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财经

新型城镇化如何真正打破户籍藩篱

2013年09月07日21:02    来源:法制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新型城镇化如何真正打破户籍藩篱

 原标题:新型城镇化如何真正打破户籍藩篱

□聚焦“新型城镇化”系列报道之三 本报记者廉颖婷

  黄土高原的太阳火辣辣地烤着这片尚在建设中的新城。将近中午1点,马路边的绿化带里,农民徐芳兰坐在仅有的一点树阴下,等待着丈夫收工回家。

  徐芳兰斜前方的十字路口,交警不时将闯红灯的机动车挡回。城镇化来得太快,这里的农民还不习惯“红灯停、绿灯行”这种最基本的交通规则。

  这里是甘肃省兰州市北部的秦王川盆地。随着兰州新区的建设,这里将有13万人转为城市居民。徐芳兰便是其中的一员。

  兰州新区是国务院批复的第五个国家级新区,规划面积806平方公里,辖永登、皋兰两县五镇一乡。

  由于地处西部,在新型城镇化的浪潮下,兰州新区的发展无疑意义重大。

  城镇化的核心问题是农民市民化的问题,这必然涉及到户籍制度。“户籍”本身只是一种登记制度,单纯的改革户籍并不难,关键是户籍准入的各种条件和户籍背后的各种权利和福利,使得打破这重藩篱的过程注定艰辛。

  户籍改革带来的身份转变

  秦王川历来缺水,这里的传统农业是典型的靠天吃饭。实施“引大入秦”水利工程后,才陆续有周边的村民迁移过来。因此,这里的原住民数量并不多。

  徐芳兰说,以前没水的时候10亩地才出5袋粮食;后来有水了,收的税比卖粮食的钱还多。为此,她离开家到兰州市打工。

  有人做过粗略估计,近5年来,关于城镇化的概念,至少在20种以上,而符合中国西部地区现实的观点是,城镇化是由农业人口占很大比重的传统农业社会向非农业人口占多数的现代文明社会转变的历史过程,是衡量现代化过程的重要标志。

  兰州新区社会保障局局长李向军告诉《法制日报》记者,随着兰州新区的开发建设,大量农业用地转化为城市建设用地。新区农民将面临三个转变:农村居民转变为城市居民;传统农业转变为现代农业;农村式服务管理模式转变为城市化服务管理模式。

  目前,新区农村老龄化人口居多,失地农民除补偿金外,基本生活费没有其他来源,养老成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因此,在新区农民身份转变的过程中,从根本上解决好失地农民老有所养的问题,是保障失地农民基本生活、解决其后顾之忧的重要途径。

  对于新区的建设者来说,除了养老问题,户籍改革还带来了一系列的转变——不仅仅是身份的变化,还是一个提供城市公共设施和服务的过程。

  徐芳兰是个初中毕业的农家妇女,在当地算是高学历人士。

  徐芳兰说,她心情好的时候也打点零工,挣了钱就出去旅游。

  “我可喜欢旅游了,喜欢看看外面的世界。”

  都去哪些地方旅游?

  “兰州啊,永登啊。”

  徐芳兰颇以丈夫为荣,因为他凭借着自己的手艺,给别人刷墙、安装护栏,每天有100元至300元不等的收入。

  在兰州新区,许多农民都像徐芳兰的丈夫一样,干起了保安、服务员、环卫、绿化等工作。这里招工没有户籍的限制,并且欢迎农民工积极就业。

  在马路上,随处可见当地农民忙碌的身影。临近下午两点,三三两两地有人骑着摩托穿梭而过。

  “你看,这些人都是去上班的。现在很多在兰州打工的农民都回到秦王川了,因为这里工资高,家又在这边,没什么额外支出。”徐芳兰说。

  李向军说,新区政府会对失地农民进行就业培训,以提高他们的就业技能;同时,还会提供税费减免、社保补贴等就业创业扶持政策,并对零就业家庭、残疾人等人群开展就业援助和帮扶。

