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潢川一村民疑因舉報企業污染遭襲--新農村--人民網
人民網

河南潢川一村民疑因舉報企業污染遭襲

田國壘

2011年08月29日10:37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孔祥全若有所思地站在魚棚前,現在他非常擔心孩子的安全。本報記者 田國壘攝

孔祥全在魚棚裡睡的鐵管床多處被打變形、甚至被打斷。 本報記者 田國壘攝



  “那晚我要是在另一頭睡覺的話,當場就被砸死了。”孔祥全說。

  孔祥全是河南省潢川縣付店鎮白窪村村民,8月21日晚,正在自家魚塘旁棚子裡睡覺的他,突然遭到4名持獵槍、長刀和鋼管的歹徒的凶狠襲擊。

  8月25日,中國青年報記者在案發現場看到,魚棚頂端的石棉瓦被打破了一個大洞,孔祥全睡覺的鐵床靠外面的一頭被砸得嚴重變形。

  孔祥全認為,這次遇襲與他長期實名舉報當地的華英農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英公司”)污染問題有關。

  “我沒有什麼個人恩怨,就因為提了這個問題,有些人懷恨在心,所以才來報復我,阻止我把一些情況反映出來。”孔祥全說。

“再上訪就要你小命”



  孔祥全在村頭的池塘裡養了鱔魚,每天晚上,他都帶著狗在池塘邊的魚棚裡過夜。8月21日那晚下雨了,孔祥全怕狗被淋病了,就沒有讓狗在魚棚守夜。

  21時30分左右,正當他迷迷糊糊快睡著時,聽見有腳步聲靠近。他睜開了眼睛,先是看見一個人撩開帘子摸進了棚子,站在床頭,“我第一感覺是有鬼,那個人一身黑衣服,還蒙著面。”

  孔祥全下意識地喊了一聲“有鬼”,並抬起頭,借助微弱的光亮,看見站在床頭的這個人手裡拿著一把獵槍,緊接著后面又進來了兩個人,手裡各握著一把一尺多長的刀。再緊接著,孔祥全發現棚子西邊還有一個人,手裡拎著一根木棍一樣的東西。

  孔祥全這才意識到有人要收拾他。他立即裹著被子往床下滾,從魚棚的東側逃了出去。這時,拿著棍狀物的人跑上前朝孔祥全的腿部砸去,孔抬起左手去迎,中指被狠狠砸了一下,他這才發現這個人手裡拎的不是木棍,而是鋼管。

  打斗中,孔祥全用右手抓住了鋼管,同時揮起左手朝襲擊他的那個人的額頭狠狠連打了兩拳,行凶者被打倒在地。這時,另外3個人也沖了上來,孔祥全打著赤腳拼命地往村子裡跑,邊跑邊喊:“來人啊!救命啊!”

  很多村民聽到叫喊聲后打著手電筒朝孔祥全叫喊的地方照,村裡的狗也跟著亂吠,這時,4名行凶者朝北逃跑了。

  孔祥全跑到家門口后才發現,自己的左腿上全是血,膝蓋腫得老高,左手一個手指的指甲幾乎被打掉了,身上有多處血淋淋的創傷和淤青。

  孔祥全的兩個孩子被驚醒了,看到渾身是血的父親,都嚇得站在院子裡哭叫喊救命,年齡稍長的女兒邊哭邊問:“爸爸我們該怎麼辦啊?”

  孔祥全稱,事發當晚他就撥打了110報警,22時剛過,付店鎮派出所的民警就趕到現場,可由於當晚一直下著大雨,民警初步了解情況后決定第二天再來詳細了解情況。

  8月22日一大早,付店鎮派出所來人查看了現場,並對魚棚和孔祥全受傷部位進行了拍照,隨后,孔祥全被帶到付店鎮派出所做了筆錄。當天中午,孔祥全又到潢川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報了案。

  從刑警大隊出來將近14時了,孔祥全接到了一個陌生號碼的來電,據孔稱,來電人操著潢川口音稱:“昨天夜裡打你打得舒服不舒服,該說的說,不該說的不說,要是再上訪,找村裡和鎮裡的麻煩,就要你的小命,要你兒子和你女兒的小命”,孔祥全問對方是誰,為何要這麼說,但對方沒有回答便挂斷了電話。

  據孔祥全向記者出示的通話記錄顯示,給他打匿名電話的號碼為13023368391,經查詢,此號碼的歸屬地為江蘇無錫。

  孔祥全認為,雖然電話號碼是無錫的,但威脅他的人肯定是本地的,“如果是外地人,怎麼可能會對我家的情況如此了解呢?”

