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法姐”胜诉张江霖回应:都已经过去了

王明伟

2017年06月16日16:13  来源:中国网
 
原标题:“高法姐”胜诉张江霖回应:都已经过去了

  (记者王明伟)互联网缩短了新闻的生命周期,几天时间足以由“新闻”变“旧闻”。集中追赶热点的同时,却鲜有人持续地跟进“冷”掉之后的进展变化,虎头蛇尾成了常态。

  近日,记者偶然从消息人士处获知,曾经在微博上掀起不小口舌之争的“高法姐”事件有了新动态,朝阳区法院对曾经的“高法姐”张江霖依法进行了“平反”。发微博的网友也删除了全部侵权微博,并向张江霖当庭道歉。三年已过,经历过网络平台的热闹之后,终于可以冷静地回顾下这则“旧闻”。

  2014年4月,位于北京将台路的和睦家医院停车场里,两位女士因停车位发生了纠纷,一个车位,两辆车,到底给谁用?

  三年前,多家媒体去现场采访,通过人证还原现场,坦率地说,纠纷的情节并没有多么复杂:一位女士提到她让自己的父亲提前到空车位上占位,另一位女士也恰好要停到同一处车位,之后二人发生了争吵,甚至警察也来了。张江霖女士微博提到她是到达停车场第一辆车,停在车位后与后进入停车场的驾车鸣笛女士发生争执。后来,警察过来处理了纠纷。

  在北京这个停车难的城市里,车位难找,不算什么稀奇的事。而三年前这事,之所以由普通小纠纷摇身一变成了网络热点,是因为其中一位当事者在微博上提出,与她发生纠纷的另一位女士是“法院姐”“东交民巷”人士。

  “东交民巷”,是最高法院的所在地,换言之,标签化了的地名暗示纠纷背后是权力的存在,这挑起了网友们最敏感的神经。之后的几天里,当事人张江霖的个人信息被人肉,“高法女”标签打到了她身上,虽然她曾公开站出来辟谣,甚至最高法院也主动“自证清白”,人民法院报转发了“还原事实”声明,但谈资已成。随后,另一位当事人女士在此期间蹊跷地关闭了微博评论,更换昵称,并换了头像。

  转化为谈资的舆论,已脱离了事件本身,给当事人之一的张江霖带来了不小的影响。纠纷因停车而起,却在网络及“人肉”搜索的助推下,对该事件的关注与探讨变了味儿。

  一时的热闹散去,谁会为曾经的口水负责?谁又了解对当事人生活造成的影响?

  据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张江霖后来向朝阳区法院提出了诉讼,维护受损的名誉,法院于近日正式宣判,微博人肉者(发微博的网友)已删除其相关微博,也向张江霖道歉。抛开网络上曾经的标签与舆论,还原基本的真相。没有所谓的特殊身份在作祟,只有心急带孩子就医的妈妈,以及两位妈妈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纠纷。

  张江霖曾在微博中提到:“我先生按规矩排队等候停车位。当出现空车位时,作为排队最先汽车停车入位。后遇人猛击侧后车厢及不顾劝阻长鸣汽笛,车内刚满月婴儿惊厥啼哭,作为母亲,下车评理未果。且本普通纠纷已经民警调解妥善处理,处理过程中,我本人自始至终未有一句不当言辞及不礼貌行为。从未声称法官及表明身份。”曾经网络上流传的“东交民巷女”、“高法姐”,经过法律程序的参与后,被一一否定,只不过距离事发,三年已过。当事人在坐月子期间遭受到的网络暴力和不公正影响,使婴儿断奶,自身抑郁,并对其生活造成了很大影响。

  记者曾试图联系两位当事人,未果。除了围观者,当事人似乎并不想把大众记忆再拉回到三年前不愉悦的那天。多次征询之下,当事人之一的张江霖已然不想提起当年的事件,至于挽回名誉的诉讼,也无可奉告。“都是过去的事了,过去就过去了,没必要再说些什么”她说。

(责编:夏晓伦、刘然)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