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园多个城市更新项目建设有序推进

2020年08月14日17:12  来源:人民网-财经频道
 

陈旧落后的设施、日益狭窄的村路、层出不穷的安全隐患,曾经是广东珠海翠微村的真实写照。

2019年10月,奥园集团成为珠海翠微旧村改造项目实施主体。针对翠微村的情况,奥园在细致的调研后,提出了“整体拆建+局部保护”的改造方式。高楼、社区、商超、学校、古庙、街巷……现代化的建筑,构成了翠微村的未来。

彼时,初来广州打拼的年轻人,大都曾委身于这样的城中村。时至今日,广州市区的面积已经从改革开放初期的不足50平方公里,到如今的7000余平方公里。

一边是日益稀缺的土地资源、一边是亟需改造的城中村。在这种状况下,旧改城市更新,被推上了日程。

2009年,广东开始建设节约集约用地试点,在全国率先开展城市“三旧”改造试点,把“旧城镇、旧厂房、旧村庄”改造成“新城市、新产业、新社区”,旧改自此拉开帷幕。

相比于传统的开发商招拍挂,城市更新的难度要大得多。典型的,是珠海前山梅溪村。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梅溪村厂房遍地、人流如潮。彼时,改革开放春雷滚滚,作为珠海主城区,香洲涌现了一批如梅溪工业园这样的工业区,为珠海经济社会发展起步作出了重要贡献。

如今,产业的变迁带动城市的发展,劳动密集型的老旧工业园区无法适应时代的发展,陷入了厂房空置、集体经济发展停滞、人居环境日渐凋零的窘境。

变化发生在2015年,这一年的5月9日,梅溪旧工业区改造项目——珠海奥园广场正式奠基开工,珠海奥园广场于2018年7月实现开业。

“每一座旧厂房、旧村庄的倒下,就有一栋栋崭新的居民楼或高级商业区拔地而起。”三年时间,脏乱差的厂区变成了集购物、休闲、娱乐、文化、餐饮、商务、居住多功能为一体的国际时尚商业中心。

在传统的观念里,城市旧改往往伴随着造富神话。旧改最开始是钱和补偿的问题,但到最后能不能成功,却变成了“人”的问题。

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是:城中村的原住民,如何融入到城市中去?

“我们努力让产城人、传统与生态、原住民和外来人口融合在一起。”中国奥园相关负责人表示,在珠海奥园广场,中国奥园建商场、建写字楼、建住宅,一个多功能的社区拔地而起,一个多样化共存的生态正在崛起。

2018年7月珠海奥园广场开业,人流如织,很快成为了区域的商业中心。这里不仅成为了一片现代化住宅区,还成为了该区域的办公和商业中心。而且,随着珠海奥园广场的火爆,许多原来的村民都在这里实现了就业,进一步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

在中国奥园看来,旧改并非简单的“以旧换新”、“推倒重建”,而是重塑城市功能,打造充满人文和现代气息的城市地标,并留住历史记忆,实现共生共赢。

在这种理念的指引下,时至今日,奥园已经拥有逾30个城市更新项目,并有40多个项目正在有序推进中。

在城市更新工作中,奥园方面表示,通过“专业团队+复合产业”的方式,将教育、医疗、养老、体育、商业、文化、产业、科技等复合产业融入旧改项目,形成了 “奥园旧改模式”。

奥园旧改模式的多次顺利实践,得益于中国奥园集团整体的战略支持。据介绍,目前中国奥园已形成“一业为主,纵向发展”的发展战略,将产业导入也是中国奥园城市更新的重要战略。

如果说三四线城市的棚改主要是满足人们的居住需求,那么一二线城市的旧改则要更大地挖掘土地价值——创造产业、拉动消费、创造就业。

中指院最新的研究报告显示:2016—2020年,我国城镇住宅拆迁、改造需求将达到29.33亿平米,占住房总体要求的34.4%。从增量时代走向存量时代,传统的“高周转”模式也许无法适应时代的发展。如何盘活“旧资产”,将是新时代房企的任务和竞争力所在。

2016年7月,中国奥园成立了专业的城市更新公司——奥园城市更新集团,实现旧城、旧村、旧厂“三旧”改造全覆盖。

在广州,奥园城市更新项目遍布荔湾、黄埔、番禺、南沙、增城等区。其中,参与改造的广州市增城区南坣村,是增城区第一个通过公开招商方式进行更新改造的旧村,自启动签约以来,仅用45个有效工作日突破8成,刷新增城区旧改签约记录。

除此之外,2020年以来,中国奥园还先后与卓志集团签约开发广州黄埔嘉利码头改造项目,并联合广东合汇、粤港澳大湾区产融投资,顺利成为广州市增城区朱村街横塱村旧改项目的合作企业;成功中标东莞清溪镇城市更新项目前期服务商,持续扩张大湾区的城市更新业务。(许维娜)

(责编:许维娜、夏晓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