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遂寧58歲殺豬匠因情婦另結新歡將其碎尸--新農村--人民網
人民網

四川遂寧58歲殺豬匠因情婦另結新歡將其碎尸

童曙泉

2011年09月09日09:53    來源:四川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日前,射洪警方經過縝密偵查,証實一名58歲的殺豬匠是一起殺人碎尸案的主角。一段風月情,引發了這起殺人碎尸的惡性案件,讓人掩卷嘆息、深思。

  案發電閘邊發現無頭尸塊

  今年6月10日上午10點左右,射洪縣金華鎮東電電廠附近,當地村民張永明牽著一頭牛在電廠攔污閘門旁邊飲水,大牯牛沒有像往日那樣“咕咚咕咚”痛飲,而是喝幾口就抬頭望望。

  “不舒服哇?”老張拍拍牛屁股。大牯牛干脆抬起了頭,望著江邊漂著的兩團黑糊糊的包裹哞哞叫了起來。老張覺得好生奇怪,他撇下牛,折一段樹枝將包裹趕到身邊,解開一看,他“哇”的一聲就嘔吐了起來。

  這包裹裡竟是人的尸塊,有軀干,有手腳,惡臭異常!老張驚慌失措,丟下牛就一個勁地猛跑,這牯牛也特聰明,跟在老張身后也飛快地奔跑。

  消息很快傳到當地派出所,射洪縣公安局刑警大隊也接到報警電話。案情就是命令!縣公安局領導帶領刑警大隊一班人馬20分鐘后趕到現場,迅速成立破案指揮中心,並要求在一周內破案!

  擺在干警們面前的,是一個殺人碎尸案的第二現場,現場除了兩袋無頭尸塊之外,還有一個枕頭、一床毯子。

  法醫鑒定發現,死者為女性,尸塊切口整齊,作案時凶犯不是亂砍,而是懂點生理解剖知識,知道從哪兒下刀。

  指揮中心分析研究認為,這兒離公路較遠,地勢較為復雜偏僻,外地人拋尸的可能性不大﹔拋尸地點是上世紀60年代修建的攔污閘,所有的江面漂浮物都被攔在閘外,閘門的尸塊不可能是從涪江上游沖下來的﹔作案人切割尸體手法嫻熟,醫生、屠戶作案的可能性很大,很可能是本地人或本地人的親戚。

  指揮中心立即命令參戰干警搜集尸源地附近金華鎮、香山鎮、雙溪鄉、復興鎮的失蹤人員信息,將這幾個鎮熟悉人體解剖結構的醫生、屠戶進行梳理、摸排。

  很快,金華鎮派出所傳來消息:6月4日,村民羅麗蓉曾經報案,說她的表妹蒲小菲不見了。

  這蒲小菲何許人也?原籍涼山州木裡縣,32歲,1999年5月嫁到射洪縣雙溪鄉,丈夫正在新疆打工。

  干警找到報案的羅麗蓉。羅麗蓉說:“我也是從木裡縣嫁過來的,所以我們兩家走得比較近,前幾天我找她耍沒找到人,她娃兒后來也打電話說他媽媽不見了,我就和她娃兒一起報了案。”

  破案

  20小時抓住碎尸元凶死者是否是失蹤的蒲小菲?

  干警們找到正在讀書的蒲小菲的兒子趙小明。趙小明告訴干警:“5月29日早上8點左右,媽媽從鎮上的出租屋內出走。之前,她說要到干爹謝叔叔那兒去,晚上不回來,叫我好好休息。30日晚上我回家無人煮飯,給媽媽打電話,手機關機。31日我滿街找,沒找到人,我給謝叔叔打電話,謝叔叔說他也沒見到人。”

  “謝叔叔”是誰?民警很快得到答案:“謝叔叔”名謝運武,香山鎮人,今年58歲,是當地一出名的殺豬匠,老伴多年前去世。

  當日上午11點,干警帶著趙小明找到謝運武在金華鎮的出租屋。據房東介紹,謝運武6月初就不見人了。他的租住屋門上,挂著3把嶄新的大鎖。“???”,干警用鐵錘幾下將鎖砸掉,小門“吱”的一聲開了。

