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经济工作论述”解读之二

创新:13亿中国人开启梦想的“金钥匙”

余清楚 谭树森 陈键 胡晓

2016年02月23日12:50  来源:人民网-财经频道
 

编者按: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高瞻远瞩,统揽全局,深思熟虑,提出了治国理政的新思想、新理念、新战略,并从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出发,形成了具有重大指导性、前瞻性、针对性的经济工作系列论述。两会前夕,人民网记者通过基层采访、专家解读、网民连线等形式,撰写并刊登8篇深度报道,充分反映全国各地干部群众全面学习领会、贯彻落实习近平经济工作系列论述的思考和实践,为我国在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开局之年,主动打好决胜仗,赢得全年开局红。

创新,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不可或缺,它有如空气伴随你我;

创新,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深入人心,它如同血液澎湃心间;

创新,是中华民族深沉而鲜明的禀赋,它正被全面唤醒、深度激活;

创新,是13亿中华儿女开启伟大梦想的一把“金钥匙”。

“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着力把科技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

波诡云谲 国际竞争惟创新者胜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在5000多年文明发展进程中,我们的先人们发明了造纸术、火药、印刷术、指南针,在天文、算学、医学、农学等多个领域创造了累累硕果,为世界贡献了无数科技创新成果,对世界文明进步影响深远、贡献巨大,也使我国长期居于世界强国之列。

然而,明代以后,中国同世界科技发展潮流渐行渐远。历史表明,一个国家是否强大不能单就经济总量大小而定,一个民族是否强盛也不能单凭人口规模、领土幅员多寡而定。近代史上,中国落后挨打的原因之一就是科技落后。

“为什么从明末清初开始,我国科技渐渐落伍了?”习近平总书记深深思索。

有学者研究表明,清朝的康熙皇帝曾经对西方科学技术很有兴趣,请了西方传教士给他讲西学,其中光听讲解天文学的书就有100多本。是什么时候呢?学了多长时间呢?早期大概是1670年至1682年间,曾经连续两年零5个月不间断学习西学。时间不谓不早,学的不谓不多,但大多是坐而论道、禁中清谈,并没有让这些知识对经济社会发展起什么作用。

与之对应的,英国的小人物却用创新改变了世界。1736年1月19日,小詹姆斯·瓦特在英国一个贫寒之家降生。没人能预测,这个对世界充满了好奇的小男孩,会改变英国,会改变人类文明的发展进程。透过蒸汽机冒出的滚滚白烟,人类“虚弱无力的双手变得力大无穷”,瓦特和无数后来者一起,推开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大门。

往往始于不起眼的涓涓细流,最终却蔚然成潮,一股股创新的力量汇聚,经济乃至政治格局由此改变。

18世纪以前的千年时间,欧洲国家经济增长速度每年只有0.05%,人均收入翻一番需要1400年时间;而18-19世纪经济每年增长1%,人均收入翻番的时间缩短为70年;到20世纪,年均增长率提高到2%,人均收入翻番的时间只需35年。

科技创新,或催生新产业,或改造旧产业。当第一艘蒸汽动力轮船刚刚出现时,大家认为这是全新的事物,但是对于全球海运公司来说意义不大,因为蒸汽动力的技术当时并不先进。但随着蒸汽技术日益完善,最终它成为了主流技术,风帆运输公司都破产了。

汽车产业、化工产业、信息产业、航天产业等,均由技术创新催生而来,经济版图亦随之改写。

上世纪80年代末,美国人迎来了一件令人沮丧的事件,日本商人买下了美国精神的象征洛克菲勒大厦。彼时,日本经济迎来巅峰时期。此后,两国经济的走向却让人大跌眼镜:受地产泡沫等因素影响,日本经济陷入长期低迷,而美国人却敏锐地抓住了以信息技术为龙头的科技创新机遇,成功实现经济转型。

纵观任何一个大国的发展,科技创新都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历史上英国、德国、美国、日本的崛起,无一不与科技创新有关。

从上世纪70年代末实施改革开放政策后,中国保持了令世人瞩目的经济增长,综合国力显著增强,原因之一也是科技的促进、创新的拉动。

在波诡云谲的国际竞争中,惟创新者胜。

形势使然 创新方能成就一番伟业

明大势者成大事。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历史的重托。从1840年开始,我们在复兴之路上已经走过170多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离这个目标这么近。

时至今日,我国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社会生产力、综合国力、科技实力迈上了一个新的大台阶。同时我们也清醒地看到,我国发展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依然突出,人口、资源、环境压力越来越大。

