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樟木头镇因香港人撤离地产业濒临破产【2】--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

东莞樟木头镇因香港人撤离地产业濒临破产【2】

2012年11月08日07:42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手机看新闻
就像从广州前往樟木头镇的高速公路上看到的房地产广告上所说的“小香港樟城”一样,樟木头镇被外界称为“小香港”和香港人的“后院”。“樟城概况”说,樟木头镇位于东莞市东南部,总面积118.8平方公里,人口约30万人,毗邻港澳,地处广州、深圳、东莞、惠州一小时生活圈中心。

  沉重的负债

  樟木头镇在追忆着昔日光辉岁月的同时,却不能回避一些社区负债累累的现状。

  在百果洞社区,听闻本报记者采访来由后,该社区一位负责人的第一反应是——百果洞社区正处于欠发达阶段。他对本报记者透露,过去主要以厂房收租为主的百果洞,仅今年年初到9月份的负债就多达6000多万,而一年用于支付银行的利息就是几百万。“这个占支出的大头,治安方面也有支出。”他说。

  而除了上述支出,据今年年初《东莞日报》随机抽调100个行政村(社)的调查结果,这些村(社区)以租赁经济路径为主要收入途径同时,投资性的创收比例微弱。而一些村(社)机构臃肿,导致人员膨胀,工资支出加上如劳动服务资助费用、垃圾处理费、消防设施购置费等费用支出,占据了村(社)财政绝大部分支出。

  不过,上述负责人表示,对于百果洞社区所面临的形势,市政府对此会给予一些支持,比如1000万元债到期,就会借钱给百果洞先还。“借新债还旧债,这也是没办法。”

  10月31日,本报记者在百果洞社区财务栏上看到,十多张公布于2012年10月10日的财务表中,其中《短期借款公布表》显示,该社区从银行、市场开发公司和个人的借款多达1亿元。

  另一张《收入支出情况表》则显示,2012年9月份,百果洞社区依靠厂租、地铺、地租的直接经营收入和其他共14项的总收入为12849374.6元,但当月的直接经营费和管理费等支出则高达12906715.26元。也就是说,其本期收益为-57340.66元。

  而和百果洞社区一样,本报记者在樟木头镇随访的5个社区所公布的财务表上看到,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樟木头镇共9个行政社区。

  “负债问题每个镇都会有,只是数量多少、压力程度的差异而已。樟木头的情况属于全市中等水平。”李满堂说。

  改革开放以来,从“洗脚上田”的东莞农村集体经济积累了令外界艳羡的集体资产。统计数据显示,在2008年,全市村组两级集体经济总资产达1135亿元,占据全国农村集体总资产近十分之一;截至去年底,全市村组两级集体经济总资产达1228亿元,约占全省同级资产的三分之一,集体经济的总收入143亿元。

  李满堂坦承,租赁型经济的属性使得东莞很多村集体经济“增长乏力”。他说,这种单一的经济来源在近年来糟糕的经济形势面前不堪一击,工厂的倒闭导致收入减少。而东莞基本上没有其他的经济增长点。

  比如,有关数据显示,2003年末全市村组两级集体物业出租率为98.3%,但是到了2009年5月底,出租屋的空置率却上升到40%以上。1999年~2003年全市农村集体纯收入年均增长8.3%,2004年~2007年增速降至6.4%,2008年全市村组经济经营总收入仅比上年增加0.6%。

  上述历史与现实的反差,也体现在对厂房空置率观点不一的差异中。

  “目前,还没有企业因为提价撤出。”上述百果洞社区负责人说。圩镇社区负责招商的人士也向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圩镇的厂房已经全部租出,其他企业若想在圩镇租赁厂房最快也要等2年~3年。他还说,现在整个樟木头镇的厂房都租出去了。

  然而,本报记者在樟木头的金河等工业区采访时发现,巨大的红色出租广告时有出现。东莞市乐安居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表示,樟木头还有一些厂房空置。

  在金河工业区,当听到记者说要寻找厂房租用时,东莞市金成通讯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说,他还有几处五六百平方米的厂房可以出租。而当听到本报记者询问,可否买下他的厂房时,他立马回答说:“现在就可以,就现在。”

(责任编辑:值班编辑、李海霞)

相关专题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