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期间拼车市场火爆 仍面临“非法营运”之惑

赵丽

2016年02月03日08:18  来源:法制日报
 
原标题:春节期间拼车市场火爆 仍面临“非法营运”之惑

  尽管铁路部门一再声明增加运力,但“一票难求”的问题依然存在。在火车票难买、机票太贵的现实下,不少游子选择拼车返乡。然而,拼车仍面临“非法营运”、安全责任等诸多法律问题。

  “对不起,我还是决定自己开车回家,还请您另找他人吧。”放下电话,在北京市从事物流工作的林浩感觉既轻松又愧疚。

  愧疚在于,他原本答应一名河北石家庄的车友一起拼车回家,如今却放了别人“鸽子”;轻松的是,因一条新闻而悬起的心终于放下了。

  让林浩忐忑的新闻来自广东省广州市。这篇题为《车主小心!拼车收油钱或有“非法运营”风险》的新闻透露,广州市春运指挥部表示将严管不具备营运资格的“拼车”业务和包车业务,一经查获要依法依规处理。广州市交委也表示,以盈利为目的利用私人车辆从事拼车、顺风车属于非法营运行为。

  “交通运输部前两天才表态支持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拼车回家’模式,可是这‘不盈利’的定义到底是什么,却没有了下文。”林浩说,拼车回家,怎么也要收个油费,但一不小心就成“盈利”要被查,“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拼车回家’,难道要鼓励广大车主改行做慈善公益吗”?

  在这个问号没有答案之前,林浩决定拒绝做“好心人”。

  拿信任当作赌注

  记者发现,在林浩的私家车后备厢里,护车设备、应急设备、医疗物品、食物等应有尽有。

  “防滑链、车载迷你充气泵、防冻液、刮雪铲、荧光拖车绳、车用保险丝、除雾剂、多功能手电筒;抗感冒类药物、止痛药、防晕车类药物;矿泉水、饼干、火腿肠;车载电热杯、暖手宝等设备,我们都准备齐了。”在同样选择拼车回家的车主顾先生的车辆后备厢里,各类应急物品更是一应俱全,“我们是回安徽六安的,路途中难免会遇到雨雪天气,所以为了确保安全,我特意准备了这些设备。”

  记者在百度搜索“春节拼车”这一关键词,出现上千万条结果。很多网站甚至开辟出一块专区用于交流拼车信息。在相对专业的拼车网站上,拼车信息每天至少更新几百条。在这些信息里,不仅有省内或市内的短线,更多的是跨越多省的长线,有些线路甚至要行驶20个小时。

  很多人想成为“拼客”,主要原因是春节期间车票难买、乘车环境差或有一些特殊要求。一位“拼客”在寻车时说得很详细:“两人带一个小宝宝从苏州到泰州,因宝宝的玩具、衣服较多,求一辆空间较大的车拼车。希望减震良好,必须有空调。商务车最好,面包车不要。”

  考虑到捎几个人回家可以分摊油费和过路费,很多车主也发帖寻找“拼客”。

  赵雨和刘畅是一对在北京打拼的年轻夫妻,今年第一次开车回江苏老家。此前,他们分别做了很多功课。刘畅主要研究线路,而赵雨打起了拼车的主意。赵雨觉得,既然空着车回家,花费同样的油钱和过路费,还不如找人分担一下。她把拼车信息发布到网上,半天时间就接到了十余个电话。

  令不少人担忧的是,尽管拼车双方都在网上留下了电子邮箱或者手机号,但除此之外,双方对彼此几乎一无所知。

  事实上,在赵雨想出拼车的办法后,刘畅也提出过反对意见,他担心“遇人不淑”,“说句不好听的,要是别人身上带把刀,打劫了怎么办”?

