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强爆料房产交易20%个税“都是潘石屹搅合出来的” --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新闻>>宏观

任志强爆料房产交易20%个税“都是潘石屹搅合出来的” 

姚毅婧

2013年04月09日08:38    来源:国际在线    手机看新闻

  4月8日下午,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举行“经济转型与楼市调控”分论坛。论坛一开场就让嘉宾评论热点话题“国五条”,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直接了当承认“中央政策我不敢评论,地方政策我也不敢评论”;而华远董事长任志强则认为,“国五条”明确告诉大家中央政府不管了,把责任推给地方政府去管;对此,长江商学院副院长王一江也坦言,实在摸不清政府调控思路,“为何不采用市场手段,而直接采用了行政手段?”

  关于调控政策:

  住建部官员称服从大局 任志强斥“中央踢皮球”

  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秦虹表示,中国房地产调控开始于2003年,到现在已经有十年时间,房地产再重要也是国民经济一部分,这些年房地产调控,一直在服从大局。

  秦虹称,从2003到2008年上半年,当时房价就跟不能增加供给有关系,服从国民经济防止过热大局。但到了2008-2010年这一轮,房地产就开始服从另外一个大局,即保增长。当时把房地产开发企业资本金比例从35%降到20%,买房子可以利率打折都是那个时候出来的。

  秦虹认为,对普通老百姓来讲,房子成为影响家庭财富分配差距扩大一个重要因素。随着房价上涨,拥有多套房的家庭财富倍增,没有买房子的家庭,越来越买不起房子,这个时候国家通过限购、限贷这种政策抑制继续多占有住房,缓解社会矛盾,这是有逻辑的。

  任志强针对秦虹的发言称,房地产就是夜壶,需要的时候拿出来用,不需要的时候就往床底下一踢。他称,“国五条”明确告诉大家中央政府不管了,把责任推给地方政府去管。

  任志强分析“国五条”时称,“只传达了一个信号,就是,我们是希望房价不要高涨,然后你们地方政府去承担责任,你们地方政府去限定一个目标,你们去管,你们管不好的话,我们就收拾你们”。他还表示,“国五条”基本上没有说出什么道道,最严厉的就是北京,单身也不准买第二套房子,把单身户口的权力也限制了。海南最聪明,没出细则,就执行原来的。

  关于“国五条”20%个税:

  任志强爆料“都是潘石屹搅合出来的” 潘石屹守“我没说要在流通环节征税”

  任志强爆料,“国五条”出台不久前找潘石屹讨论,“他就说你们不能限购,你们得加税,于是得出一个‘国五条’”,“突然发现原来‘国五条’是他搅和出来的!”

  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直呼冤枉,“这是谣言!”他称,现在的房子供应量并不像改革开放初期那样紧张,所以把持有物业的税增加,把流通环节的税降下来,就能把炒房者挤出去,让没有房子住的人能够把房子资源充分利用起来,“但‘国五条’加税是把流通环节的税加20%,这个事情是不对的”,他表示。

  针对限购,潘石屹表示,住建部的领导曾请其去征求意见,但他认为限购的办法非常不好,这是一个短期的措施,不能是长期的措施。“就像一个人病了,需要动手术了,可以打麻药,可是你不能把麻药当饭吃,天天打麻药,这个东西不行。”他认为限购导致价格机制不灵敏,将引发更大的问题。

  关于房价:

  任志强称“稳中有升” 潘石屹说“我有办法让房价下降”

  对于未来房价走势,任志强认为稳中有升。他分析称,因为现在的调控手段并非市场手段,所以涨,要是市场经济的手段,房价就会随着经济变化波动了。“别的国家也有波动,中国为什么一路涨,就是因为用行政手段往下按按不住就蹦上来了,好比水缸里按瓢一样,只要不变成市场经济,就一定是一路涨。”

  “想让房价下跌?我有办法!”潘石屹表示,如果让其提一个建议让房价往下跌的话,第一个办法就是把全国房子都联网,任何人拿身份证、名字可以查出任何一个人房子的号,“这个从技术不难,为什么实施这样多年,还实施不出来?”

  潘石屹认为,这并不是一个特别困难的技术。联网将推动二手房供应量增长,“我就不信房价不会跌。任志强谈了很多数字,也不知道他说的数字是真的还是假的。只有全国房子联网这个事情解决,所有事情就清清楚楚了,怕的就是不清楚。”

  论坛结束众生相:

  官员溜 地产商逃 学者坦然善后

  主持人刚宣布论坛结束,便有很多媒体记者冲上台,围堵诸位地产领域的大佬和权威人士。

  “小潘,快跑!”只听任志强大喊一声,便同潘石屹一起强行冲开围堵的记者,径直从大门“逃”离现场;秦虹则低调地顺墙根绕侧道向门口走去,其间虽有记者不断发问,但她始终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最后,只有长江商学院副院长王一江留在台上与记者继续交流。他表示,对“国五条”调控思路是感到非常的不清楚。现在房地产市场逻辑上怎么也统一不起来。政府推出的各项政策,一方面创造了各种条件推高房价、土地政策、财政政策以及税收政策,推高房价;此外,在宏观方面,购买力的政策,货币的发行和流动性通货膨胀政策在拉高房价,一手在推高,一手在拉高,真要高的时候,一手按下来,不准高;而且这个不准高的手段显得非常强制,不采用更符合市场经济原则的手段,直接采用了行政手段。(记者 姚毅婧)

(责编:孙博洋、聂丛笑)

相关专题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