  據孔祥全稱,他的愛人常年在深圳打工,家裡隻有正在讀初三的女兒和讀小學四年級的兒子,而打恐嚇電話的人准確地說“要你兒子和你女兒的小命”。此外,行凶者早已摸透了他晚上在魚棚過夜的情況,否則不可能在夜間摸到周圍到處是深草和池塘的魚棚。

  孔祥全還提到了一件事情,在他遭受襲擊的前一周左右,他鄰居家的看家狗接連被人趁黑夜套走了多隻,這種情況“以前很少見”。

孔祥全:被襲與我反映華英公司污染有關



  “我覺得這次有人襲擊我,要不是政府某個領導(指使),村裡某個領導(指使),就是(因為)我反映華英(公司)污染。”孔祥全說。

  據孔祥全稱,8月21日上午,他被付店鎮政府肖姓、張姓兩位官員叫去談話,談話的內容是解決孔祥全的上訪問題,“他們讓我先把字簽了,意思就是我上訪的事情就算了結了,以后有什麼(問題)過段時間再解決。”孔祥全說。

  據了解,潢川今年遭遇大旱,很多村的水稻因為缺水沒法插秧,孔祥全所在的白窪村的村黨員代表找到他,讓他寫了一份材料給縣裡反映情況。

  村代表之所以讓孔祥全寫材料向上面反映情況,是因為孔在當地算是一個“名人”,採訪中,很多當地官員一提起孔祥全便稱,“是那個上訪的人吧”。

  據調查,近些年孔祥全曾多次到潢川縣、信陽市、河南省等有關部門反映位於潢川縣的華英公司肆意排放污水、鴨糞鴨血造成環境污染的問題。為了消除上訪造成的不良影響,今年4月,華英公司還曾找過孔祥全,並讓其簽協議承諾不再對華英公司污染一事進行上訪。

  據公開資料顯示,華英公司創建於1991年,系中英兩國貸款合作項目之一。

  記者從潢川縣委宣傳部拿到的一份“潢川旅游”宣傳冊上對華英公司的介紹為:華英公司具備年屠宰加工櫻桃鴨1億隻、肉雞6000萬隻、熟食6萬噸、羽絨1萬噸和飼料80萬噸的生產能力,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櫻桃鴨加工企業,故有“世界鴨王”之稱。2009年12月在深交所成功上市,成為全國鴨行業第一家上市企業。同時,該企業也是信陽市委、市政府在“十二五”期間重點打造的“全國工業旅游示范點”。

  但在今年7月發生的潢川大面積腹瀉事件中,當地居民將污染源頭指向了華英公司。

  7月8日,國內多家媒體曝出,潢川縣居民所用自來水,不僅由清澈變為醬油色,更散發出濃烈的臭味,隨后,潢川縣部分居民開始出現腹瀉症狀。

  當地一名出租車司機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採訪時稱:“據我所知,我們縣600多名出租車司機,有拉肚子、腹瀉症狀的就有200多人。何況全縣僅縣城就有20多萬人呢?”

  付店鎮一位村民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也稱:“我們村有1800多口人,7月患上腹瀉的有好幾百人,幾乎每家都有人腹瀉,有的全家人都腹瀉。”

  但來自河南省衛生廳的統計數據顯示:2011年1月1日至7月7日,潢川縣共報告感染性腹瀉病例294例,比去年同期增長53.6%。

  這個數字遭到廣泛質疑。潢川縣疾控中心副主任劉海泉在接受其他媒體採訪時曾坦率表示,所謂的“294例”,僅包括到該縣4家縣直管醫院與20家鄉鎮衛生院就診並被確診為“其他類感染性疾病”的病人,而對於更多的選擇到小診所就醫的病人並不包括在內。

  究其腹瀉的原因,河南省衛生廳派出的專家組成員在接受採訪時曾表示:引發腹瀉的最主要原因是飲用水水質變差。

  《新聞晨報》7月的一篇報道稱:“潢川縣自來水廠一位要求匿名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之所以造成此次潢川腹瀉,最重要的原因其實是來自小潢河上游企業的排污。”

