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干净、又省事 北京去年663个村庄实现清洁能源取暖

种卿

2017年01月24日08:16  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又干净、又省事 北京去年663个村庄实现清洁能源取暖

  北京市海淀区上庄镇东小营村村民刘淑凤向记者介绍“煤改气”设备。中新网种卿 摄

  中新网北京1月24日电(种卿) “七、八万的‘煤改气’费用,政府补贴基本都覆盖了。”谈到自家新装的燃气取暖系统,北京市海淀区上庄镇东小营村村民刘淑凤难掩笑意,再也不用半夜起来去添煤,打开燃气取暖系统,简单设置后,就能让室内温度维持在18度以上。“真的太方便了”,刘淑凤重复着。

  1月23日,记者跟随“治霾·京津冀在行动”北京站采访团来到海淀区东小营村,这里是2016年完成“煤改清洁能源”改造工作的663个村庄之一。据北京市农村工作委员会村镇建设处处长郭子华介绍,去年北京市完成了663个村庄、22.7万户的“煤改清洁能源”任务,有效减少燃煤68.1万吨。

  七、八万的“煤改气”费用 农户不花一分钱

  走进东小营村,已经闻不到燃煤的刺激气味。

  “全村都实现了煤改气改造,每户改造成本大概在七、八万块钱,农户没有花一分钱的改造成本。”北京市海淀区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王小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

  王小均说,无论是“煤改气”还是“煤改电”,村里农户不用花任何改造成本。先是由北京市政府补贴一部分,剩下的由区政府财政“兜底”,海淀区内的村庄,只要使用面积在267平方米内,改造费用都是百分之百由政府补贴承担的。

  2016年,北京全市完成了663个村庄、22.7万户的“煤改清洁能源”任务,超额完成200个村庄,超额完成计划任务的43%,可有效减少燃煤68.1万吨。

  郭子华认为“煤改清洁能源”工作之所以能取得积极进展,与多方面的协同发力密不可分。首先是市区联动,市发展改革委、市财政局、市规划国土委等部门充分发挥职能作用,抽调人员成立“煤改清洁能源”专门机构,快速研究制定实施方案,明确补贴标准;其次是电力、燃气相关企业的积极配合;最后是专家团队问诊把脉,围绕技术路线、设备选型、质量管控等方面给予技术支持。

  东小营村村民家中的燃气设备。中新网种卿 摄

  又干净、又省事 一个电话维修人员就上门

  不同于东小营村的“煤改气”,顺义区高丽营一村则采用了“煤改电”的方式。

  讲起新近用上的电力取暖,76岁高龄的高丽营一村村民宗桂婷滔滔不绝,“之前烧煤太麻烦,为了保持室内温度,自己得屋里屋外来回跑,弄得头发、衣服、地上都是炉灰,别提多脏了”,现在按几个按键就行,又干净、又省事。

  改造之初,不少村民担心采暖的整体费用将提高。对此,宗桂婷告诉记者,“不仅不会高,说不定还更省钱”,往年烧煤取暖时,整个冬季要用掉四、五吨的煤,以每吨900元计算,大概需要4000元左右,这样算下来其实用电可能更省钱,日后,电价可能还有相应补贴。

  值得一提的是,相关部门还特别建立了全方位的运行维护体系。郭子华说,各区组织中标企业建立设备后期维修服务体系,确保维修服务人员在接到电话后2小时上门,4小时内完成维修,并要求4小时内无法完成维修的立即更换新设备。

  “一个电话,维修人员就能上门服务,实在太方便了。”宗桂婷感慨道。

  北京市顺义区高丽营镇一村村民宗桂婷接受记者采访。中新网种卿 摄

  今年“小目标”:700个村将完成“煤改清洁能源”

  2017年,“煤改清洁能源”的工作还将惠及哪些村庄?

  据郭子华介绍,2017年,北京市农村地区要完成700个村庄的住户“煤改清洁能源”工作任务,其中朝阳区、海淀区、丰台区、石景山区、房山区、大兴区和通州区要完成剩余平原地区村庄的“煤改清洁能源”工作。

  同步实施“煤改清洁能源”的还有约1400个村委会、村民公共活动场所和79万平米籽种农业设施,确保村庄范围内实现基本“无煤化”。

  “在9月底前,北京将完成农村‘煤改清洁能源’所需的电力、燃气配套设施建设,同步完成户内线路改造和取暖设备安装;在10月底前完成未实施‘煤改清洁能源’村庄的优质燃煤配送和炉具安装工作。”郭子华称。

(责编:杨茗涵(实习生)、乔雪峰)

推荐阅读

北京西站,站台下,乘客们也许不会看到,每节充足供水的车厢背后,是上水工人不停运作的双手。北京西站,站台下,乘客们也许不会看到,每节充足供水的车厢背后,是上水工人不停运作的双手。 春运记忆:北京车站的十个感人瞬间(高清组图)  【详细】

财经

随着移动网络技术的发展和买票时间的提前,到火车站排一天长队买票回家的场景,已成为过去式。随之而来的,却是另一个窗口的繁忙,那就是退票。王鑫便是北京西站的一名售票值班员,主要负责旅客的退票工作。本期《财景》,走进春运“退票员”的生活。随着移动网络技术的发展和买票时间的提前,到火车站排一天长队买票回家的场景,已成为过去式。随之而来的,却是另一个窗口的繁忙,那就是退票。王鑫便是北京西站的一名售票值班员,主要负责旅客的退票工作。本期《财景》,走进春运“退票员”的生活。 财景故事:春运“退票员”的一天 为赶时间用塑料袋盛饭  【详细】

财经

没有远大崇高的梦想,乘客的平安到站是对她最大的欣慰。当别人举杯庆祝与家人团聚的时候,她却守在空荡荡的车厢里。她叫徐红, 成都铁路局成都客运段 Z49次列车长,14年来,她从没在除夕回家过年,感受与家人团聚的节日气氛。
本期《财景》,带你走近春运列车长的 “夜生活”。
没有远大崇高的梦想,乘客的平安到站是对她最大的欣慰。当别人举杯庆祝与家人团聚的时候,她却守在空荡荡的车厢里。她叫徐红, 成都铁路局成都客运段 Z49次列车长,14年来,她从没在除夕回家过年,感受与家人团聚的节日气氛。
本期《财景》,带你走近春运列车长的 “夜生活”。
财景:春运车长的“夜生活” 14年没回家过年  【详细】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