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少年“奴工”憶驚魂44天:動輒遭暴打狠抽--新農村--人民網
人民網

三名少年“奴工”憶驚魂44天:動輒遭暴打狠抽

2011年09月02日09:14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三名少年“奴工”的驚魂44天

  “當時我們身上沒錢了,就想找個地方吃頓飽飯,睡上一覺,實在沒想那麼多,誰知道還會遇到這樣的事。”13歲的翁小嘉坐在記者面前,說起近3個月前的那場驚魂遭遇,臉上仍然稚氣未脫。

  三名不諳世事的少年,在“負氣逃學”的過程中,不幸被鄭州火車站附近的“黑中介”販賣至外省“黑作坊”。監禁、恐嚇、鞭打、長時間做工———在經歷了44天的地下苦工生活之后,三少年終獲解救。

  “這時候我們已經知道被賣了”

  6月6日,在河南省登封市一家武校寄宿上學的翁小嘉從學校偷跑出來,隨行的還有兩位同學:14歲的劉紹和15歲的孔強。17日,在將賣手機的錢花完以后,游蕩至鄭州火車站的三少年此時已經身無分文。

  “我們當時坐在火車站廣場附近的郵政大樓下面,想著晚上睡哪?吃什麼?”翁小嘉說。在這個過程中,先后有六七撥人過來搭訕“有男有女,都是四五十歲的中年人,問我們要不要找工作。”晚上11點左右,一位中年婦女過來,再次詢問三人“干不干保安?”

  就這樣,帶著能吃頓飽飯、有個地方住的想法,三少年上了這位中年婦女及其同伴的摩的,在大街小巷穿行了10分鐘之后,來到了一家“保安公司”。

  第二天一早,三人分別被“保安公司”的人帶過去量身高,“剛開始他們說太小了,不能去北京做保安,后來說可以去杭州做足療員,最后定下來說去河北做皮包。”

  6月18日晚上10點半左右,兩名工作人員帶著包括三少年在內的15人,在鄭州站上車。19日早上將近6點,三少年在河北保定站下車,余下的人繼續前往北京。

  “在站台上,當著我們的面,來接站的人給了‘保安公司’的人一個白信封,還露出一沓錢,信封上好像寫著5000多的數字。”翁小嘉說,“這時候我們已經知道被賣了,隻能走一步算一步。”

  驚險的地下苦工之旅

  “打點錢來吧,打錢來我就能回家,打多點,2個人2000元,快點……我在河北打苦工……翁還沒有死,劉紹不知道去哪裡了,好像死了,下了。”

  7月21日,接到了這樣一條轉自Q Q的手機短信后,在深圳做理發生意的劉冬生“心一下子揪得很緊”,隨后兩天兩夜難以合眼。

  37歲的劉冬生是劉紹的父親,自從17日和兒子失去聯系后,三個孩子的家長開始往返於學校、派出所、教育局。上述短信是孔強利用上網間隙偷偷發給遠在浙江的家人的,這也是三少年在失蹤一個多月后第一次有了音訊。

  直到被解救出來后,劉紹等人才知道身處河北省高碑店市白溝區泗庄鎮。公開資料顯示,泗庄鎮位於高碑店市區東南25公裡,該鎮的主導產業是箱包加工及原材料制造業等。全鎮共有箱包加工戶1400余戶,從業7000多人。

  “剛開始是一家書包作坊,有七八台縫紉機,隻有我們三個工人。”劉紹說,“老板在訓話時直接說‘買你們花了不少錢,要聽話、好好干活,不然就賣到大廠去,一年出不來一次。’”

  幾天后,三人在一次失敗的逃跑中被抓了回來。在飽受拳腳后,當天晚上蒙著頭被一輛車拉到了另外一家書包廠。這裡戒備森嚴,大門、窗戶和樹上都安裝有監控和警報器。10多名工人,每天從早上6點半忙到夜裡12點,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做活。
【1】 【2】 

 
(責任編輯:閆璐)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