  而原本打算拼车回家的北京白领蒋杰,也在最后时刻买了一张回家的机票。

  “在得知火车票没订到后,我立马上网搜索拼车信息。‘时间紧任务重’,网上的拼车信息可谓是海量,多得让人有些头晕眼花。”即使心急,蒋杰仍然没有忘记衡量风险因素,“我一个女孩子拼车还是有一定风险的。我仔细看拼车信息,发现有的是连续3天发车,价格和车型、车主资料都很含糊,很可能是拉私客的面包车、中巴车,我不敢坐这些车”。

  蒋杰告诉记者,看很多私家车主的留言也能粗略判断“合不合口味”。有些车主愿意多带几个人分担车费,而有些车主爱惜自家的车,只肯带一两个人,“拼客”坐着也舒服。“没和车主见面,差不多算是拿信任赌一把”。

  “我一个人不会搭别人的车。”住在北京的成都人刘璐告诉记者,她在找拼车车友时,还带来一名男性老乡作伴。刘璐表示,只有和熟人一起乘车才放心,同时她希望对方的车上是坐满人的,而不是仅有她和老乡两个搭车者。

  盈利与否理不顺

  的确,火车票难抢,飞机票太贵,拼车回家虽非最优选择,但方便、便宜,应该会受到欢迎。交通运输部的表态体现了对社会关切的回应,对社会力量参与春运分流的肯定,是管理理念、服务手段的与时俱进。

  春运拼车回家,并非新鲜事。从上网发帖邀拼车、求拼车,到在公益平台上共享拼车信息,这几年春运,拼车都是一种“自发形成的运力”,满足了不少人的出行需求。

  查阅资料,记者注意到,去年交通运输部关于网络约租车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就明确了“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拼车、顺风车可以存在。地方层面,北京市交通委2014年发布了《关于小客车合乘出行的意见》,规定市民签协议拼车,将不会被认定为非法营运的“黑车”,同时可以合理分摊费用。

  这些都是拼车取得“合法身份”的一个标志。不过,与平常出行不同,春运期间,拼车有很大一部分是跨城市、跨省份的。而各地管理拼车的态度尚不明朗,执法标准和尺度也不统一,拼车上路会不会有被查扣的可能? 

  在林浩看来,好心开车带买不到票的人回家,却被指为“非法营运”,“真是太让人郁闷了。在一票难求的现实下,一边是民间不求别人,利用自身资源解决回家问题;一边却是非法营运的困局在等着我们,让我们的回家路更难了”。

  记者翻看了林浩此前与“拼客”小杜签订的拼车协议,其中特别注明了拼车目的地,还强调除拼车资费外,不收取任何附加费用。协议上还注明,此为“非盈利性,双方平等、自愿、互利”达成的协议,拼车只是分担油费,车主不赚钱。

  “其中特别强调非盈利性,就是想保护车主。不过到头来还是空欢喜一场。”通过林浩,记者电话采访了被他“放鸽子”的小杜,虽然林浩的决定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但他仍旧表示“十分理解”。

  “我还好,因为从北京到石家庄不算远,可以选择很多交通工具,就是稍微麻烦一些。”在电话中,小杜将更多地抱怨宣泄在了现有制度安排上,“人们都想回家过年,但公共运力又不能满足春运这种非常态的‘迁移’,怎么办?抱怨只能给自己添堵,一个解决办法就是民间利用既有资源去创造运力,拼车就是其中一种。即使存在某些问题,我觉得也应该是公共部门为拼车扫除障碍,而不是去设置障碍,动辄以‘非法经营’打击,阻碍民间自我解决之道”。

  “如果不明确什么叫‘不盈利’,就会给各地方政府的运管执法部门留下空间,甚至给执法带来很多灰色空间。这几天我们也看到很多案例,许多省市都在查处以盈利为目的的拼车,实际上很多车主收取的就是过路费,或者比过路费多一点点。”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执行院长傅蔚冈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但是我们说盈利这个行为要重复多次才叫盈利,而且真正以盈利为目的拼车,收这么一点钱是不够的,从逻辑上讲也说不通。”

  在傅蔚冈看来,交通运输部之所以表态“鼓励不以盈利为目的拼车出行”,主要因为“很多人可以通过拼车、顺风车更快、更便捷地到达目的地,而且我国现有的交通运输能力达不到高水平”。

