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拥而上难免一哄而散 转型如何走需量力而为

2017年03月31日07:52  来源:经济参考报
 

  财务造假遭遇严查

  连年亏损或是主因

  日前,*ST昆机主动披露公司涉嫌财务造假,监管层的问询、立案调查随之而来。3月24日下午,证监会例行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邓舸表示,若查实*ST昆机存在违规情况,将严肃追究有关人员,触及退市标准则严格执行退市制度,将其驱逐出市场。接近*ST昆机的知情人士透露,尽管还未查清涉嫌财务造假的最终动机,然公司连年经营不利恐是重要因素之一。业内人士说,实际上,昆机的经营状况亦是整个机床行业的常态,自2011年后,大到行业龙头沈机集团,小到普通机床厂,始终未能走出效益大幅下滑的困境。同样的是,就像*ST昆机就如机床行业的一个缩影一样,机床行业似也成为中国传统制造业的一个缩影,在宏观经济转型的关键时点中,亟待转型升级。只是,面对往日的荣光消逝,“中国制造2025”如何发挥效用,成为传统制造企业急需思量的关键点。

  看到昆明机床如今的惨状,真是让人唏嘘不已。笔者20多年前,作为新华社记者常驻香港地区,曾经报道过多家内地企业成功在香港上市的消息,包括青岛啤酒、上海石化等等,昆明机床也是那几家H股之一,当年是何等风光,何等激动人心!光阴荏苒,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的事情真的发生了。想不到,昆机竟沦落到如此地步,甚至因信披违规造假、亏损累累而到退市的边缘。只能说,市场经济大潮也是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所有的经营活动、发展战略,都要顺市场大势而为,该转型要及时转型,该创新就要及时创新,否则,就会被汹涌而来的市场大势淘汰。同样是生产机床为主的企业,跟上数据机床发展大潮、大步迈向数据时代的上市公司,日子就好过得多。

  传统经营管理遇挑战

  股东关系成重大课题

  万科年报数据显示,2016年万科实现销售金额3647.7亿元,同比增长39.5%,在全国商品房市场的占有率进一步上升至3.1%,规模落后于恒大(3733.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0.2亿元,远不如中海同期的370.2亿港元(约合人民币328亿元)。2016年万科的销售回款率在上年基础上进一步提升,超过95%;全年实现经营性现金净流入395.7亿元。年底持有货币资金达到870.3亿元,远高于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433.5亿元。2016年,国内房地产市场的总销售规模创历史新高,但繁荣的背后暗藏隐忧。一方面,市场的分化加剧了行业的不确定性;另一方面,热点城市地价大幅上涨,透支了行业的长期增长潜力。

  一个企业的兴衰起伏,总有多种原因。从数据看,万科的销售金额、净利润等主要指标虽然表现不错,但已经被其他企业超过,“业内老大”的地位已经不保。从经营能力看,我们似乎还没有发现万科有什么明显失误;从市场形势看,近期房地产价格暴涨,也不会对万科有特别不利的地方。唯一能够解释地位相对下降原因的,大概只有这两年万科的控股地位之争了。公司高层的股权争伐,与日常经营有没有关系?肯定有,而且相当大。换个角度说,作为上市公司,除了原有意义上的经营管理,内容还要进一步丰富,要包括市值管理、股权管理、股东关系管理等等。需要注意的是,资本市场有其特别的运行规律,对上市公司来说,也是“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大事,不可等闲视之。

  乳业困境暴露恶性竞争

  一拥而上难免一哄而散

  由于“浑水”公司的激烈“爆料”,尽管已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紧急停牌,辉山乳业(06863,HK)股价暴跌事件仍在发酵。3月25日,有媒体报道称,辉山乳业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杨凯在辽宁省金融办召开的辉山乳业债权人工作会议上承认,公司资金链断裂。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覆盖全产业链的乳企,辉山乳业一度扛过了国内奶牛养殖行业的“阵痛期”。但去年3月-9月,辉山乳业的银行贷款激增38.57亿元,合计借款达到110.86亿元,处于历史高位。资深乳业专家表示,过去3年,国内奶牛养殖企业普遍日子艰难,有些牧场甚至破产、倒闭。

  对于辉山公司究竟水有多“浑”、债务有多深,本文无意深究。从产业的角度看,奶牛养殖业和乳品企业是不是遭遇困境,值得关注。有业内人士认为,过去几年养殖业很艰难是事实。伴随国际奶价低迷、国内“奶剩”影响,过去几年的乳业低潮让整个奶牛养殖行业遭遇了全局性困境。而且,不时传来的奶农倒奶、牧场杀牛,或是奶牛当肉牛卖的新闻,侧面反映了行业困境。至少,原奶价格“跌跌不休”导致国内奶牛养殖企业大面积亏损应该不假,难怪奶业甚至被某些银行列入“高危”行业名单。一个逃不掉的规律是,产业热时一拥而上,导致产能迅速过剩;过剩之后,杀牛宰羊去产能,又一哄而散。这种恶性竞争一再上演,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们市场经济的不成熟。在农业领域,这种近乎“打摆子”的大波动,不仅影响市场供求,也会对千万个农户造成巨大损失。

  喜新莫厌旧效益为上

  转型如何走量力而为

  在轰轰烈烈的几年转型期中,同洲尝试做手机、做盒子、做电视……甚至打算把名字改成“同洲互联”,结果却让人唏嘘。有人称,同洲的下滑原因在于“转型用力过猛”。新项目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和技术、人才支持。为了给公司“输送血液”,截至2016年1月,用于质押融资的股份约为1.22亿股,占大股东所持有公司股份的比例为96.53%。一方面是响应市场的速度太慢,导致许多想法无法“落地”。比如同洲电子曾视为核心技术的“摸摸看”,在当时来看颇具前瞻性,但由于迟迟未能实现规模化和市场化运作,很快就被新技术淘汰。另一方面是丢掉了原有的业务优势,丧失了行业巨头的地位。2014年,同洲电子机顶盒销售额为596.4万台,同比下降26.09%;主营业务收入为15.68亿元,同比减少16.65%。

  转型升级是个大话题。成功者大有人在,但不是“一转就灵”,同洲电子再次印证了这个判断。最可悲的是,转型未见效益,反而把原有的盈利领域做弱了、做没了、做亏了。在产业选择上,虽然人们欣赏“喜新厌旧”,但也不能一味地笃信“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已经经过市场考验的产业和产品,应该在企业战略中保持。转型升级,一是要量力而行,不可超越企业的资源调配能力,过大量的融资,有可能把转型变成苦不堪言的负担;二是要正确认识市场,不能把好不容易占领的市场轻易丧失;三是要对转型的人才储备、技术储备有清醒的估量,必要时不妨放慢脚步。在资本市场,由于有融资的便利,一些上市公司在炒作上胆子特别大,对新项目、新技术的选择不谨慎、不科学、不负责,造成企业陷于被动境地,这些教训应该汲取。

(责编:杜燕飞、王静)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