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上调今明两年全球增长预期至3.9%

2018年01月24日08:06  来源:经济参考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2日发布报告,调高全球经济今明两年的增长预期。全球经济正面临多重政策利好的作用,主要来自今年美国大规模减税方案和多个央行提供宽松金融环境,但业内人士警告,政策效应退却、投资不足等因素会令全球无法摆脱中期下行风险。

  覆盖最广泛的同步增长

  IMF在当日于瑞士达沃斯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更新内容中预计,今明两年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期较去年10月预期均上调0.2个百分点,至3.9%,为2011年以来的最大增幅。

  报告还说,120个经济体在2017年的增速有所上升,这些经济体约占全球GDP的75%。IMF表示,这是自2010年以来最广泛的全球同步增长热潮。

  IMF总裁拉加德在达沃斯发表讲话时表示:“所有迹象都表明,全球经济增长在今年和明年都会进一步加强。这是非常可喜的消息。”

  IMF调高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的理由来自主要经济体的发展趋势向好。路透社文章称,美国和中国经济增长影响巨大。自2007至2009年的经济衰退以来,美国经济一直保持稳定但却不温不火的增长速。

  据最新报告,今明两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总体增长预测不变。其中,新兴亚洲发展中国家预计增长6.5%左右,与2017年增速基本持平,该地区继续对全球增长贡献一半以上。IMF同时上调了今明两年中国经济增速预期,但预计其经济增速将逐渐趋缓。IMF将中国今年经济增长预估由6.5%上调至6.6%,明年预计放缓至6.4%。

  同时,今明两年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速将超过2%。其中,美国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速将分别为2.7%和2.5%,较此前分别上调0.4和0.6个百分点。欧元区部分经济体,特别是德国、意大利和荷兰的经济增长率有所上调,这反映了其内需增长势头增强及外部需求上升。

  IMF还宣布,受全球广泛的经济增长,尤其是欧洲和亚洲地区显著增长的影响,将2017年经济增速上调至3.7%。IMF通常每年在春季会议和秋季年会期间分别发布上、下半年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并在年中和次年年初分别对两份报告作出更新。

  同日,普华永道对全球1300名CEO的市场调研显示,57%的商业领袖相信在未来12个月全球经济增长率会得以提升,保有这种乐观情绪的企业家人数是去年的一倍,也是2012年以来比例最高的一次。普华永道全球董事长鲍勃·莫瑞兹表示:“首席执行官们对全球经济的乐观看法受到极其强劲的经济指标的推动。考虑到股市高涨……难怪首席执行官们会如此满怀信心。”

  美国税改释放短期利好

  此次IMF报告特别指出美国减税改革对短期全球经济的促进作用,但同时提醒该政策效力正面影响的周期有限。

  IMF称,美国税改最重要的部分将是下调企业所得税,这应能带动企业投资加快增长。IMF预测美国联邦税收收入将比支出下降更多,导致赤字扩大,并作为一项财政刺激措施来推动经济增长。

  IMF表示,加拿大和墨西哥也将受益于美国的财政扩张。随着需求增加,这两个国家对世界最重要经济体的出口将相应增长。

  IMF首席经济学家奥伯斯法尔德指出,减税还可能扩大美国经常账赤字,令美元走强,并影响国际投资资金流动。

  普华永道对CEO的调查显示,美国公司税的削减很可能加大外资直接投资,尤其是会吸引到从欧洲和日本来的投资。在今年的调查中,美国成为最受企业青睐的投资目的地国,超过中国、德国、英国。

  报告称,到2020年,相比较不进行税改,美国税改的累积效应将使美国经济增幅高出约1.2个百分点。

  但IMF提醒,新税法实施后期可能会成为一个负担,因为该法律的许多条款是临时性的,其发挥的作用会逐渐减弱。IMF表示,2022年以后的美国经济增速可能会比之前预测的要弱。

  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12月签署了共和党提出的规模达1.5万亿美元的税改立法,取得了他执政第一年最大的立法胜利。这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最大规模一揽子税改计划,将企业税从35%削减至21%,并在一段时间内为大部分个人减轻税负。

  信心之外仍有隐忧

  虽然IMF将全球经济前景形容得一片大好,但仍不忘提示中期下行风险。IMF称,尽管近期全球经济增长风险看似大致可以化解,但中期来看仍偏于下行。由于经济活动回升和更宽松的金融条件相互促进,短期内的周期性反弹将更强劲;但资产估值过高和严重收缩的期限溢价提高了金融市场调整的可能性,从而可能抑制增长。

  拉加德则强调,尽管全球前景使她受到“鼓舞”,但是“我们不应该感到满足”。她强调了当前增长的可持续性所面临的威胁。

  拉加德指出,许多国家负债增加“令人担忧”,警告决策者不要自满,称目前是解决其经济中结构性缺陷的时候。

  另外,经济政策周期也将影响全球经济长期走势。

  “政治领袖和政策制定者必须牢记,目前的经济动能是由许多因素汇聚而成的,而这些因素不太可能持续很久。”奥伯斯法尔德在达沃斯全球经济论坛上对媒体表示。

  同时,拉加德继续呼吁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此前,拉加德在公开场合曾呼吁德国等政府,应加大对公路、铁路和数字化等公共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这将有助于增加需求,提高进口。

  其他风险则来自于对全球化走势的担忧。普华永道的调查显示,近40%的受访企业高管担忧全球化进程不能弥合贫富差距,约80%认为全球一体化趋势正在转变。

(责编:李栋、赵爽)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