  這位匿名受訪者稱,位居濱河廣場的潢川縣自來水廠(俗稱“老水廠”)早在2007年便因小潢河污染被棄用。從2008年開始,潢川縣城居民所飲用的自來水,來自當地的鄔橋與老龍埂兩個水庫。但進入2011年后,包括潢川在內的整個信陽地區遭遇大旱,鄔橋、老龍埂水庫相繼枯竭。

  於是,早在4年前便被污染的小潢河,突然再次被委以重任,但遺憾的是,此時來自上游企業排放的污水,並沒有因此停止,最終導致了震驚全國的“大面積腹瀉”。

  這篇報道還稱,“華英農業董事會秘書李遠平承認了華英農業向小潢河排污的事實。”

  在多篇報道潢川大面積腹瀉的報道中都出現了孔祥全的名字。記者通過檢索發現,孔祥全實名接受了多家媒體採訪,並反映華英公司污染問題。

  “知道的我就說,不知道的事兒我不編瞎話。我是農民,世世代代都生活在這兒,我反映情況是對事不對人,更不是說要惡意地攻擊誰。”孔祥全說。

  但孔祥全還是因此多次遭受了威脅。據孔祥全稱,一次因華英公司排放的污水流進了池塘導致他養殖的魚全死了,他拍了排污口等照片后去找華英公司理論,華英公司的一位負責人非但不承認,反而說孔祥全在威脅他。

  “縣環保局的一個官員也對我說,問題不要戳大了,要不然說你是神經病,把你關起來狠揍,華英是個企業,你不要把它搞倒了。”孔祥全說。

  此次黑夜遭毆打,孔祥全認為肯定與他反映華英公司污染有關。

華英公司:腹瀉與我無關



  孔祥全年輕時曾在外打工多年,在上海的建筑工地上搬過水泥,在深圳推銷過煙酒,打工時認識了同是潢川人的妻子后決定回家創業。

  這些年,雞、鵝、魚,孔祥全都養過,但成少敗多。他認為,是華英公司排放的含有鴨糞、鴨血等的廢水導致了他一次次的失敗。

  2005年4月,孔祥全養了300隻鵝。有一次,鵝跑到華英公司的廢水池裡,不到3天時間,300隻鵝都死了,僅那次他就損失了兩萬多元。

  隨后,他還養過1000多隻雞,最后隻剩下200隻,“用池塘裡的水一喂,雞就死了。”

  2008年,他還養過一次魚,一天晚上下大雨,華英公司的廢水流進了魚塘,“一夜之間啊,整個魚塘裡的魚全死光了,又損失了幾萬元,把我老婆氣得直哭,最后她出去打工了。”

  2009年,他養了一次鱔魚,華英公司的廢水流到了水塘裡,一天時間整個池塘的魚都死光了。他又拍了照片找到華英公司和潢川縣環保局,華英公司稱與他們無關,環保局也沒有下文。

  8月25日,記者致電華英公司宣傳部長黃洪波,黃稱其正在鄭州就醫,隨后安排了該公司一位環保負責人接受記者採訪。這位負責人否認了大面積腹瀉與華英公司排放廢水有關,同時也否認了廢水導致養殖戶的魚死亡,他稱“搞養殖的還從我們廠受益呢,有一個養魚場,用我們的廢水養魚,一年省十幾萬元的飼料。”

  這位負責人稱,從6月開始,華英公司投資數百萬元正在進行廢水處理技術改造,計劃這個月月底安裝試運行。他稱,在此之前,廢水是經過自然沉澱和氧化塘進行生物降解后就朝外排放的。

  8月26日,記者到潢川縣公安局進行採訪,該局新聞科經請示后給出了以下兩點回應:其一,打電話威脅孔祥全的手機是無錫的號,目前一直處於停機狀態了,(潢川警方)已聯系無錫警方希望對方協助調查,暫時還沒有回復信息﹔其二,現在刑偵部門正在積極調查,會把此案辦成鐵案。

  “不知道他們(行凶者)還會不會來,現在我女兒常問我,過幾天開學了,她上下學的路上會不會有危險,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她。我只是給政府和企業提了一點問題,就遭受了這麼大的傷害,以后誰還敢提問題啊。”孔祥全說。
(責任編輯:閆璐)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