  “归根结底,是对拼车中的‘盈利’概念没有厘清:如果没有盈利,那么就谈不上‘营’运,更谈不上非法;如果产生费用了,那么多少钱才算盈利?既然是出行,必然要产生费用。而事实上产生了费用并不能等于盈利。”傅蔚冈说,朋友、同乡、同事之间拼车回家,必然会产生油费、高速公路费、过桥费等,甚至还有汽车的磨损折旧费用,诸如这些都可归类为出行成本。既然是拼车回家,共同分担出行成本,甚至拼车一方承担全部现时费用,而另一方只承担汽车的磨损折旧费,这些都是在情理之中的。

  判断拼车是否“营运”,傅蔚冈有一个标准——拼车行为是否持续、稳定,“政府监管,可以限制每天的拼车次数。如果车主一天拼车两三次,而且都是在上下班时间,很难说是营运行为。这样也可以降低不合理性,与分摊多少钱相比,要更容易划定是否非法营运”。

  拼车隐患难忽视

  在强大的拼车返乡热潮下,一些互联网企业也纷纷推出“跨城拼车业务”,此举让拼车更为便利。今年各网络约租车平台纷纷加入“抢拼”大军。一个网络约租车平台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跨城拼车预约订单已经超过58万,数量还在激增。

  记者使用一款打车软件进行了一次拼车预约试验,发现预约“跨城拼车”订单与预约普通订单的流程大致相仿,只需在输入目的地时,切换到目的地城市即可。与此前只能提前一天预约不同的是,跨城拼车可以提前7天预约。目前,可以使用的拼车软件有多种,甚至出现了巴士拼车软件。部分软件可以直接使用城际拼车,也有部分软件需要在发布需求之后,通过与车主协商,才能完成拼车预约。

  在计费方式方面,以滴滴跨城顺风车业务为例,执行的收费标准为起步价20元包含8公里,之后每公里0.6元。嘀嗒方面,一人出行的收费标准为起步车费20元包含5公里,之后每公里最低0.5元,乘客需提前3日预约城际行程。

  据了解,目前拼车平台一般会对车主进行资质审核,制订拼车协议。据某网络约车平台负责人介绍,平台会对车辆的行驶证、驾驶证、车辆牌照及司机的身份信息等进行实名认证。

  不过,记者从多位拼车司机处了解到,成为拼车车主的程序较简单:将驾驶证、行驶证、车辆和个人信息等拍照后上传至拼车软件,由拼车平台审核通过就可以了。

  “审核一般要两三天,不过基本上都没有不通过的。”一位注册了拼车平台的车主表达了自己的疑惑,这么高的通过率是否存在风险?

  同时,不同的拼车平台选择与不同的保险公司合作,试图为乘客的安全埋单。以嘀嗒拼车为例,其与中意财险合作,将拼车险升级,如果出现伤亡,保险额度为20万元,如果是一般性伤害,保险额度为10万元。51用车与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作,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为10万元,医疗赔偿限额为1万元,医疗赔偿限额为1000元。在这两家平台上,这些保险由车主和乘客共同享有。

  然而,即使有了保险,仍然很难消除乘客的担忧。

  如果在拼车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谁来承担责任?我国现行侵权责任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指出道路交通事故的损害赔偿要以责任认定作为一项主要依据。

  “一般风险还是由车主来承担。”北京交通律师网创办人董来超称,作为信息管理平台,嘀嗒拼车、51用车等可以不负责任,“他们把很多家庭自用车和乘车人召集到一个平台,车主和乘客接触后产生收益,平台也获得利益,平台并没有直接经营,这样并不违法。但如果拼车被执法部门发现后,直接吊销的是车主的行驶证和驾驶证”。

  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出现赔偿责任的时候,可能更加复杂。董来超解释,乘客乘车时,交通事故责任的主体是驾驶员,根据驾驶过错来承担责任,如果有保险,可能就是由保险公司承担责任。但如果改变了车辆属性,如让家庭自用车上路拉客,一旦出了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可以拒赔。因为保险公司是根据车辆属性来承担保险,家庭自用车和营运车的保险费率不同,如果改变车辆属性,无形中会增加保险公司的理赔风险,“到最后只能由司机来承担赔偿责任,如果司机不具备赔偿能力,那么受害人就会得不到很好的事故赔偿”。记者 赵丽 实习生 王坤

(责编:杨曦、杨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