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财经
人民网>>财经>>正文

 修跨国铁路,建现代化码头,解决82.4%以上人口用水—— 

中企助力吉布提打造东非“迪拜”(第一现场)

本报赴吉布提特派记者  蒋安全  王欲然

2016年02月22日07:2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中国土木工程集团吉布提有限公司“吉布提多哈雷多功能码头”项目沉箱生产线。
  本报记者 王欲然摄

  中国工人正在教当地工人如何整理铁路道床。
  本报记者 蒋安全摄

  时隔三年,本报记者再次来到位于非洲之角的吉布提,这个还戴着世界最不发达国家帽子的非洲小国已不再是昔日的模样:首都吉布提市的街道整齐有序了,出租车不再那么破旧了,连路上的行人也是神清气爽的样子。

  只有91万人口的吉布提于2014年11月发布了“2035年愿景”,力图利用其扼红海到印度洋的要冲曼德海峡的战略位置,在未来20年内将自身打造成地区性的航运港口和商业中心,成为东非的迪拜、新加坡,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

  20年从最不发达国家跨越到中等收入国家!“因为有中国朋友的帮助和支持,所以它就不是痴人说梦。”吉布提执政党争取进步人民联盟总书记、政府经济与财政部长伊利亚斯·穆萨·达瓦莱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对此信心满满。达瓦莱告诉记者,中国朋友帮助我们建铁路、港口,还有供水、供油气项目,吉布提愿意搭乘“一带一路”的顺风车,早日实现腾飞。

  看了这样的地形地貌,就可以想见建设时的艰难

  全长783公里的吉亚铁路连接吉布提首都吉布提市和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这是在中非合作新的历史时期,由中国企业在非洲修筑的第一条跨国铁路。

  中国土木工程集团吉布提公司副总经理耿道锦介绍说,100年前由法国人修建的吉亚铁路吉布提段已完全废弃,因此,吉布提从总统到普通百姓都热切期盼早日有一条新的铁路。

  “我要感谢中国政府让我们的铁路线重新投入使用成为可能!”吉布提总统盖莱在吉亚铁路吉布提段铺通仪式上无比激动地说:“作为铁路工的儿子,见证这条铁路连接起我们的过去和未来,我感到非常自豪!”

  达瓦莱给记者算过一笔账:新铁路建成后,从吉布提港到亚的斯亚贝巴只要十几个小时,一列火车可运载3000至5000吨货物,100辆卡车也只能承载3000吨货物,而到达时间则要等到三天之后。

  说来你都不信,吉亚铁路刚刚铺通,就已担负起重要的救灾任务。自去年11月18日起,这条尚未建成的电气化铁路上时而会有一列中国企业施工用的内燃机车,它承担为受强厄尔尼诺影响的埃塞俄比亚灾民运送国际救援粮食的任务,迄今已经运送了24列火车的粮食的任务,达35625吨。

  记者登上一列试运行的火车头,行驶40多公里,沿途都是荒无人烟的火山岩地貌,连鸟都很少见到。火车司机陈伟告诉记者,吉亚铁路吉布提段尽管只有78公里,但看了这样的地形地貌你就可以想见建设时的艰难。

  在让当地人大为惊叹的11跨、37米桥墩的霍尔霍尔大桥上,中国工人吕颜杰正在教当地工人如何整理道床,他说,工人都是附近村镇的,双方相处得很融洽。当地人都为在中国企业工作而自豪,对发给他们的劳保鞋、手套什么的都非常珍视。25岁的阿卜杜拉·亚辛·哈亚雷5个月前刚来到这个工地,之前他没有工作。哈亚雷告诉记者:“过去,父亲是家里唯一挣钱的人,但上个月我挣的比父亲还多!我把工资分成三份,一份给父母,一份给老婆,一份作为自己的私房钱,家里人都非常满意。”

  提到建港口、铁路的中国公司,当地人便会一路开绿灯

  采访期间,一位朋友告诉记者,在吉布提,只要提到帮他们建港口、铁路的中国公司,当地人便会一路开绿灯。

  赴多哈雷多功能码头项目现场采访的路上,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事故:汽车撞倒了一只羊。羊是当地人的主要家畜,因此,即便在吉布提市里也随时可以看到悠闲散步的羊。随着羊主人的大声喊叫,几名当地人拦在我们的车前。正在记者担心约定的采访时间可能要耽误时,只见司机福阿德不慌不忙地下车和他们叨咕了几句,就放行了。

