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吸毒者調查:易被社會忽視 找工作受盡歧視--新農村--人民網
人民網

農村吸毒者調查:易被社會忽視 找工作受盡歧視

宋平

2011年08月29日11:44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在記者接觸到的農村吸毒者中,每個人都進出戒毒所多次,雖然他們在戒毒所裡可以兩年不吸毒,但出來后不久很快就會又開始吸毒,然后再被抓進戒毒所,再放出,再吸毒,無限循環。

  因為吸過毒,從戒毒所出來的他們並不被周圍的社會所認同,雖然他們中的很多人都很想融入社會, 做一個普通人,過正常人的生活,但在別人看來,他們的身上有永遠洗不去的污點。

  問題長期存在,社會往往對這群農村吸毒者熟視無睹,離開戒毒所后任其自生自滅。其實,戒毒不僅僅是戒毒所的事情,如何幫助他們建立回歸正常生活的通道才是問題的關鍵。(節選)

  戒毒者寫給

  妻子的情書

  作者:宋平

  親愛的 請聽我說

  以前的我實在是做了太多的錯

  盡管 你已離開 我還是希望你能原諒我

  親愛的 請聽我說

  如今的我已經真正懂得

  未來的路

  還是需要你陪著我和孩子一起過!

  親愛的 請聽我說

  以前的我已經錯過太多

  如果一切可以從(重)來

  我會給你新的生活!

  親愛的 請聽我說

  現在的一切都是因你而做

  所有的艱苦 我都可以挨(捱)得過。

  期盼以后所有的幸福都有著你和我

  近段時間以來,一群來自粵西的農村吸毒者向南方日報報料,反映他們的生活極其艱難,已經走投無路,希望政府和社會能幫助他們真正走上新生,而不是再進戒毒所。

  南方日報記者近日走進“吸毒犯”的生活,與農村吸毒者零距離接觸,調查這一特殊群體的生存現狀。

  記者發現,他們在社會上被人遺忘,人人都見而避之,在哪裡都被貼上“壞人”的標簽,隻要發生什麼壞事,他們是最先被懷疑的對象。找工作被拒絕,上網時不時會有人來檢查,日子過一天算一天。

  當初,他們中的有些人只是一時興起,有些人是受人引誘,還有部分人完全就不知道毒品是什麼東西,他們就這樣迷迷糊糊地走上了吸毒的道路,他們是受人唾棄的農村“吸毒犯”。

  走上不歸路

  最嚴重的時候,他瘦到隻有78斤。因為吸毒過量,他經常躺在床上一動不動,“有時我自己都以為自己死了”

  今年42歲的李元升家住高州石鼓鎮,在上世紀90年代初,他曾是鎮上有名的“大哥”,用他身邊朋友的話來說,“李元升抖一抖,石鼓鎮就要震三震”。

  1992年,鎮上的年輕人開始興起吸食海洛因,作為“大哥”的李元升自然也免不了被拉入伙。他向記者回憶,“那會兒我們一邊賭錢,一邊吸毒,根本就沒把它當回事,從來也沒意識到有這麼大的危害。”在他們看來,吸毒是一種“時尚”,根本沒人懂得毒品的危害。

  最嚴重的時候,他瘦到隻有78斤。因為吸毒過量,他經常躺在床上一動不動,“有時我自己都以為自己死了”。

  1999年,從李元升第一次被抓進戒毒所開始,他有一半的時間是在戒毒所度過的,直到今年8月12日,他才第五次從戒毒所出來。李元升說,現在鎮上大概還有二三十個吸毒者,而原來常在一起吸毒的朋友圈子裡,有四五個已經死了。
【1】 【2】 【3】 【4】 【5】 

 
(責任編輯:閆璐)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