中国钢铁产量全球第一,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亏损面超过一半,由于产品大都处于低端,每年还不得不从国外进口1000多万吨钢铁板材。“中国制造”的苹果手机,虽然其在全球热卖,但中国上下游产业的获利却微乎其微,还承担大量的社会、环保等隐性成本。

“主要依靠资源等要素投入推动经济增长和规模扩张的粗放型发展方式是不可持续的。”习近平总书记指出。

老路走不通,新路在哪里?就在科技创新上,就在加快从要素驱动、投资规模驱动发展为主向以创新驱动发展为主的转变上。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孕育兴起,一些重要科学问题和关键核心技术已经呈现出革命性突破的先兆,带动了关键技术交叉融合、群体跃进,变革突破的能量正在不断积累。

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我国很多重大科技成果都是依靠这个法宝搞出来的,这个法宝不能丢。

“2014年8月,我们确定要抓紧实施已有的16个国家科技重大专项”,目的是加快形成若干战略性技术和战略性产品,培育新兴产业,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五中全会上表示,“在此基础上,以2030年为时间节点,再选择一批体现国家战略意图的重大科技项目,力争有所突破。从更长远的战略需求出发,我们要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在航空发动机、量子通信、智能制造和机器人、深空深海探测、重点新材料、脑科学、健康保障等领域再部署一批体现国家战略意图的重大科技项目。”

重视举国体制,不等于偏废企业在创新中的主体地位。

人民网记者通过对深圳光峰光电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李屹的采访,更加深了对企业创新的认识。光峰光电所在的显示领域,主流技术不断演进。在“群狼环伺”、壁垒森严的环境下,光峰光电采用创新思维,颠覆传统打法,重点拓展激光显示技术,从而避开了无数专利陷阱,在新领域建立了自己的标准体系。

猴年春晚舞台上,540个机器人集体为节目伴舞,舞姿整齐划一。“广东智造”令人称赞。(杨韶森摄)

猴年春晚舞台上,540个智能机器人大秀舞技,29架无人机精彩亮相,“广东智造”赚足眼球。而在位于沈阳市浑南新区的新松机器人公司,人民网记者目睹焊接机器人、移动机器人、搬运机器人、服务机器人,不一而足。

新松公司技术人员占企业总人数接近80%,每年研发投入占公司销售收入12%以上。为了打通创新链,新松公司与中科院沈阳自动化所成立机器人高端研究院,与上海交大、上海科技大学等单位建立机器人技术研究院,在中国科学院内部则形成以新松为平台的机器人技术战略联盟。

面对机器人产业发展的热潮,新松公司总裁曲道奎颇为冷静,他认为中国机器人产业要走资源整合创新之路,掌握更多自主核心技术。

在国际发展竞争日趋激烈和我国发展动力转换的形势下,必须把发展基点放在创新上,形成促进创新的体制架构,塑造更多依靠创新驱动、更多发挥先发优势的引领型发展。

先发优势不会一朝成型,引领型发展不可能一蹴而就,但由之前注重“后发优势”到现在强调更多发挥“先发优势”和引领型发展,这样的清醒判断和政策取向,意味着一个国家发展理念的转变。

突破羁绊 制度创新释放创造潜能

非知之难,行之惟难;非行之难,终之斯难。

加快科技创新的步伐,走自主创新道路,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断创新体制机制,激发和释放埋藏在亿万人民之中的创造潜能。

谁能想到占据全球消费级无人机市场份额70%的大疆,其产品的推出和品牌的创立仅仅是源于一个大男孩对于天空的痴迷。大疆创始人汪滔说,他从小学开始就对天空充满了想象。他梦想着拥有自己的“小精灵”——一种搭载摄像机跟在他身后飞行的设备。

如今,他不仅把梦想变成了现实,而且在市场力量的推动下,走上了无人机创业的道路。

中国的改革史,也是一部制度创新史,从计划经济过渡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通过“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市场机制正日益发挥着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

如果把科技创新比作我国发展的新引擎,改革就是点燃这个新引擎必不可少的点火系。关于体制机制创新对科技创新的推动,做了大半辈子光学研究的宣明深有感触。

“我们是首颗(国内自主研发商用)星,破除了很多壁垒。”原中国科学院长春光机所所长宣明对人民网表示,从自筹资金搞研究到政策放开、资金支持,“吉林一号”的成功发射离不开对体制机制的突破与创新。

2015年10月7日12时13分,我国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成功将1组“吉林一号”商业卫星发射升空。(赵鹏摄/新华社)

“这次是一箭四星,‘吉林一号’,而到2020年前要有60颗星。”2015年10月,“吉林一号”发射上天之后,现任长光卫星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宣明对人民网记者侃侃而谈。“当时刚开始干的时候,所内有不同的意见,”但最难回答的问题还是,“2005年的时候,你敢说你的卫星能发射?”