  问福阿德怎么做到的,他说,“告诉他们这是帮吉布提建港口的CCECC的客人。给他们留个电话,就行了。” CCECC是中土公司的英文缩写。其实,CCECC只负责多哈雷多功能码头项目的域回填等工程,码头项目的主要建设方则是中建港务建设有限公司。

  吉布提港是东非重要的港口,吉布提海军司令阿卜杜拉曼认为其辐射范围超过4亿人口。中建港务建设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傅瞿鸥告诉记者,目前吉布提港有年吞量400万吨的散杂货码头、10万标箱的集装箱码头,另外还有一个油码头。由于港口老旧,作业效率低,所以必须建设新码头,才能把港口的能力释放出来。新码头建成后,还将对老码头进行一系列的改造。新码头的设计年吞吐能力为散杂货708万吨,集装箱20万标箱。该项目将于明年2月6日整体竣工,全面交付使用。

  “吉布提”当地语意为“沸腾的锅”,中建港务建设有限公司负责多哈雷项目的叶军总经理说,这是经历的最艰难的一个工程,但没有什么可以难倒中国人。工地上没有水,我们自己搞海水淡化,没有电,我们自己发电。“吉布提一年中分为凉季和热季,前年8月刚来时,大家没有经验,许多人都中暑了。后来我们有了经验,每当热季就早晚工作,中午休息。”在公司走廊里,记者看到工人们自办的《燃情吉布提》的报纸,他们用自己的文字把艰难困苦,化作了燃情的诗句。

  人们对水的期盼,让我们深深感到职责的重要

  来到中地海外集团吉布提供水项目工地上,中吉两国的员工们正操作着吊装机、推土机,挖掘和修建蓄水池。

  热带沙漠气候,年均不足150毫米的降水量,吉布提境内淡水资源紧缺。当地居民罗波尔·哈尔德告诉记者,平时极少洗澡,等到下雨了就跑到洼地里用积攒不多的雨水冲洗身体。住在吉布提市郊的阿伯耶·亚乐维说,他每天都要骑着骆驼行走30公里到水站去取水,往返一趟需要大半天的时间。

  为解决当地人的饮水问题,中国也曾派遣打井队给予支持,但结果并不理想。2012年,吉布提、埃塞俄比亚政府决定,在埃塞俄比亚境内的克莱恩地区规划出一处可供收取地下水的28眼深井,通过二级加压泵站将水输送至位于安特希尔的蓄水池,再通过重力流输送至吉布提境内的PK20终端水池。

  作为项目执行方,中地海外集团吉布提公司需要完成350公里包括汇集管线、输水管线和配水管线在内的管道施工,28眼深井泵站的房建,两座加压泵站和6座水池的土建工程以及相关配套的机电设备和自动化控制等系统的安装。

  “埃塞俄比亚地势起伏,输水线路需要翻越几处高地。要把水从低处引向高处,这是极具难度的。在中国公司承接这个项目之前,我不相信会有人能够完成。”在吉布提海关工作了30年的布里提指着地图告诉记者。

  “在我们看来,没有什么困难会阻碍我们。吉布提人民对水资源的期盼让我们深深感到身上的职责多么的重要,我们一定会克服这些困难,早日完工”,埃塞至吉布提跨境供水项目经理李大起说。

  李大起说,终端水池是整个项目最为关键的一环,负责将从埃塞俄比亚水源地输送来的水进行储存和优化,再从这里输送到吉布提其他城市。据介绍,项目预计明年6月完成,将为吉布提每日提供10万立方米的水量,受益人口达到75万,占该国总人口的82.4%以上。

  盖莱总统感叹说,“无论任何时候、面临何种困难,中国都会毫不犹豫施以援手,在各个领域对吉提供无私的支持和帮助。我对中国项目充满信心,这种信心源于我对中国政府和公司的信赖。”

  (本报吉布提市电) 


  《 人民日报 》( 2016年02月22日 22 版)
(责编:杨迪、杨曦)

相关专题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