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接住“加息的靴子”(经济透视)

朱尼·约瑟夫

2017年03月17日05:0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美联储本周三宣布加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从0.5%—0.75%调升至0.75%—1%。在长达7年的实际零利率后,美元迎来了第三次加息。美联储此前的预测表明,2017年的目标利率会提升到1.1%—1.8%,这意味着美元在今年内可能至少还有两次加息。

  一个更加激进的美联储并非一无是处,加息意味着美国经济强劲,这对世界经济也有好处,美元加息产生的影响会从汇率、大宗商品市场、债务以及对外投资这四个渠道,传导至其他国家。

  美元从2015年开始升值,伴随着加息进程,美元未来还将继续升值。美元升值给其他国家带来的则是汇率下行,就新兴市场国家而言,这种影响可以传导至通货膨胀。应对不断走强的美元,新兴市场国家最好的防御办法就是进攻:各国可以根据通胀目标来调整货币政策。如果通胀预测值高过目标值,央行可以收紧货币政策,提高利率;如果预估通胀率低于目标值,央行应降低利率,放松货币政策。

  由于大宗商品价格和汇率紧密挂钩,对大宗商品依赖度较高的市场受到的影响将更大。例如巴西,原材料的出口占据其出口总量的一半,2015年12月,美联储将利率提高至0.5%,巴西的实际收入一个月之内上涨了约5%。同理,巴西的大宗商品指数从2015年底的181.47下降至今年1月的169.88,这也导致了巴西大宗商品出口的减少。

  不过,汇率贬值对一些国家来说也是一种利好,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它们的商品将变得更加有竞争力,同时从贸易中获利更多。通过扶持一些能为出口加分的产业,例如服务业,有望实现经济转型。尽管灵活的汇率政策可以缓解外部冲击带来的影响,但大宗商品的出口收入依旧很低,这迫使巴西改变经济结构,降低对大宗商品的依赖。2015—2016年间,巴西的大宗商品出口虽然减少了超过9%,但巴西的出口总量同期仅减少了3%。

  更低的汇率同时也意味着外部债务的增加和外国投资的减少。当美元处在零利率下限,许多新兴市场国家选择了美元借贷。如今美元加息,还债变得更贵了。例如,从2015年第四季度到2016年第一季度,以毛额计算,墨西哥的外债总额上涨了6%,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3.5%。此外,外国投资者开始寻求其他更加稳定、回报更高的投资地,引发资本外逃。若要解决货币贬值和债务上涨,一个有效的办法是增加外汇储备。一国可用足够的外汇储备来降低汇率变化的影响,冲抵短期、快速的资本流动的冲击,以及干预外汇市场和进行大笔交易清算。

  各国能接住这只“落地的靴子”吗?前景是光明的。当美元利率7年来首次升至零以上,各国在2015到2016年曾有两次试车的机会。现在,美联储的行动及其影响已愈发明朗,国际政策制定者必须一致向前,强化货币政策的应用,鼓励工业化出口,以及做好外汇储备方面的准备。

  (作者为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分析师) 


  《 人民日报 》( 2017年03月17日 21 版)
(责编:王吉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