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逆差需对症下药

——访中国银行美国地区行长、美国中国总商会会长徐辰

本报记者  李晓宏

2018年03月26日07:5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签署总统备忘录,宣布将对价值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征收关税,并对中国的技术转让和收购施加限制,引发了全球金融市场震荡。从特朗普政府近期采取的一连串对华“鹰派”贸易举措可以看出,美国政府将中美贸易不平衡的原因归咎于中国。但事实是这样吗?怎么看待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中美经贸合作应该如何发展?记者采访了中国银行美国地区行长、美国中国总商会会长徐辰。

贸易逆差的根源在哪里

徐辰表示,今天,中美已经成为各自最重要的贸易伙伴。美国是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仅次于欧盟)、第一大出口市场、第四大进口来源地;中国是美国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三大出口市场、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报告显示,中国企业在美俄亥俄州等“铁锈地带”直接雇用超过14万名美国员工。美中经贸关系直接或间接支持了共 260万个美国就业岗位。

徐辰说,历史和现实表明,中美经贸关系的本质是互利共赢的,双方经贸合作为两国和两国人民带来巨大利益。中美经贸关系已成为两国关系的压舱石。

谈到中美贸易,绕不开一个问题,即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该如何解读?

“美国贸易逆差的根本原因,在于美国内需为主的经济结构或者说是总需求大于总供给的状况。”徐辰说,美国逆差问题不是中美贸易所特有的,自1976年以来,美国对全球贸易一直存在逆差。近20年来美国一直是高消费、低储蓄,导致国内产品不能满足消费者需要,要靠大量进口国外商品来补缺,导致贸易失衡。最新的减税政策预计会给居民带来实际收入的增加,这会更进一步刺激对进口商品的消费。

徐辰表示,如果不遵照经济规律,而以指令式减少赤字的“药方”来“治病”,不仅不会有积极效果,反而会损害美国所长期倡导的市场化原则。

惩罚性行动损害美国利益

徐辰分析,中美货物贸易表面上看是失衡的,但从全球价值链角度深入分析则并非如此,而是两国经济结构互补以及美国企业欲维持其比较竞争优势的产物。事实上,中国对美国的货物贸易顺差被高估了,在以商品附加值为基础来计算的美国全球贸易赤字中,仅有16.4%来自中国。根据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的数据,50%以上的中国对美货物贸易顺差来自美国品牌商品——包括苹果产品的出货量。

美国每年都会对全球产生8000亿美元左右的商品贸易逆差,仅仅减少对华贸易逆差无法根本解决美国巨额的贸易赤字问题。而恰恰相反,美国全国经济研究所(NBER)研究显示,2000年至2006年中国对美国出口令美国制成品价格指数降低了7.6%,使美国消费者特别是中低收入家庭得到了实惠。

“贸易政策要最大限度地考虑广大消费者的利益,惩罚性行动将给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带来严重后果。”徐辰指出,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和服务征收额外关税等同于向美国消费者加税,如钢铁和铝制品的原材料价格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到美国的主要产业如罐装啤酒和汽车的售价,美国汽车价格预计整体会上涨1%,影响其全球竞争力。钢铁的价格上涨还会影响到另一美国主要产业,即页岩油和页岩气的生产和运输。据统计,美国有77%的石油和天然气输送管道用材来自于进口。

徐辰强调,仅靠关税政策保护而生存的产业是不会培养出长期竞争力的。

中美经贸合作应共同推动

徐辰表示,中美当前有五件大事可以齐心协力共同推动。

一是进一步加快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如果双方能尽早达成BIT,将会更有力地刺激就业和推动产业升级,助力双方经济“再平衡”。

二是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在美国的使用。有坚实基础作为后盾的人民币若能成为美国投资者资金保值增值工具,将有利于美国投资者获得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红利。

三是进一步加强在基础建设领域的合作。美国在基础设施上有巨大的投资需求。基建领域是中国的强项,加上中国有充足的资金,双方合作会起到很好的示范效果。

四是扩大双向市场开放。目前,中国自美进口的高技术产品仅占同类产品进口总额的8.2%,如果美国能放开高技术、航天和防务等领域的产品对华出口限制,对于解决双方贸易逆差会有巨大积极作用。

五是扩大中美省州合作。国之交在于民相亲,中美省州和下设城市之间的良好合作趋势为双边关系的发展注入了强大动力,美国加州、得州、纽约州、艾奥瓦州等与中国十几个省市分别建立了经贸交流机制,仅2016年就实现近50个双向投资项目,合同金额超过25亿美元。

徐辰说,中美可以有竞争,但更需要的是合作,一个健康稳定的中美经贸关系必将造福于两国人民。

(责编:隋尚君(实习生)、蒋琪)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