治周期性已经成了一种规律。这就使得下半年经济政策会以稳定为主。因为,不同的领导人处事的风格与关注经济问题重点都会有很大差别,从而推出的经济政策有很大灵活性。正因为这样,上一任与下一任的工作交接期,经济政策的变化更多是以静制动。这样,上一任政府能够为下一任政府提供更为灵活的调整或改革的空间。同时,在这个经济政策稳定期,也是对以往的经济政策一个认真反思期。这种反思既要看到上一任的成绩,更要看到以往的经验有哪些值得认真思考的东西。比如对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认识,当前整体的经济增长下行意味着什么?这里既有一个与什么比较的问题,也有一个早两年的经济增长态势可否持续的问题。

对于前者,如果当前中国的经济增长主要是2009-2011 年以信贷快速扩张来拉动的“房地产化”为主导的经济增长,那么当前的“去房地产化”导致经济增长下行也是一种必然。而经济的“去房地产化”自然会导致中国经济发展战略及国内产业结构出现重大调整,会让不少在“房地产化”时期的过剩产能出现重大调整。如果从这个角度来思考,那么当前的经济增长下行并非有多大问题,只是短期的困难,却为中长期的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奠定了基础。如果从横向看或国际比较这样的一个角度来思考与判断更是明显,即中国经济仍然处于一个潜在的快速增长期。对于后者,“房地产化”为主导的经济是不可持续的,这已经成为中央决策层的基本共识,只不过对于如何“去房地产化”的方式上还有些分歧。但这种分歧很快就会让现实经济生活理出一条更适合中国的政策思路。

从未来经济发展的大思路上来看,其中同样有很多值得反思的问题。比如,2008 年美国金融危机以来,世界各国推出了一系列政策来重塑经济增长模式,但是,在当今的环境下,经济政策根本就起不了作用。这就需要思考,当前的经济问题是政策问题还是经济本身的问题。如果是经济本身的问题,或是长期的经济问题,那么短期政策调整岂能有效果?

比如说,当前中国经济增长下行,既有国内“去房地产化”所导致的结果,也有外需快速萎缩的原因。外需在短时间内(至少要5-7 年)难以恢复的情况下,中国无法通过短期政策的变化来刺激出口增加外需。这自然要把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重点放在扩大内需上,扩大内需将成为未来中国经济发展最为关键的问题所在。就目前中国的经济情况来看,中国的内需与美国相比差得太远。美国3 亿多人口,年消费达到11 万亿美元,而中国14 亿人口只有4 万亿美元。中国人均消费不足美国的1/15。也就是说,如果中国内需增加到美国人均水平的1/10,中国G D P 总量上升将80 万亿元以上,潜力巨大。还有中国经济不仅居民消费力低,而且存在严重三大不平衡。比如城乡之间、中小城市与大城市之间、东部沿海与中西部地区之间经济发展巨大的不平衡。因此,相对于欧美疲弱的需求来说,中国潜在需求是巨大的,问题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发挥出来。国内居民的潜在消费力只能通过重大制度改革来实现,比如土地制度、户口制度、劳动收入分配制度、教育制度、政府职能转变等重大制度改革才能激发出来的。它是无法用短期的财政政策及货币政策变化来实现的。

我们可以看到,当前政府宏观调整政策的基调也十分明显。对于财政政策已经转向为以依法收税及不收过头税为基调,而不是加大财政刺激政策的力度;而货币政策调控工具则把重点放在密集地使用逆回购操作上。传统的下降准备金率及减息的工具不能说不会动用,但是这些工具的使用会比以前更为慎重。这些迹象都表明,在政府调整的过渡期,经济政策减少变化或经济政策稳定应该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这不仅让一些问题更是显山露水,而且也留出了一个可反思的空间。

房地产“去库存化”决定住房政策变动不会太大

随着上半年央行货币政策突然转向,开始在进行价格调整的国内房地产市场好像又回到2010 年房地产宏观调控前的原点。两年多来住房市场“量降价滞”的局面突然被打破,特别是一线城市,不仅住房销售突然爆升,而且房价也出现了些许反弹。更有房地产市场分析人士指出,随着这种房价反弹及住房销售增加,早些时候担心国内住房市场库存过多的局面已经改观,比如北京可销售的住房库存如果以8 月份销售量来计算,不要5 个月就可以消化完(实际上这是个错误判断)。因此,要解决目前国内房价过高的问题,或要房价不出现反弹,就得加大土地供应量,以便增加住房的供给,否则国内住房市场价格更是会反弹与上升。