  当地农民马万仓最近参加了电焊工的培训班,闲暇时间,他会在新区找点零活做。培训结束后,新区政府会给马万仓们提供免费的技能鉴定。

  马万仓告诉记者,他分到一间10平方米的商铺,但是还没规划好做点什么。

  “混乱”中融入城市生活

  “你是不知道,这里以前乱得很,车在马路上乱跑,动不动就把人撞了,惨得很哪。”徐芳兰用她那特有的夸张语气说。

  李向军也告诉记者,当地农民开车横冲直撞,从来不看红绿灯。通畅的马路上每每因为不守交通规则而发生交通事故。

  城镇化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进行系统的改革,比如户籍制度改革,这不仅涉及经济体制,更涉及社会管理体制。

  农民土地被征用后,原有的社会管理模式将面临转型,由农村社会管理模式向城市社会管理模式转变,还有农民个人思想观念的转变。

  “村民变市民,除了身份的转变还有一个融入城市生活的过程。特别是那些离城市很远的农民,对城市生活的接受有一个过程。”李向军说,比如,上楼的农民不习惯客厅大、卧室小;再比如,水电暖气该如何正确使用。为此,新区政府专门印刷了宣传单送到每户家里。

  李向军表示,在面临转变的同时,做好两种社会管理制度之间的衔接工作,有益于城镇化的建设。

  因为有在兰州打工的经历,徐芳兰很容易就能融入城市也能接受城市生活。她看不上那些因为土地被征用而不满的同乡,认为他们没眼光。她也很愤恨那些不遵守交通法律的人,“你要尊重生命,遵守规则,遵守法制”。

  “如果变成城里人那更好”

  对于徐芳兰而言,是否是城镇居民并不重要。

  “当然,如果变成城里人那更好。”她黝黑宽阔的脸上绽出灿烂的笑容。

  今年5月,兰州市政府正式取消农业、非农业户口性质划分,实行城乡统一的户口登记管理制度,统称居民户口。此外,还进一步放宽外地农村居民、各类人才落户条件,促进人口合理有序流动。

  这是兰州市政府为破除统筹城乡发展、人口有序流动中的户籍障碍,启动的户籍管理制度改革。兰州新区公安局正在为当地农民转市民做着一系列准备工作。

  由于社会保障、就业等福利长期被捆绑在户籍上,因此,与户籍相关的诸多资源分配、权益分享问题并不是一纸通知说换就能换的,它有巨大的经济问题要思量。

  打破户籍藩篱是未来城镇化改革的方向,但具体操作问题十分复杂,各省差异很大,只有逐步试点逐步推开。

  先解决本地农民转居民,建立以实际居住地为主体实行人口管理及相应福利安排的制度,被视为是新一轮户籍制度改革的重点。

  今年6月,我国首次明确提出城镇化路径:要全面放开小城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限制,逐步放宽大城市落户条件,合理设定特大城市落户条件,逐步把符合条件的农业转移人口转为城镇居民。

  新区建设给徐芳兰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化,让她很欣喜:你看,我们这里现在也有公交车了,想去哪儿都可以。去趟兰州像回自己家一样。

  “那边每个周六都有音乐喷泉,可美了。”徐芳兰指着远处的一片楼群很满足地说,我每天都去那里跳舞,唱秦腔。

  ■相关链接

  户籍人口城镇化

  才是真正城镇化

  据山东省政协委员、山东建筑大学教授邓相超介绍,2011年,山东城镇化率达到50.95%,但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只有41.15%,这中间的9.8个百分点,大约有900万农民工,并未完全享受到城市市民待遇。邓相超认为,笼统的城镇化率是伪城镇化。户籍人口城镇化,才是实实在在的城镇化。

  据媒体报道,湖北省出台了《关于加强城市工作提高城市规划建设管理水平的意见》,重点提出要放宽中小城市进城落户条件,提出将创新城市户籍制度,解决农业转移人口户籍问题,逐步推行按居住地登记户口的户籍管理制度。按照湖北省规划,到2015年,湖北的城镇化率要达到56%以上。

(责编:达昱岐、曹华)

相关专题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