  室內十分凌亂,床上的毯子、枕頭不見了,水泥地上有擦拭血跡后留下的痕跡,牆上也留下了噴濺的血跡。趙小明突然彎腰從地上撿起一塊玉佩,“這是我媽媽的,嗚嗚嗚……”已經預感到媽媽遇難的趙小明當即痛哭起來。

  干警們很快來到香山鎮,調查謝運武行蹤,謝的鄰居說他到省醫院打工去了。

  6月11日上午,干警們來到四川省人民醫院查詢。人事處一位工作人員說:“醫院物業公司剛上了一個老頭,射洪的,姓謝。”

  10點,距離發現尸塊后20個小時,便衣警察在省醫院一門衛處,控制了正在上班的謝運武。

  審訊半個小時,謝運武就交代了全部犯罪事實。后來干警帶著謝運武指認了作案現場以及拋尸現場。拋尸現場沒有見到人頭,謝運武說人頭也一同丟棄在攔污閘,干警於是組織人力下水打撈,無果。后來,從省上請來專業潛水隊員,也未能打撈到人頭。

  對話“孤獨使我犯下重罪”

  謝運武是當地一個看起來老實本分的殺豬匠,怎麼一下子淪為殺人犯了?

  “10年前,我的老婆就去世了。此時兒女也各自成家立業,家裡就剩我一個人。平時我打點小工,幫人屠宰。后來我來到金華鎮,租了房子,繼續打小工。鎮上有個喝‘花茶’的小茶館,我去過幾次之后,認識了在此賣淫的婦女蒲小菲。我們算是一見鐘情吧,我叫她不要去茶館了,我還有點積蓄,兩個人打點小工,可以維持生活,也能給她兒子繳納學費。”

  “我曉得她丈夫在新疆打工,我也認識她老公。我們這樣偷偷摸摸在一起,街坊都知道,但沒有誰明說。為了方便交往,她讓她兒子拜我為干爹。后來,她以家裡修房子、給兒子繳學費等理由,先后向我要了1.5萬元。前幾天,我多次打電話叫她到我租住屋來,她都以不得空為由不來。我到街上找她,看到她坐在一個男人的摩托車上,兩人十分親熱。我知道,她背著我又和其他男人好上了,於是懷恨在心。”

  “5月29日晚上,我再次給蒲小菲打電話,她答應過來。過來后,我去洗澡,蒲小菲坐到床上。洗完澡出來,發現蒲小菲正在摸我褲包裡的錢,摸出了2000塊。我看到一時火起,我說:‘你多次要我的錢,又給我惹起病,還和其他男人交往……’還沒說完,蒲小菲就打了我一個耳光,我用鏨子猛地打向她的后腦,她倒地就沒聲了。我使勁搖她,她不開腔,我一摸鼻子,發現她死了。我來到客廳,坐了大約半個小時,又回去摸她的胸口,發現心跳沒有了。我將她的尸體藏在床下,用枕頭和床單擦完血跡,之后到街上瞎逛。凌晨兩三點我回到租住屋,在涼板床上睡了一覺,想到現在天氣熱,萬一尸體發臭就暴露了。我起身去背尸體,但太重扛不動。於是我將門反鎖,開始切割尸體。我是殺豬匠,很快將尸體切割成三部分,將三塊尸體一一拋棄在攔污閘處。我將死人的頭綁了一砣石頭,丟進水裡的時候,江水將我的衣服都弄濕了。”

  據了解,經常用摩托車搭蒲小菲到處兜風的男人名叫唐子令。謝運武與唐子令兩人的爭風吃醋,謝運武明顯處於下風。唐子令從外地來,人年輕,能說會道,並以在城裡買房子、買汽車為誘餌讓蒲小菲離開謝運武。在這場實力懸殊的較量中,謝運武失敗了,他解決問題的方式不是悄然離開,而是要了蒲小菲的命。

  “老伴去世,子女成家立業,我成了孤家寡人,生活無人過問,快60歲了還到處打工掙錢,真的很孤獨啊。有人曾經給我介紹對象,但因為子女不同意而作罷。我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兒女們要團結,不要吵架。”

  目前,謝運武已經被刑事拘留,正等待法律的審判。
(責任編輯:閆璐)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