对于房地产开发商及住房投资者来说,对房地产市场的这种判断是他们十分愿意听到望到的。但是这种判断不仅掩盖了当前全国住房的实际情况,也掩盖了人们对住房市场性质的认识。因为,一是从今年1-7 月住宅的销售情况来看,尽管近几个月的销售有所增长,特别是一线城市的住房销售有所增长,但是同比少于2011 年。2011 年同期销售为4.66 亿平方米,而2012 年只有4.30亿平方米。也就是说,持续了3 年的住房销售高增长从今年开始有所下降。二是从2009-2012 年7 月全国的房屋新开工面积与房屋销售面积的情况来看,前者为57.4亿平方米,后者为36.74 亿平方米。两者相差悬殊。这里虽然有住房预售制所导致的住房开工滞后于销售的问题,也有商业地产库存量问题及保障性住房分配的问题,但也透露出全国住宅市场存货过多可能是不争之事实。三是对于这个事实,从唐学鹏所引证的房地产上市公司存货总量的情况也是很好的佐证。2010-2012 年中期房地产的存货总量分别是9225 亿元、11105 亿元、14044 亿元。也就是说,房地产上市公司2012 年中期房地产存货总量比2010 年增加了66%,房地产存货并没有随着早两年及今年住房销售快速增长而减少,反之住房存货一直积累增加。国内大的房地产企业是如此,那么小的房地产企业面临困境会更多。

因为,2009 年以来,住房投机炒作由一线城市开始在全国遍地开花,而不是如早几年那样仅限定一线及发达地方二线城市了,从而使得三四线城市房价也在这个时期快速飚升。比如笔者最近去的中部地区一个县城,2009 年当地住房均价1000 多元(现在当地居民工资也是在1200 元左右),目前房价上涨到5000 元以上了。而房价快速飚升自然把绝大多数住房消费者挤出市场。

如果金融市场条件不变化,房价上涨,那么在高房价下住房投机炒作者仍然预期有他人来接捧,所以2010 年国内住房销售面积仍然是一年高过一年。但是当金融市场条件变化了时,在一个住房投机炒作为主导的市场,其住房销售就会突然下降,甚至于会出现销售为零的增长。从温州、鄂尔多斯等地发生的房地产泡沫破灭情况来看,地方的房地产泡沫已经开始在破灭。尽管房地产泡沫破灭蔓延不会那样迅速,因为对于许多三四线城市来说,房地产泡沫吹得没有温州那样大,但是住房存货量巨大的问题已经十分严重了。因为,过高的房价完全把全国绝大多数的住房消费者挤出了市场,当这些人没有能力进入时,国内住房市场存货会快速增加。当前海南的情况就是这样。

还有,国内住房市场存货不仅房地产开发商手上量大,而且通过住房交易大量积淀在房地产投机投资者手上。有人说,高房价的问题是一个货币现象,当中国12 亿人买不起住房,而1 亿人有多套住房时,其实也就说明了在高房价下,当前中国不少住房只是由少数人持有。有人估计7 月底房地产开发商大约还有200 万套空置住房等着出售,另外还有3000 万套房子正在建设。同时有人估计过去15 年中国建设了9000多万套房产。也就是说,无论是在建的住房还是投机炒作者手中持有的住房,目前是一个巨大量。仅在建的住房就相当于前3 年半所销售的量,加上二手房释放出来,这个住房需要销售量更是巨大。因此,“去库存化”肯定国内房地产市场最大的阴影。

更为重要的是,整个住房市场当事人都在根据自己的需求来诠释住房市场之性质。比如说,当前住房市场性质以投机炒作为主导并没有改变,这使得不少民众用住房的做多做空来解释住房价格变化,但是对于房地产开发、住房投机者及地方政府来说,他们以住房为消费品来解释住房价格,以为房价高是因为住房供给不足所导致的。正因为市场当事人对住房性质解释存在严重歧义,从而使得政府的房地产政策无所适从,房地产市场性质也就无法真正出现转变。住房市场性质不改变,房价不能够真正调整,住房投机炒作者操弄市场,真正的住房消费需求是无能力进入市场的,从而房地产的巨大库存也就无法释放出来。在这样的情况下,房地产的“去库存化”及价格回归,使得下半年住房政策会坚持,不会有太多改变的概率。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来源:《中国经济报告》杂志)

(责任编辑:财经实习、聂丛笑)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