经过不断的创新实践,2014年12月长光卫星技术有限公司正式成立,长光所的卫星项目步入市场化和产业化轨道。公司注册资本金8亿元:省财政股权投资2亿元,长春光机所科研骨干股本金1.5亿元,两家民营企业股本金各1亿元,自然人股本金0.3亿元,长春光机所以2.2亿元无形资产入股。

体制机制创新激发的是创造潜力,解放和促进的是社会生产力。“从2015年到2020年,公司的销售收入要近百亿,再过5年,达到千亿”,宣明说。

另一个故事发生在北京中关村。据理工雷科公司董事长戴斌介绍,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曾推出科技新政,理工雷科是首批股权激励试点企业,6名核心科技人员拿到了180万元股权,创新创业的潜能被激发和释放出来,先后开发出7项新产品,公司销售收入亦直线蹿升。

科技创新的成果躺在科研院所的“深闺”就会被埋没,需要制度创新让它们走到前台、进入市场。同时,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成为创新主体,对知识产权的重视也在与日俱增。

2016年2月,华为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世界移动通信大会的展台。华为在此次展会上发布了旗下首款二合一笔记本电脑。

数年前,华为在美国被思科以知识产权侵权为名起诉,一时震动了中国企业界。随着时间推移,华为积累了大量的自有知识产权,并通过专利交叉授权等方式,成功越过了跨国公司埋下的专利陷阱,并在核心技术方面掌握了主导权,从而让中国在通信产业技术演进中占据先机。

没有对创新规律的尊重,像华为这样的企业就不可能走出国门,中国高科技产业就不可能出现这么多与世界高手一较高下的“奇兵”。

扬优成势 创新成为发展新引擎

“不好意思,能不能让条路让苏小宝穿过去?”去年底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期间,人民网记者在“互联网之光”博览会苏宁展区,见到了萌动可爱的机器人苏小宝。甜美的声音和机智的回答,让现场观众不时发出阵阵笑声。看似还很稚嫩的机器人,发展潜力正不可限量。

人民网记者在广东东莞一家公司看到,电源插头生产线上,机器人正在高效地工作。设计人员设计好了工作程序,由工人操控设备发出指令,机器人就会自动生产。温度高达50°C的注塑操作间,机器人正在代替人工作业。

2015年8月25日,在浙江瑞宏机器人有限公司车间里,技术人员正在调试机器人。(魏炜摄/人民图片)

机器人的研发和应用是中国科技创新的一个缩影。“中国将机器人和智能制造纳入了国家科技创新的优先重点领域。” 习近平总书记在写给2015世界机器人大会的贺信中说。

实际上,随着互联网信息时代的来临,传统产业的格局也在发生改变。随着越来越多硬件设备将接入互联网,美国硅谷企业甚至开始冲击欧洲引以为豪的传统产业,如网络设备、汽车制造等。

在创新成果产业化方面,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引人注目。数据显示,在全球互联网企业市值前十强中,中国公司占四席;在全球互联网公司前30强中,中国企业达到12家。

当前,互联网信息技术正带来生产生活方式的革命性变革,不断激发和创造新需求。“互联网+”使得传统制造、商业、服务的行业边界正在被打破,企业生产、服务流程不断重构,新的商业模式层出不穷,新的市场需求不断被激发。

技术创新正引领中国企业由中低端向中高端迈进。不断涌现的新发明、新工艺、新品种,让传统产业青春焕发,让新兴产业健步前行,也支撑“中国制造”走出去,向世界递出了一张张亮丽的“中国名片”。

与此同时,我国同发达国家的科技经济实力差距仍然主要体现在创新能力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必须把重要领域的科技创新摆在更加突出的地位,实施一批关系国家全局和长远的重大科技项目。这既有利于我国在战略必争领域打破重大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更有利于开辟新的产业发展方向和重点领域、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

我们不能用别人的昨天来装扮自己的明天。只有把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掌握竞争和发展的主动权;只有更多创新驱动,才能实现经济转型发展,梦想才会离我们越来越近。

伟大梦想的实现需要13亿人的共同努力,推进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有赖于13亿人的智力资源。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让科技创新人才“群星闪耀”,我们的事业就大有希望,目标的实现就会指日可待。 

【系列解读之一】新常态:中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

(责编:夏晓伦、刘然)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